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9

在異鄉。爲異客……

突然記起一件發生在羅馬的小事。 從羅馬的火車總站可以乘特快列車到機場,美中稍有不足之處是這火車其實並不算很快,而且月台相當遙遠。 那天我從羅馬經阿姆斯特丹回港,趕到月台的時候火車已差不多要開出。有一個東方女人在月台的售票處剛買了車票,回頭看見我,毫不猶豫地劈頭便以普通話問我快要開出的火車是不是到機場的。對我來說那真是一個沒頭沒腦莫名其妙的問題:機場專車不開到機場那要開到哪裏呢?而且她怎麼一看到東方人就講普通話呢?她怎麼就認為我不是日本人、韓國人呢? 我趕路趕得直喘氣,被她一問,脫口就答:這就是到機場去的火車。然後把自己的行李奮力推上車,再急急地跳了上去,在差不多滿座的車卡隨便挑了個座位坐下。 那女人跟他的丈夫/男友接着也上了車,有點不知所措的樣子。我見他們把行李放在通道上,就對那女人說可以把行李放在車卡尾的行李架上。 一路無話。幾十分鐘後列車降速駛進機場,那女人突然走過來,請我在到達機場時告訴她。又是一個莫名其妙的請求。我只好告訴她:這兒就是機場。那女人竟然有點吃驚,又再問車上其他華人再確認一遍。 我下了車,走到電視前看航班資料,然後又再看到那對男女。這時我已大概猜到這兩人大概對外語沒甚麼認識,於是問他們知不知道應到哪個航站去。那女人告訴我他們會乘國航直飛北京,又問我是不是也乘國航。(我想,好奇怪的人,怎麼以為人人都跟她一樣?)我花了一兩秒才記起國航是甚麼航空公司,然後說我得飛去荷蘭。 我告訴那女人電視上並無飛往北京的航班資料,她於是掏出一張中文的(!)訂票行程表讓我看,上面寫着航站C,原來他們的航班晚上八點多才起飛,我不禁怪叫起來:可是現在才兩點多!女人訕訕地說,他們多預了一些時間…… 這兩人不諳外語,又沒帶甚麼旅遊書,大概就是打算沿途向其他華人問路吧,反正羅馬多華人。真箇藝高人膽大。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決戰。大球場

與花貓夫婦同往大球場觀看香港隊與日本隊對壘的東亞運足球決賽。 記憶中我離開中學後就沒到過大球場,重建之後的更當然從未親眼見過。我也從未試過現場觀看真正的球賽。 票是全日票,可看兩場球賽,場內自由入座。我們沒看季軍賽,所以雖然已提前一小時進場,找座位仍有困難。花貓先生好本領,在東看台中場位置第二行找到座位,位置極佳。 我對足球和球員的認識近乎零(不過因為看過電視上的球賽,對球例不至於太無知),進場完全是為了支持港隊和感受氣氛。而球迷們的熱情興奮果然極具感染力,擊鼓、搖旗、吶喊、人浪等等,不在話下。理所當然地,場內觀眾絕大多數是捧香港隊的,日本球迷絕少。觀眾興奮過度,難免有點忘形,宣布和開始奏日本國歌時,竟然有人喝倒采,不過很快就靜下來,最後頒獎給日本隊時大家也很有禮貌。 球賽本身嘛,也挺好看的。人人期盼着同一件事,努力為球員打氣。只要球在香港球員腳下便一片叫好聲、掌聲、歡呼聲,球若在日本球員腳下則必然一片噓聲,故幾乎閉上眼睛也能知道球的動向。 因為兩隊在加時後仍是一比一平手,最後得互射十二碼決勝負。香港隊先射,第一球便射失了,全場緊張萬分,對日本隊的噓聲更是變本加厲。觀眾都這麽緊張,球員和龍門的壓力可想而知。其後日本隊連失兩球,全場歡呼。 球賽晚上八時左右才完結,雖然踢球的不是我,但叫嚷緊張了幾小時,散場時我已又餓又累。原想去北角參加一個佈道會,也已無能為力。 總的來說是一個很不錯的嘉年華。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Still crazy after all these years

上週末不經意地重聽這歌,又再着迷。找了個咖啡室,坐下把它翻譯過來。接着幾番修改,又有一位網友給了點意見,最後變成這樣: 年月流逝 輕狂如昔 昨夜街上 重遇舊愛 她似驚喜 我獨微笑 二人敘舊 啤酒數巡 年月流逝 輕狂如昔 我本木訥 不善交際 因循守舊 怡然自得 浪漫情歌 充耳不聞 年月流逝 輕狂如昔 凌晨四時 筋疲力竭 呵欠頻頻 覓尋虛幻 浪擲半生 顧慮擔心 從無必要 此身將逝 萬事皆空 倚窗眺望 車輛飛馳 他日自毀 亦未可知 同儕友朋 莫可非議 年月流逝 輕狂如昔 原曲是 Paul Simon 寫的。他的歌好像 I am a rock, Homeward Bound 和 The Boxer 對我的影響不少,雖然大概說不上是好的影響(說甚麼 if I never loved I never would hav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Want

I want something that I can’t haveand when it is close it is very frustratingI try to distance myself from any disappointmentbut if it is something very attractive yet unattainablethen I might not want to distance myselfthen I am boun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