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7

三個小神仙

這三個女孩子做的大概是天下最沉悶的工作之一。她們穿着天使的服飾,站在通道前攔阻商場的顧客,不讓他們使用這個正常的出口,迫使他們必須經過商場地面層的其他商店到另一個出口才可以離開。至於為何不索性把這個出口堵了,我猜是因為消防法例不容許商場這樣做。 其實這商場也蠻了不起,能想到這方法以增加地面商店的客流量。不過三個女孩子的攔阻也相當討厭,在她們出現以後我就沒怎麽逛過這商場,也有人告訴我她曾從三個女孩中間硬闖出去。 今天經過這商場,發覺她們換上了萬聖節的服飾。我沒有再拍照,以免再生衝突。上一次拍照時,商場的管理人員竟然跑到街上來阻止我,我沒有退讓,態度非常惡劣地說他們沒有權利阻止我……如果他們不是心虛,大概無須如此大動作。阻塞消防通道(如果那是消防通道的話)好像是違法的喔……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40號

又買了新鞋子,40號。雖說"又",但其實也有好一會沒買了。 我的腳不小,視乎款式和品牌,鞋子有時是39號有時是40號。可是每次買40號的鞋子都覺得"怎麼這麼大"。 新鞋的牌子是ecco。跟這牌子有點相逢恨晚。我覺得讓我穿得舒適的高跟鞋絕對可遇不可求,可是這牌子的鞋子卻很舒服,尺碼夠大,款式也不差,雖然不算便宜,但絕對不算貴。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Atonement

 在倫敦無所事事,於是去看了電影Atonement。不知道這戲會不會在香港上映。 我很笨,本來在Leicester Square看也可以,可我不喜歡那兒的氣氛,於是巴巴地跑到Bayswater的戲院去看(當然也因為我以為那兒的放映時間較適合)。 這戲雖然對於戰爭輕輕帶過,有點搔不着癢處,但仍頗有動人之處。男主角James McAvoy的藍眼睛很漂亮,女主角Keira Knightley則一貫地不夠漂亮(不過也不醜)。我最喜歡男主角上戰場前與女主角在餐室見面那場戲,兩人十今克制,但情感澎湃。電影的結局很傷感、很沉重。 這戲對我的啟發是:有時候在資料不足、資料錯誤的情況下做的決定、行動,縱使無心,也可能對其他人做成很大的影響。戲中的妹妹甚至不是說謊,她當時以為自己說的是真話、做的是對的,可是卻無可彌補地傷害了男女主角。由此引申至我工作上對他人的責任:我是否輕率、是否未盡全力,我做、不做、或怎樣做一件事,會怎樣地影響其他人呢?責任一詞何等沉重,偏生我就是一個輕率、懶散的人,於是一想起就幾乎寢食難安。 今天剛看了Becoming Jane,戲不怎麼樣,但有Anne Hathaway漂亮的黑眼睛,又有James McAvoy迷人的藍眼睛,於是想起Atonement。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十月二十一日

本來想再接再勵去奧運公園,但酒店的人都不知道該乘甚麼公車去,勸我乘的士;剛巧今天又舉行北京馬拉松,那區的交通會改道,呃,放棄。 住香格里拉的兩晚房租是用飛行里數換的,但我得付15巴仙的稅。結賬時看賬單,那稅總共兩百多元,即是說房租是每晚790元,這怎麼可能嘛? 雖然說已經懂得怎樣乘公車到酒店,可我想如非免費我是不會住香格里拉的。北京城很大,從酒店到市中心動輒要一個小時,實在划不來。 今天一出門就乘錯公車,於是從酒店到鼓樓還是花了差不多一小時。唉。 到鼓樓是為了逛南鑼鼓巷。我不記得以前有沒有來過,不過我逛得很愜意 。最後到了一家叫過客的餐廳吃午餐,食物很不錯,也不算貴。   午飯以後還有一點時間,看見街上有公車到雍和宮,於是到那兒逛了一會。然後兼程趕回酒店取行李再趕往機場。回酒店的路上交通很堵,我心焦如焚,可是到機場的交通卻很暢順,乘機場大巴只花了45分鐘。 整體來說,我覺得這次旅程相當失敗,主要是沒甚麼想看的,而事前也沒有很好的計劃,只覺得常常漫無目的,而且花了很多時間在交通上。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十月二十日

早上想要到奧運的新場館去,看地圖似乎可以乘地鐵5號線到附近再走路過去,可是原來行不通。上了一輛的士,可是司機好像也不曉得該怎麼去,於是下車決定放棄,很是懊惱。我想現在沒有多少到北京的遊客像我這麼笨沒親眼見過那鳥巢和水立方的吧。不過我到北京是來尋開心的,所以決定立刻忘記不快和懊惱。 下午到了網友R君推薦的首都博物館,感覺一般。然後趁黃昏再去看一次巨蛋大劇院,這次成功了。雖然還沒開放,不過在外面拍了不少照片。 旅遊書上都介紹建外Soho,說是由名師設計,挺有特色。但R君卻認為除非是從鄉下來的,否則不看也罷。我猜想那兒大概像東京的六本木山或上海的新天地吧,可是一看之下果然大失所望:星期六的晚上也是冷冷清清的(不過可能不夠晚吧),建築不見得很有特色,商店更可一笑置之。唉,純屬個人感想。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重陽

