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5

搬家

終於搬了家。今天把舊居歸還給業主,在豔陽高照的街道上看到兩旁數十幢白色的大廈,記起我在這社區居住超過12年,有點不捨。我知道超市在哪兒、郵局在哪兒、鞋匠在哪兒。在郵局看到一位白人老婦,他對職員說丈夫去世了,要辦一些轉戶的手續,但職員告訴她要帶另一些文件來。婆婆離開郵局,在我前面有勁地向前走,毫不猶疑,也不張望、迷惘,看來是久居此地。這裏近海、又是低密度區域,確是比較適合歐西人士。 新居也在鐵路沿線,是住得更接近中環了(這是進步嗎?)。舊居的鐵路站只服務一個屋苑,新居這個鐵路站上就有兩個屋苑,附設兩個商場兩家酒店和辦公大樓。雙倍的人口、雙倍的繁華、雙倍的喧鬧。住了兩天,不太習慣。這裏也看得到海,但只看到一點點,而且遠多了,距離不只雙倍。這裏交通是更方便了,也很受外國人歡迎,看起來多是日本人、韓國人、印度人,少有白人。 如無意外不出兩年我又會再搬家,很可能搬進員工宿舍,要是住港島,大概就會讓我搬到山上去吧。唉。搬家累死人。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敲門

剛才有同事敲門,說有人差他來我這裏拿走一些文件。我如墮五里霧中,於是想打電話給他的老闆問清楚,這才發覺我雖然認得這人的樣子,但卻不知道他的名字。於是問了他的名字,再澄清了那是個誤會。問名字時我想起了我的上司記得奉茶的工人的名字,不禁有點羞愧。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電郵 etc

上班天天都要寫電郵,但電郵其實並無標準格式。我個人的格式是這樣的。寫給老闆時,上款用職銜,下款署名用名字(不帶姓氏),沒有dear/祝頌語。寫給下屬時,上下款都是名字(不帶姓氏),沒有dear/祝頌語。寫給同級或不是我的下屬的員工,上下款都是名字(不帶姓氏),有dear,通常也有祝頌語。至於寫給機構外的人,那格式其實跟信件的分別不大,若我較熟悉收件人,下款就簡單點,不熟悉時下款就比較詳細。而無論是寫給誰,please、thank you、grateful 等等客氣說話絕不可少。 這最後一點是在上一個職位養成的習慣。那時的通訊對象是教授和校長,而且通常是我有求於人,於是生怕禮貌不周開罪人而不自知(雖然多數教授校長都很開明,但人人脾性不同)。在這方面我也以我的的上司為榜樣。現在的華人上司對於我這種中層下屬,有時會相當嚴厲,但對於更低級的下屬,他通常都很和顏悅色,越低級越是這樣,開會時工人端茶給他,他會道謝,而且還說得出工人的名字。以前我的洋上司的態度也差不多是這樣。雖然我覺得他們這種態度很大可能是基於自身的優越感(我不知道這種心理叫甚麽名堂,我是讀Emma 才曉得這種人上人的心理,不知是否也可叫作“修養”),但我覺得很值得學習,因為無論真情還是假意,這種態度“前線”員工很受用,覺得受到尊重,辦公室自然少了許多麻煩。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搬、搬

還有兩個星期,我的搬遷大行動就會開始,首先在星期一辦公室會從灣仔搬到東九龍,接着在星期日我自己要搬家。一星期內搬兩次,不敢想像會累成甚麽樣。搬辦公室應該比較容易,因為有很多同事籌備和安排,自己搬家就一定會累死。我上次在九龍上班已是超過10年前的事,雖然我不想過海,但沒辦法。往好的一面想,那是很高級的商廈,洗手間的環境無論如何應該比現在這商廈好一點吧。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資格

有人說:香港的泛民主派政黨無資格與中央談判。但中央政府又不是皇帝,我不明白甚麽叫無資格。就算是皇帝,孟子也說了:“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像斯諾登說的:政府和人民的關係應該是 the elected & the electorate,而不應該是the ruling & the ruled。我又不是奴隸,人人生而平等,為何無資格? 不過共產黨政權是專制政權,越標榜“人民”的、越把“人民“掛在口邊鑲嵌在名字裏的越專制。統治已不能滿足這種政權,他們要人民臣服,還要搞普選讓大家一人一票選出他們屬意的傀儡,好讓他得到所謂民意授權;又要專制,又要假扮民主,真是太強人所難了。 突然想起在張藝謀的“滿城盡帶黃金甲”裏,周潤發說:“朕賜給你,才是你的;朕不給,你不能搶。”現在這局面何其相似。只是以前的皇帝是天子,無話可說(還要是“皇”或 “帝”才成,以前的朝鮮王想祭天也是不准的)。共產黨政府也是這種態度,難以忍受。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