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1

折腰 -> 五斗米

翻譯員說“新聞稿”該由新聞官翻譯,新聞官說“翻譯”該由翻譯員負責,互不相讓。我這等嘍囉只好自作自譯,寫完英文譯中文。我把passionate 譯作“充滿熱誠”,老闆把它改為“滿有熱忱”。無所謂,反正我是既無熱誠也無熱忱,況且向來我只負責寫第一稿,完稿通常改得只剩下“is am are” 和“你我他”。 幸好折腰之後還有五斗米……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 1 Comment

手機中文輸入法

新手機預載了多種中文輸入法,看似應有盡有,我卻仍覺得不順手。我習慣使用拼音輸入法,手機預載的拼音輸入法只支援簡體字,正是得物無所用。於是用手寫輸入,可是用手指來寫比起以前用stylus在視窗手機上寫的效率似乎差了許多。用筆畫輸入吧,許多字無論如何打不出來,這向來都是個難題,沒辦法。 於是改用百度輸入法,目前為止感覺良好。只是跟其他大陸研發的輸入法一樣,似乎它們的繁體字字庫就是欠缺了一些字,怎樣都打 / 寫不出來。例如"彷彿"和"症"等。如果能改進這點就好了。

Posted in 隨想 | 3 Comments

寂寂杳然

買新手機時同時換了月費計劃,可隨時隨地上網。我在手機安裝了GTalk 和 WhatsApp 兩個即時通訊軟件,又有電郵,再加上短訊和電話,基本上可隨時以多種方式與人保持聯繫。只是我孑然一身,既缺家人,又乏朋友,縱然門戶大開,仍然無人問津。既沒有想聯繫的人,也沒有人聯絡我,日夕只有牆上的小蟲和窗外的鳥兒相伴,門庭冷清。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新手機。舊記錄

舊的視窗手機三星Omnia 用了兩年多,七月中換了以Android運行的三星Galaxy S2。這大概是現時規格最高的型號,也相當昂貴。在未來兩年我大概都不會再換機,一是因為花費龐大,二是因為手機滿載舊資料,轉移並不容易。 我以Palm 和Outlook 記事已有多年。想當初是隨姬莉斯使用Palm 的,後來轉用以視窗運行的電子手帳,那中間的資料轉移也花了一番功夫,但卻不算困難,也挺順利。 這幾年間Android 興起,視窗手機衰落,我等啊等也等不到滿意的視窗手機。我以前最愛換手機,每部手機頂多用一年,這次竟然等了兩年多,卻仍然等不到,於是買了GS2。 我一直對於換手機相當躊躇,皆因早知不同平台間轉移資料不易。雖說早知,但那難度仍然始料不及。在這方面,說我是自找麻煩也不為過,因為明顯地我可以透過Google 帳戶便捷地讓Outlook 和Android 手機同步,但我實在不明白,既然我不需要分享我的資料,為何非得透過Google 或其他雲端伺服器來轉移和同步資料呢?再者,Google 並不支援Outlook 的記事。 三星有一套叫Kies 的軟件,說是可以讓Outlook 與Android 同步。網上對此軟件幾乎一致劣評,我不信邪,親自試用。得到的結論是:Kies 超爛,用時要有充足心理準備。雖然最初它可以把我的行事曆、聯絡人和記事資料搬到手機上,須時稍長但也可接受,可是在其後的同步其缺點便暴露無遺。首先,同步須時越來越長,其中一個原因大概是因為這個爛軟件會把記錄複製,同步的時間由數分鐘增加至數十分鐘,直到有一次用了七十分鐘都只同步了一半,我覺得實在忍無可忍。我後來發覺行事曆中原本不足2200個的記錄被弄成五千九百多個記錄,教人難以忍受。而記事也被複製而增加了一倍,隨後的修改則只收錄在Kies送給我的複本內。 在網上找尋解決方法,發覺有同樣問題的大有人在,可是卻沒有一個所有人都同意或喜歡的解決方案。最後找到了syncdroid.net (because Android needs a good Outlook sync,說得真對),細細研究,看得心煩意亂,六神無主。最後決定試用VCOrganizer,因為看到網主說他也用這軟件來同步Outlook Notes。 不用則已,一試之下那簡直是沒頂般(overwhelmingly) 滿意(這九成是用過Kies 的後遺症)。只要它能用,好好地把數據如實同步,不加多減少,就算不是免費軟件,我也要了。 拋棄了Kies 和安裝了VCOrganizer 後,試了多次同步,感到相當滿意。於是開始整理被Kies 弄砸了的行事曆,搞了超過兩天,自己親手移除了三千多個重複的記錄,其中有些記錄竟然有多達五個複本。在移除的過程中,把這些記錄約略看了一遍,無非是一些幹了甚麼、去了哪裏旅遊的記錄,其實並非甚麼大不了的東西。不過原來我的行事曆記錄了遠至2000年12月的事,是差不多十一年的人生。而且我還發現了兩篇2001年我第一次到澳洲時寫的感想,原來竟然埋葬在行事曆裏。於是隨手把它們都抄到這網誌上來。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