吃了感冒沖劑,十點半上牀,早上醒來好像舒服多了,不知道是睡眠的功效,還是藥的功效。 早上到崇文門菜市場吃了一個聞名已久的雞蛋灌餅(即場炮製,還得排隊),還有沒甚麼味道的涼豆漿,總共花了三大元,絕對地道的早餐,好滿足好高興。 因為離天壇不遠,到天壇逛了一圈。早上的天壇公園熱鬧得不像話,到處都是人。跳舞的、唱歌的、耍太極的、打球的、下棋的,各適其式。公園裏人滿為患,景點裏也好不到那裏。天氣很好,讓人心情開朗。 大陸遊客就是不守規矩(不過他們可能不知道甚麼是規矩,也可能他們的規矩跟其他地方的都不同),能摸的不會不摸,寫明不准摸的也不一定能忍得住,摸到金漆還得試試能不能用指甲刮下來(我親眼看見,就在皇穹宇)……唉……不過天氣很好,應該保持心情開朗。 在天壇學了一個新詞,就是"周禮"裏的"蒼壁禮天",意思是遍植樹木以禮敬上天,很是環保,對天地都十分尊重,我很喜歡。 北京的香格里拉有新舊兩幢,附近沒有地鐵站,不過後來發覺外面有公車站,站名叫北洼街,可以乘公車到西直門。酒店裏有一個很美麗很美麗很美麗的花園,教人好高興。我在裏面散步時,想起上海的興國飯店、杭州的香格里拉和蘇州的吳宮喜來登(這我只逛過,沒住過),都有着美麗的園林。 因為是重陽節,所以想到香山登高。問酒店的職員,他們教我乘公車直達香山。可能聽出我的口音,其中一個職員說着說着就講起廣東話來,不過一聽就知道那不是他的母語。晚上在大堂又遇到這人,他還問我找到香山了嗎,很窩心。兩座酒店有那麼多客人進出,他竟認得我,大概這就是所謂賓至如歸的服務吧,也是因為如此才能收那麼高的價錢吧。不過有人記得的感覺真好。 香山其實挺遠,不過用公交卡乘公車每程只須四毛錢(便宜得過份)。香山簡直人頭湧湧,人人都來重九登高。可惜秋意不濃,未見紅葉;而索道又因強風不讓人乘搭,所以我沒登山。整體來說幾乎所有目的都不能達到,只能以失敗形容之。後來看電視才知道從星期六開始是所謂的香山紅葉節,雖然我是星期五去的,但也擁擠得不堪,假日的情況不難想像。 晚上本來想在酒店吃晚飯,可是那價錢實在是貴:一個海南雞飯要160元外加15巴仙。雖然上個月我在克羅地亞的喜來登吃晚飯也差不多是這個錢,可是在當地無論在甚麼地方吃價錢也相差不遠。而這兒是中國啊!我的錢是血汗錢,不能這樣花……於是到酒店對面一家叫知飯香的菜館吃飯。那菜館從外面看起來OK,可是裏面就比較髒。但大家都習以為常,無動於衷,我也只好入鄉隨俗。要了兩個菜(因為不好意思點得太少)、白飯和汽水,那兩個菜足夠三個人用有餘。我本着媽媽教的"只不過是菜"、"吃菜不會發胖"的宗旨,很努力很努力地吃,但無論如何都吃不完,"粒粒皆辛苦"的衣食習慣做不到了。站起來的時候飽得幾乎要吐,但也只是花了36元。

Posted in 旅行 | 1 Comment

十月十八日

三時多到達北京,五時多在王府井街上走的時候已經想回家。 心情不好,也不全是因為住了一家破舊的公寓。王府井很沉悶,我若要購物大可以在香港買個夠。而北京的旅遊點(除了很新的)其實我都已經去過,唉,上次連香山都已經去過了,怎麼辦? 六點鐘天已黑透,六點半已經是晚上了。我從崇文門走到前門、走到王府井、走到天安門。晚上亮了燈的天安門我倒是沒見過。一路走過來其實是想看一看那個巨蛋大劇院,原來就在天安門西地鐵站外,但是沒有亮燈看不清楚,我猜想可能還沒落成,失望。 晚上六點多在天安門西地鐵站月台上候車的只有寥寥數人,氣氛詭異。 北京的公交卡現在在地鐵也可以用,所以買了一張,彷彿在收集世界各地的交通儲值卡似的。 明天遷到香格里拉酒店去,是免費的住宿,很是期待,希望不會失望。香格里拉在西三環以外,其實交通不便。雖然有點後悔,但也可乘機遊覽北京西區(自我安慰罷了,都是一些不去都不會覺得可惜的地方)。 晚上百無聊賴,照樣以吃喝打發時間,寂寞得要命。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