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skylee

退休

​約朋友吃飯見面。她完成了乳癌的療程,漫長的治療和康復期耗盡了她的有薪和半薪病假,現在是無薪休假,她笑謂正在吃老本。她帶笑談及手術與化療的經歷,還有期間各種不便、身體的變化、和現在變得如何衰弱等等,說得輕鬆,但那種種痛苦雖非親歷其境亦不難理解。她精神看起來不錯,我問她為何不上班,她說有表面看不出的狀況,她其實希望退休。她害怕復工後工作壓力會令癌症復發,這點我非常理解。可是除非得到提早退休的許可,她就是辭職,也要等到退休年齡才能領到退休金。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過去一年

​9月,爭秋奪暑,早晚稍涼、日間炎熱。 去年9月,弟弟告訴我母親在家中跌倒兩次,幸好只是瘀傷。那是一個星期六,我下午離開辦事處,便去買了一個助行器,親自帶給媽媽。 到了11月,工作過了第一個高峰期,我到東京旅行。甫抵埗,收到弟弟的短訊,告知媽媽又跌倒了,而且骨折。我買了單程機票提早回家探望。媽媽在病床上躺了一個星期才動手術,手術後的復原過程漫長。我盡可能天天探望,但其實壓力不小,弟弟更丟了工作。那時候媽媽可以吃東西,也有講有笑。媽媽在農曆年前出院。 回家後媽媽身體更差,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進出了醫院好幾次,最後一次進院,她連神智都失去了,胡言亂語,不能走動,全身膠管。6月2日她去了,兩星期後辦了喪禮和火化。 昨天把她的骨灰和父親的一起安放在柴灣的墳場。與弟弟約好見面地點,但的士司機卻把我車到山的另一邊(原來在那山上不只一個地方稱為“靈灰閣辦事處”),下車後我得問路,然後在烈日下步行繞過半個山,經過一些墓地,才找到父母的龕位。 就這樣,母親的喪葬告一段落。而在這一年中,我升級了,去了五次旅行,經過了三個選舉。就這樣,經過了一年。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選舉

​昨天從辦事處趕回家投票,但人同此心,竟然真的要在投票站外排隊十多分鐘,幸好傍晚較清涼。聽說下午時人龍更長。匆匆投票,回家洗個澡,就又出門,三扒兩撥吃了個飯,趕到新界開工。覺得挺辛苦。 選舉的發展和結果真的難以預料。事前誰會料到會有220萬人投票?這比起4年前多了差不多40萬人。誰又會料到人們聰明起來,看了形勢才在晚上策略性投票?又有誰會料到在港島最中產的老牌私人屋苑,過千的人們為了投票鍥而不捨地排隊4小時,直到凌晨2時半方休?而當許多教育程度較高又較富裕的人也認為必須投票,那又是一個怎樣的結果? 選民的選擇也教人有點驚訝。雖然那是許多人的願望,但誰也不曉得能否成功。而這願望其實是那麽地合理那麽地卑微:保住否決權。為此大家卯足勁(破紀錄的投票人數、投票率、深宵也不放棄排隊投票)把這否決權保住了,也一併選出了許多全新的代議士,這些新面孔有些讓我拍掌叫好,有些讓我憂心忐忑,但他們是人們的選擇,只能希望一切順利。 而這些事,據說在中國都是不讓報導的。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投票去也

​明天是星期天,是四年一度的立法會大選。雖然明天我必須由清晨開始工作至星期一,而且工作地點不在港島,但如果情況容許,我非常希望能回家投票。我覺得我有責任這樣做,也相信我手上兩票的重要性。我並沒有甚麽能耐,沒有辦法說服家人登記為選民,至今也只說動了一位原本灰心失望的朋友去投票,但這些事也只能盡力而為。保住議會內的制衡力量太重要,如果議席不足,就會連那一丁點的尊嚴也保不住,讓共產黨任意魚肉。那些參選的人為了大局甘願棄保,而我只須要投票,簡直義不容辭。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漫長的七月

​2016年的7月真是一個漫長的月份。本來已是工作的高峰期,更橫生枝節:要幹自己不認同的事,看到理性的聲音被淹沒,一貫的做法被棄若敝履。現實中面對的衝擊在意料之外,難以招架。  但日子總是會過去的。昨天進入8月第二個星期,壓力稍緩,我突然想起The Reader 的故事。那個不識字的女主角,是大時代的一個蟻民,就是梁文道說的災難的最小單位,但她讓慘事發生了,也並非沒有罪。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出家人

​辦公室鬧疑似性騷擾事件,兩名下屬花了大半天了解來龍去脈、輔導和調解,到了黃昏六時後才有機會匯報。他們綜合各方資料,結論是那是一場誤會:一方太敏感、另一方胡亂猜度。我以為當事人是花樣年華青春少艾,一位同事說:比你還老。(我答:把她拉出去斬!她笑。)我笑說情節像是大叔大嬸主演的青春劇,心裏可惜花費了許多工時在這種無謂的事情上。開會完畢離開時,我對一位同事說:他們在辦公室過得那麽多姿多彩,比起來我簡直像個出家人嘛。長歎。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項鍊

​​不小心弄斷了一條Tiffany 長項鍊,於是拿去修理。Tiffany 的人員看過後,說項鍊已被拉長了(大概因為它用纖幼的圈圈串成,我卻用它來配戴一個份量十足的大鑰匙墜子),把斷鍊接上要374元,買全新的要610元。我早知修理費偏高,但偏高到超過全新的一半價錢,簡直難以接受嘛。於是逛到附近的Thomas Sabo專櫃,看上一條全新的同樣長度的項鍊,折扣後是389.5元,當然成交。雖然這不是Tiffany,但如果我不介意,誰會介意呢?只是舊項鍊就這樣作廢了,有點可惜。 可能因為我舉止粗魯,我曾弄斷的項鍊,除了這Tiffany 的,還有Georg Jensen 的(這品牌的修理手藝相當嚇人)。英國的Links 的配件會脫落,但項鍊倒是沒有斷過。至於德國的Thomas Sabo,墜子色彩繽紛造型別緻,維修也相當可靠,我很樂意光顧。 說起首飾,突然想起許久以前,大概是1990年代中英談判前後,家裏一位老人家給錢我媽,讓她給我們買金鍊,說時局不穩,給我們傍身,逃難時有用。那是非常傳統但又體貼的想法,那條金鍊我戴了好幾年,然後一直保存着,直到有一年金價狂升,就把它賣了,當時香港還不是現在這個亂局。現在這個時勢,是否應考慮買點黃金呢? 買黃金,以便逃難。拿外國護照,以便逃難。我們對共產黨有着根深蒂固的恐懼和不信任,打不過當然得逃。我昨天還在想着怎樣才可以移民。如果有能力,今天就逃難去。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