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6

犬山城

今天遊犬山城。所有人第一眼見到城樓都讚嘆,然後就說如果櫻花開了就好了。其實犬山城只有一個天守閣,規模細小,但它並非重建,所以是國寶,名古屋城與之相比判若雲泥。名古屋城是鋼筋水泥、有兩套寬敞的客用樓梯和升降機。犬山城是木建築,每層只有一條非常陡窄的木樓梯,樓梯很窄但還分了上下行,每一階都很高,穿着襪子挽着鞋子、還必須手腳並用才能上下,有些小孩索性用爬的。又陡又窄的樓梯似乎是許多舊建築的共通點,但當然樓梯怎麽陡也沒有吳哥窟那程度。犬山城又叫白帝城,所以天守閣內也當然有李白的詩,朝辭白帝彩雲間…… 從天守閣下來買了一個綠茶冰淇淋,坐在樹下慢慢吃。正是:啖抹茶犬山城下,賞櫻花含苞待放。 吃午飯時懂說英語的店員問我看過櫻花了沒有,我答沒看到多少。店員於是讓我到一條橫街上的圓明寺。這寺廟一進門就是一棵300歲的櫻樹,開滿白花,很震撼,很美,為犬山城之行添上完美句號。 日本的四大國寶名城已遊過三個(姬路城兩次、彥根城和犬山城各一次),還剩松本城沒去過。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名古屋城

名古屋城二戰時被炸毀,現在的天守閣是戰後重建的鋼筋水泥建築,我對它一向沒甚麽興趣,從沒來過(這跟我對姬路城的看法完全不同)。這次來是以為可以賞櫻,但花期初至,有點失望。倒是看了以古法重建的本丸御殿。管理方面很緊張,要遊客又脫鞋又寄存包包,但我看起來仍然不太感動。當然日本人的認真是很明顯的。 遊名古屋城時突然想起Paestum。我遊Paestum 時是相當開心的。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開會

今天開會,接待一團外地來賓。為了遷就大老闆,會議在城中進行。我們趕製了一個PowerPoint報表,托老闆的秘書安排。開會時間是下午兩點半,我從工廠區趕到城中,草草吃了bagel咖啡當午餐,兩點到達會議室。我那些說會早點到場打點一切的下屬不見影蹤,會議桌上也沒有控制投影的電腦。我本常當會議秘書,開會前必須視察會議場地是常識,但想不到今時今日還要親自打點。實情是大老闆的秘書忘記了,甚麽也沒有安排。我發現了問題正在處理中,下屬才出現,但他們連用來抄那個ppt檔案的手指都沒有,我只好把隨身攜帶的手指拿出來給他們用,忙這忙那,連向他們發作的時間都沒有。幸好後來的會議順利。因為沒有機會發脾氣,後來大家又開開心心地一同返回工廠區繼續工作。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天下為公

友人剛提起“天下為公”,我立刻說:“中華民國才是天下為公,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天下是共產黨的。”友人並不反對,把“公”字換成“共”字。。然後我想:我說得正確嗎?再想了一下,覺得沒錯。不禁一陣鬱悶哀愁。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名古屋和台北

復活節去名古屋,四月去台北,之後的半年大概必須靠非常努力工作才可捱過去。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轉變

說起工作上的升級,這十多年來我晉升過兩次。2000年時,雖然已在同一機構工作了十多年,我還是一個比較初級的人員。那時可悠遊了,在辦公室可以上網回帖子,可以告假一個月到處旅遊,包括中國許多地方。那時我還算喜歡中國,覺得講普通話挺好,覺得自己是中國人,喜歡我的特區護照。然後升了一級,錢賺多了,更有房屋福利。但工作也越來越忙,每一次轉崗位就更忙碌一點,開始時還可以去南美旅行,後來連周末也得上班,莫說旅遊。 最近再升級,情況更差,工作量更大。而我對中國的感情變淡,中國不再是“大陸”,不再是一個“回”的地方。中國是中國,是一個“去”的地方。跟我的一些朋友一樣,在可見的將來我也不會再去中國了。我不再喜歡普通話,但越加愛粵語。中國對我而言近似回歸前的情況:我腦海中有一個概念叫中國,跟我們的文化有着重大關係,但跟強大的鄰國卻沒有很大的關係,無論它有多強大(中乾與否我不知道)。我最後一次去中國是去北京,發覺自己無法忍受資訊不自由。之後我城發生了許多事,我好像醒了過來,更明白了一些事。我續領了過期多年的英國護照作為逃難時的保險。我成了現在的我,大概沒有變得更好,但變得老了卻是肯定的,所以,who cares。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晉升

現在三位直轄下屬都和我同齡。一位的資歷和我差不多,另一位則相差很遠,聽說是因為以前身體出了毛病耽誤了。最後一位非常精靈用功,各方面都相當出色,但他的資歷也與我相差很遠,皆因他本是幹另一個專業的,半途才轉到我這機構來。雖然我們這機構並非只着重論資排輩,但在他現在的職級,通常都得呆個十年才會再升一級,這樣看來,除非他每年的評核都好得不得了,他未必有足夠時間在退休前再升級。出色的人要是因為年齡而趕不及升級,是相當可惜的事。我對他的評價很高,但他日後的老闆的看法未必跟我一樣。但話說回來,世上也並非人人都愛往上爬的。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