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2

梵蒂岡。加塞兒。其他

大年初一,排隊進梵蒂岡博物館,前面是一白人青年,後面是幾個日本女孩。突然一個白人女子氣定神閒地站到我身旁,彷彿和我一道。我跟她打招呼,她答“Si?”,然後我叫她到後面排隊去。其實人龍不太長,根本不用插隊。排隊不規矩的人,到處都有,非國人專利。 這博物館我並不陌生,其實沒必要重遊,不過在冬天我倒是沒有來過。在拉斐爾的Transfiguration前只有我一人,這倒是從來沒試過。逛完博物館,無所事事,走到聖彼得大教堂,可是不耐煩安檢,沒有進去。走啊走,走到天使堡,走過太白河,乘了一程巴士,又再乘了一程地鐵到西班牙廣場。喝了一點白酒,再在附近的Olimpia戲院看了電影Shame。在戲院裏感到相當輕鬆,沒有壓力。 現在是年初二早上七點多,我邊喝紅酒,邊寫這個,等一下再看肥皂劇。無拘無束,這樣才是度假。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拜火。煙雨。快活谷

今天參觀了香港拜火教(Parseeism)的廟堂和墳場,長了不少見識。從廟堂走到墳場再折返地鐵站,沿着跑馬地的電車軌道走了差不多一整圈,經過一個又一個墳場。快活谷中煙雨淒迷,別有一份韻味。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Melancholia

看電影Melancholia,看到一半突然頭暈噁心起來,越看越辛苦,只好閉上眼睛聽。散場後在洗手間把看戲時吃的香腸全吐了出來。因為鏡頭搖擺過度而暈眩嘔吐,可能嗎?唔通真係睇戲睇到嘔?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輕談淺酌

余小姐來訊相約上周五晚膳,由於時近除夕,我受寵若驚,連忙給她電話確認我沒理解錯,她確實是要約我吃飯。 當晚是在星街附近的囍宴吃的晚飯。余小姐客氣非常,見面即送我一瓶橄欖油作禮物。我是一個最懶惰的人,討厭費神點菜,故非常熱衷於吃套餐。於是點了一個二人套餐,兩人吃得津津有味。這套餐的好幾道菜(雞翼、明蝦、湯圓糖水)都讓我們想起媽媽煮的菜,不簡單。 八點半就吃完飯,時間尚早,意猶未盡,於是踱到太古廣場的酒吧喝酒。我平日都是自己一個喝的悶酒,少有與人共酌的機會,所以有點中了獎的感覺。天南地北聊的盡是無關重要的閒事,很是高興。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華麗皮囊

看華麗皮囊裏的Antonio Banderas美男遲暮,教人唏噓。多年來始終喜愛艾慕杜華的電影,尤喜其離經叛道。大抵在我蒼白、無味、正常的外表下,有一個色彩斑斕又變態的內心。呵呵。 可惜華麗皮囊的結局如此。我猜電影若由昔日的導演執導,說不定結局會是男女主角雙宿雙棲,離奇詭異到底。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