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6

六月三十日 – 都靈

這天買了一張Torino Card, 所以去了很多地方。先去那個都靈地標的電影博物館,再上山到那Savoy家的教堂。臨走時我想看一看書上說的Savoy皇家墓地。我以為會有很多人參觀的,哪知道我是唯一的遊人。有一位滿臉不高興的大娘帶我下去,下了一層樓梯已經陰風陣陣,下到去兩邊排得滿滿的都是華麗的棺木,還有兩個留空了的位置。我真有點魂飛魄散的感覺,只好告訴那大娘我看完了,讓她快快領我出去。 我記得在土耳其也有類似的經驗,早上參觀甚麼皇室廟宇,還要勞煩掃地的人為我開門,一開門嘩全都是棺木,嚇得我…… 從教堂下山乘的是古舊的窄軌火車。午後的太陽十分惡毒,曬得我頭昏腦脹的,便躲進FNAC上網。然後乘巴士到那個由Fiat車廠改建而成、位於市南(地圖以外)的會展中心。巴士沿着一條叫Nizza的筆直的大街直往南駛十多分鐘才到達。那會展中心絕對貌不驚人,裏面也不見得有何突出之處,不過我只是在裏面的商場逛,沒見到它的展覽場地。我下車的時候已經發覺Nizza大街的這一段是南行的單程路,到要離開的時候實在有點不知所措。那麽長的路,雖然説是一條直路,但是要走路回去,在這種氣溫下是萬萬不能的。我停下,想想。通常一條街道如果是單程路,那麽很可能就會有一條跟它平行的反方向行車的道路。於是我不往北走,反向東走,過了幾條街,就看到有北行的車,很容易的就找到回去的巴士。解決了問題,還蠻有滿足感的。 到Brek吃晚飯。我留意到單身的除了我之外,就只有中老年男人,好悲哀啊。 晚上意大利隊對烏克蘭隊,我在酒店看得打瞌睡。可是比賽完了卻不得不醒來,因爲街上人們興奮地吵鬧,良久不休。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六月二十九日 – 都靈

都靈。好有氣派的城市。 多得酒店旁有一間名叫Brek的不小的自助食堂,在這裏吃得很好。 下午先到那擁有“耶穌裹屍布”的教堂。去到時卻是午休時間,於是在教堂外和一個來自鳳凰城的叫Rob的美國人聊天消磨時間。我說非洲我只去過埃及,他說他也想去以色列和埃及,但覺得這些地方對美國人不安全。我提議他參加一個全是德國人的旅行團,可能會安全一些。哈哈。 我一早已知道教堂展出的是“耶穌裹屍布”的copy,但我沒想過那是像 photocopy的 copy。真是世紀大騙案。 然後就去那個聞名的埃及博物館,十分佩服它沒空調的設計。樓上的美術館倒是冷氣充足,只是我最近賞畫太多,有點麻木。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六月二十八日 – 熱拿亞

一早乘纜車上山,以爲一上到去就可以從高處看到熱拿亞全景。可是不然,上到去是一個住宅區,有一條緩緩上山的路。沿着路走,會走進林蔭去。我看見森森的樹蔭,因爲孤身一人,有點躊躇。但因為有零星的跑步人士,又有車輛來往,而且光天化日之下,想想大概沒問題吧,便繼續走下去。路很好走,走了約45分鐘便到了一個平坦的開陽處,有一群穿着運動服裝的人在休息,又有其他人在看書或曬太陽。原來這裏是城牆公園(Parco Urbano delle Mura)的一部分。往山上望去就見到那個 the Great Wall of Genoa 上的城堡建築,挺壯觀的。空氣好,感覺很舒泰。可惜良辰美景虛設…… 上山時有一個意大利老人問我話,我立刻說我聽不懂,可是兩秒過後就知道他是問我纜車站在哪裏(因為意文的funicolare 聽起來跟英文的funicular 很像)。但我真的不懂意文,反應極慢,當回過神來時,那老伯已經遇到另一緩跑女子再問路了。 下來後到Musei di Strada Nuova參觀。書上說是藏品豐富的上好博物館,可是我覺得館內的安排離世界水平還差得遠。博物館由紅宮、白宮和Tursi宮組成。我先到紅宮,那裏冷氣不足,半數的展覽房間都不開放,而且ushers的數目遠超遊人。而他們還真的要usher我怎麼走,貼身跟着,不讓隨便遊逛。其實要指示遊人怎麼走,放個箭頭路標或好像日本的<順路>牌子不就成了?房間不開放,放個牌子、貼個告示或索性鎖上門不就成了?但他們偏要親身阻止我進去,讓我彷彿亂闖禁地似的,又好像故意要我嚐嚐閉門羹的樣子。我去過世界上這麼多博物館和美術館,印象中沒有一家讓我這麼不愉快的。 跟着去了白宮,這兒的ushers懂得保持距離,而且有些藏館的冷氣充足(這其實十分重要),我又看了Durer和Jan Wildens的有趣的畫,心情才好起來。這邊很多房間也是不開放的,但可以讓我隨便地逛,已經叫我輕鬆起來。至於Tursi宮,其實並沒甚麼好看。 下午沒事可幹,便逛公司去。逛公司時間可容易過了,一下子便到了晚上六點,還買了些髮飾。然後去看舊燈塔,看完就回旅館,因為不餓,也不吃飯。途中遇到一個穿着印有英國國旗的T-shirt的中國人,他用普通話喊停我,然後問我哪兒有中國餐館。我想真奇怪,來到外國還上中國餐館。碰巧我知道一家,就告訴了他,也不知道他找不找得到。他說這兒很少中國人,又問我是不是中國人。我答當然是,他又說我不像。我沒追問是口音不像還是外表不像,但我猜是兩者都不像吧。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六月二十七日 – 熱拿亞

