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3

璧人

終於看了Before Midnight。Lovely lovely film, 除了吵架那場戲,吵得太真實了,只是看也感到疲累,大概因為我最討厭吵架。如果在現實中這樣吵,我必定投降。 觀眾在看頭兩部日出、日落電影時大概都關心一對璧人能否在一起,但18年後當現實生活把年輕時的浪漫幾乎完全磨去,又不免教人有點唏噓。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What is your dream?

The US Embassy in HK posted on its facebook a question “What is your dream?”, which is pretty standard considering the Jubilee of the Martin Luther King speech, and has attracted overwhelming response in support of independence / separation from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珍惜眼前人

聽了一個故事,美容師說她老公的弟弟28歲,高高大大的,幹的是司機搬運的活。一天他覺得喉嚨不舒服,去看政府醫生,拿了一些藥來吃,不成,去看私人執業的醫生,給立刻轉介去政府醫院,原來他是患了淋巴癌。很快醫生就說不用住院(因為是末期)。他四月開始覺得不舒服,七月就走了。人生很兒戲,人很容易會死。 弟弟的看法:”美容師老公的弟弟即是她的小叔。我覺得這個故事的重點是如果覺得不舒服,不要看政府醫生,免得隨時到死的那天還以為自己只是傷風感冒,(應該)善用自己的保險即時去看私人執業的醫生。” 另一朋友的回應:”多年前我和你復活節去成都旅行,我姨姨確診了乳癌數日,我出發時她已十分辛苦,回來時就是從機場趕到醫院見她最後一面,前後不過十天。” 唉,所以得珍惜眼前人。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粵拼中的eo和oe音

無法記住粵拼中的eo和oe音,唯有用”腿盡摔(teoi zeon seot),鋸雙腳(goe soeng goek)” 來幫助記憶,就好像以”三碗細牛腩麵”記住粵語的六個聲調一樣。其實歸類eo和oe的六個韻母的韻尾並無重複之處,我的MultiLing 鍵盤索性把它們全歸入eo之下,可能不太準確,但就簡單易記得多。

Posted in 隨想 | 3 Comments

頭痛

耳痛變成頭痛,痛了兩天,像被錘子敲頭那麼痛,睡夢中痛,醒來仍痛。 普通的撲熱息痛沒效,劇痛難當,於是想起吃剩的處方藥物Diclofenic。維基百科說此藥也能治頭痛,於是吞了一顆,大概因為是slow release,吃了好一會才開始有效。現在舒服多了,希望不會再痛。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今天到公立醫院覆診,留意到藥房的通告,說藥物每16個星期的劑量收費港幣10元。就是治傷風感冒的藥這也太便宜了吧,而我用的藥大概並不便宜。我們的政府縱有諸般不是,但維持低稅率又提供這樣的公共醫療,大概也不能再怎麼批評了吧。當然,前提是病人要能夠挨到見醫生的那天(幸好我們的急症室來者不拒)。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雞蛋

今日王永平喺專欄提到村上春樹嘅「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於是喺網上揾咗英文原文 Always on the side of the egg 嚟睇,真係一流嘅好文章,簡潔而訊息明確。不妨一讀。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