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8

人民幣

經驗之談,千萬千萬不要把人民幣存進渣打銀行,皆因提取極其困難,每天只准提最多一萬元,超過此額便收取手續費(自己提取自己的錢也得付手續費!!),而且除了親身到分行提取現金外,別無他法,所有電子銀行、票據、匯款服務一律不適用。 我本在渣打存了不少人民幣,一向都不覺得有問題 ,直到一天我一問之下,才曉得原來有諸多限制。我本毋需人民幣現金,然而苛政猛於虎,渣打的做法教人難以忍受,所以決定把人民幣全數轉移到另一銀行。於是每個工作天都得親身先去渣打排隊提人民幣現金,再去另一銀行排隊存款,原始得不得了,折騰了許久,這才完工。 現在把錢存在恒生銀行,只要銀行有現鈔,提款是沒有限制的。希望不會好景不常吧。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首席執行官

我今天在一份免費報紙看到這一句:"阿里巴巴首席執行官衛哲與日本軟體銀行首席執行官孫正義在東京簽署合作協議。" 這句子我看了兩次才明白,主要是因爲首席執行官這詞對我來説是太陌生了。當時我想,好奇怪的詞。我們通常稱 chief executive /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為總裁或行政總裁,不知道在其他地方是不是都將之稱爲"首席執行官"的呢? 然後我想,在香港除了行政長官和法庭的法官,雖然也有被坊間稱爲新聞官、政務官等官職,但其實他們的實際職銜都是"主任"。這大概是緣於"公僕"這觀念,也是爲了親民,不讓人覺得政府就是衙門。政府官員不自稱爲官,商業機構的高級職員卻自稱是官,實在是奇怪。 還是其實只是那報紙亂寫一通?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蘇州。上海

長周末飛到上海。選擇上海是因為在出發前的一個星期內仍能以飛行里數換到那裏的免費來回機票(解讀:上海並非最熱門的短線旅遊點)。 姬莉斯願意與我同遊,我們決定第一天先住在蘇州,第二天才回到上海。因為以前到過蘇州幾次,我們並沒有去看甚麼名勝古蹟,只是逛逛商店街、吃吃東西,然後去參觀貝聿銘設計的蘇州博物館。 我們乘和諧號列車來回蘇滬兩地,火車本身又便宜又快又穩又舒適,可是火車站的安排配套卻不行:候車室又擠又悶熱,列車誤點,讓乘客從候車室到月台預備上車的時間不足,乘客不爭先恐後不行。而車票是托人預先買下的,兩張車票是連號的,但連號不代表座位也連在一起,其實來回兩程我們的座位都是分開的。這樣子的高級列車,乘搭起來還是挺累的。 在蘇州住的是Sofitel Suzhou,我們房間的浴室讓人嚴重不安,除了如網友SBCAA的詳細描述外,浴室內以玻璃把廁所和淋浴間隔開成為兩小室,可是厠所門是往裏推的,因為馬桶擋着,門只能開一半,要解決就必須側身而入。淋浴間的玻璃門卻是往外拉的,一開門其上的水珠必然滴到乾地上。設計如此奇怪的浴室實在世間少有。欲住此酒店者宜三思。            蘇州博物館於2006年開幕,我倆都從未到過。展品非常一般,完全被博物館建築的光芒蓋過。博物館沿用粉牆黛瓦的色系設計,簡潔清麗,中庭植有青竹,又有魚池、小橋、亭台和以米芾的畫為底稿的石山,雖然建材用的是混凝土而非傳統的磚石木瓦,卻仍然既形似又神似。建築很是漂亮,值得一遊。 遊完蘇州博物館,我們還慢條斯理地逛街、吃午飯(在所謂的香港茶餐廳吃的難吃的午飯),結果趕往火車站時被堵在路上,我們兩個非常焦急,問的士司機能否趕及讓我們上火車,那司機起初並不樂觀,讓姬莉斯急得幾乎要跳車。後來終於趕得及,臨下車時司機打趣地叫我們下次帶兩個上海小妹妹來,我答:我們不夠小嗎?嚇得司機臉如土色,答不出話來。我們跳下車,哈哈哈地揚長而去。 回到上海後,我住進了仍在改建中的馬勒別墅飯店。接着拜訪了姬莉斯的大屋,他夫婦倆又帶我去吃日式放題,好開心。 五月十二日我們從淮海中路走到田子坊,又吃飯又逛街,懵然不覺遠方發生了大地震。有人致電姬莉斯問她平安否,她還答沒事沒事。至於我,當然無人牽掛。我就是死了假若不發臭大概也不會有人發覺。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Bookshelves

I’ve just assembled two 2-metre-high bookshelves (one is fatter, the other thinner) all by myself.  It was not really difficult as I had done it before.  When I first moved out to live on my own, I put together all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