到了熱拿亞,讓旅館的房間嚇了一跳。那旅館在一個老舊大宅裏,房間有一個不但拱形還有壁畫的很高的屋頂,房間又大,可住三個人,又大又暗,有點嚇人。又因為是老房子,那浴室九成是加建的。不知是甚麼技術原因,馬桶的水箱設於屋頂上的空間(可能是一個貯物間),抽水的繩子通過一根中空的管道連接水箱,通過這管道,我可以看見上面,上面如果有人當然也可以在我上廁所時看到我…… 悠悠蕩蕩又一天。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六月二十六日 – 威尼斯

為了避開人潮,晨早起來再到聖馬可廣場去。很不幸地旅館大堂的工作人員好像剛睡醒,穿着boxer shorts 和長襪替我開門,相當不堪… 雖然來過這麽多次,可是仍然覺得聖馬可廣場很美。人漸漸多起來,我便乘船到Murano去。島上人比較少,很無聊地便逛到下午。回到主島,想去參觀一個叫Frari 的教堂,按着地圖找,到了一個小空地後不知該怎麼走,三面都是看不到盡頭的小路,牆上倒是有一個寫着Frari的路牌,但是沒指引方向。正徬徨之際,身後有人說了一串意大利語,我只聽到最後的一個字是informazioni,回頭一看,有一個婆婆掛着天使般的笑容看着我,我不懂回答,指了指路牌,她把路牌念出來,然後往她自己背後一指。靠着她的指引,我才找到那教堂。 這天意大利隊又踢世界盃,對的是澳洲。我本來都想到酒吧湊熱鬧,但這兒的酒吧的氣氛跟Perugia的不同,好像每一個人都認識每一個人,人人都是街坊鄰里,說着同樣的語言,氣氛親密,我走進去有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不自在。所以最後都是回旅館看電視。意大利贏了,我那麽清靜的房間都聽得到歡呼聲。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六月二十五日 – 威尼斯

中午到了威尼斯。熱。旅館地點方便,房間清潔清靜,但就是熱,向旅館要了一把風扇。 安頓好就找地方吃飯。怕人多,所以拐進猶太區,在一個靜靜的小廣場找了一家有本地人光顧的餐館,吃了一個可以吃飽四個人的披薩餅,喝了酒。由於沒事可做,天氣又熱,所以吃得很慢。價錢以威尼斯來說並不算貴,可是被收了cover charge,有點不高興。 然後沿着新大街漫步到人山人海的聖馬可廣場。驕陽似火,最好躲進博物館去,所以決定到Peggy Guggenheim去。因爲要過河,記起自己來過這兒這麽多次,可是因為從來都是一個人,所以從沒有坐過gondola,便想坐便宜的gondola過河去。但碼頭的船夫根本不理我,很是沮喪:不但不能償願,還要走很長的路到Accademia橋過河。走了一會,發現附近有另一個渡頭,原來便宜的過河船要從這兒上船。碰巧對面有幾個人乘船過來,我接着便上船,毫無裝飾的船上只有我一個乘客和前後兩個船夫,過河只要一兩分鐘,船費只要五毛。原來河上的浪挺厲害的。 逛完Guggenheim的感受是,我不喜歡的東西,不管看多少次都是不喜歡。全館我最喜歡的是Magritte的Empire of Light 和 Chagall 的Rain (只因它讓我想起電影 Notting Hill裏 Julia Roberts 說的violin-playing goat)。其他的都不懂欣賞。唉。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六月二十四日 – 佛羅倫斯

因為已去過Siena兩次,早上決定去Lucca。在另一個巴士站買了票,到站旁的酒吧吃早餐,麵包新鮮美味。上車坐了個車頭大窗位,沿途高速公路,車內冷氣開放,車外風和日麗,我聽着音樂,心情愉快。 到了Lucca其實也是亂逛一通,中午吃過午飯便回佛羅倫斯。在佛羅倫斯逛到有米開蘭基羅的大衛像的美術館所在的小街,見到人龍不太長,便排隊進去看看。沒甚麼新的感想。臨走時記起自己不知道拉斐爾為甚麼三十多歲就死了,便到美術館附設的書店看Giorgio Vasari 的Lives,看到書上說:he was a very amorous person … too much heat … let blood … 啊,明白。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