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7

今時今日這種服務態度

花貓昨天氣急敗壞地打電話給我,說買眼鏡時受了氣。本來她訂了兩對眼鏡,會有折扣,她也付了訂金,可是最後眼鏡店說其中一對鏡框缺貨,她也選不上另一對合心意的,那眼鏡店就取消那折扣。她正與店員理論之際,店員竟然說她為了區區八十塊錢的折扣而糾纏,言下之意是她小家子氣。先不論那八十元的折扣應怎樣處理,作為服務員而數落顧客,這樣的服務態度實在難以忍受。(天知道,我為了手機賬單上兩三塊的差別,也與網絡商理論,這是原則問題嘛。) 那眼鏡店在旺角,叫眼鏡夢工場。 忽然想起有一些電器黑點也用類似手法行騙:先讓顧客付款買便宜的東西,然後說沒貨,於是顧客要再加錢買貴的東西……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金澤

 從京都乘 Thunderbird 特急去金澤,只須兩個多小時,舒舒服服安安穩穩的,不過車票不便宜。 金澤看起來是一個不算小的城市,雖說是一個沒經過二戰炮火的古城,可是沒有京都和高山的韻味……不過也可能只是我逗留的時間太短,沒看到有古風的景點吧。 一到埗就先去東茶屋町,感覺一般。 接着去兼六園。兼六園果真是金澤的明星級景點,真的好美好美。那霞池、那些松樹、夏季的花朶都好美麗。夏季的顏色本就只是滿眼的綠再加以花朶點綴,可以說比較單調。然而這時節雖不是繁花似錦,那種美態卻仍教我驚艷。想像春天時櫻花盛放,秋天時紅葉遍遍,冬天時白雪與勁松梅花互相輝映,能不教人嚮往? 這天的菖莆(是叫菖莆對吧?)好漂亮,看得我心花怒放(哈哈)。 離開兼六園後去了武家屋敷跡,是一個叫野村的高級武士的房子。本來還猶豫着要不要進出,可是在門口見到稱此地為日本第三庭園的剪報,便像被催眠般掏腰包進去了。可是我覺得那庭園小而雜亂,教人失望。 金澤火車站看似最近新建或改建的模樣,四周都是新建的酒店,旁邊還有一座叫Forus的新商場,晚上我就在那裏消磨時間。一個晚上上了三個館子:迴轉壽司、甜品、喝酒,都很是一般。啊,千萬要記住不要再在日本喝紅酒,因為喝了幾次,沒有一次不是冰的,難以下嚥(不過也可能是因為我喝的都是便宜貨吧)。 第二天唯一的行程就是到金澤21世紀美術館去。由於買了十一時多的火車票到關西機場,而美術館十時才開門,時間有點緊張,擔心不夠時間看展覽,又擔心看得太入神而耽誤了行程。可是兩種情況都沒有發生。美術館沒有想像中那麼美麗、特別、或引人入勝,而展覽也不太精彩。我個人並不十分欣賞Grayson Perry 的專題展覽,覺得他用了形體、顏色、圖案都不能表達自己,非要用上大量文字不可,相當幼稚。全館最喜歡的是那Leandro’s Pool,在那裏感到孩子般單純的快樂;還有那花花綠綠讓人想起艾慕杜華電影的休憩走廊。館裏大量使用自然光,但陽光照射處溫度很高,空調的設計相當不足。 用了一個小時便逛完這美術館,慢條斯理地回到車站,買了兩個飯團當午飯,乘火車到機場。臨上機前在免稅品店買了念念不忘的植村秀綠色卸妝油,一大瓶只須七千二百日元,是日本除稅售價的八折,比在莎莎買還便宜,滿心歡喜地回家。。(可是後來莎莎又減了價,我竟然買貴了。嗚嗚。) 我的資料說,金澤是 rain country,可是這兩天的天氣都不錯,反而在京都、大阪一帶有點雨。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破旅館

在京都這兩天住在一家叫近江屋的旅館,是經樂天的日文網頁預約的。這旅館我以前住過一次,有點舊(網頁上的住客之聲多有提及),住的多是日本旅客。它價錢便宜,又靠近火車站,又是全和室(在京都總想睡榻榻米),又有空房,選它也無可厚非。上次住的時候,對那豐富的日式早餐驚嘆不已,覺得與房租不成比例(不過我不懂日本菜餚的價格,可能那些食物都是便宜貨色也說不定,而且天天吃就會很膩),印象極佳。 這次再住,越發覺得它不單舊,簡直有點破(我房間裏就有一幅破爛的掛畫),牆壁紙門也多有修補。然而最不能忍受的是水龍頭壞了,沒有冷水。勉強挨了一晚,第二天要求修理,可是因為是星期天,修不了。我不願意換房,旅館於是給了我隔壁房間的鎖匙(反正也沒有多少客人),讓我用裏面的浴室。這個浴室也有點破,毛巾架斷了,抽氣扇開不動,不過冷水倒是沒甚麼問題。 今天早上發現只有我一個客人用早飯。我依然被那早餐之豐盛而感動,然而當我盤膝坐在偌大的和室中獨自用餐時,也不禁懷疑自己光顧這破旅館的決定。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鞍馬。貴船

以前從京都出發,往北去到大原,往南去到醍醐,至於伏見、宇治、嵐山、奈良、琵琶湖周邊的大津等地、甚至高野山、美秀美術館等,都早已到過。想不出這次還可以幹甚麼。剛巧在書店看了一本京都遊記,提到川床料理,於是決定去鞍馬和貴船。乘公車和私電就可以去到這兩個地方(的附近),交通挺簡單的。 按書上所說,從鞍馬到貴船路較易走,從鞍馬寺門到正殿大約是1.3公里,我覺得應該很容易嘛。豈料那原來全是上坡路,基本上是要讓人從這一邊山腳,翻過山(爬升230公尺),走過樹林到山的另一邊。我心理準備有點不足,肉體準備嚴重欠缺。可憐我從早上十時開始,走了一個小時,身上的薄衣濕了又乾,乾了又再濕(天氣不熱,太陽不猛,可是上坡辛苦),這才走了一公里。 好不容易上坡路走完,終於下坡,路卻不好走。被人踐踏過的濕泥有點滑,而我的腿(尤其右腳)在走了一個小時的上坡路後又有點發軟,十分害怕滑倒(四周全是參天大樹,手機總是顯示沒有網絡,要是真的發生意外,既不能打電話求助,也不能用直升機救援,想不出該如何應變。),所以一路握着扶手,輕微地滑了幾次,幸好都沒事,這才領略到為何人家行山要用手杖。統共才兩公里多的路,花了兩個小時。 這一路上山下山,說不上甚麼風景,然而滿山的樹又高又大,枝葉茂盛,很是壯觀。 正午到了貴船,對貴船神社興趣不大,倒是滿心想嚐嚐貴船川上的川床料理。其實沿河的餐館基本上全都在河面上架設了竹床、矮桌和座墊,雖然價格不低(午餐絕大部份從五千日元起),生意卻都不錯。終於找到一家比較便宜的餐館,在川床上也供應一千五百日元以下的食物。於是要了一碗麵和一瓶汽水,雖然差不多要兩千日元,可是如果連吃的環境也計算在內,則也可算是物有所值。    而且那麵條原來是冷的湯麵,冰涼的湯比較鹹,但麵條很好吃;配搭的魚原來是醃的,風味奇佳,實在是意料之外(用了兩次"原來",可見我對於有照片的日文餐單仍是一知半解)。圖中是已吃了一半麵條和一條魚的殘局,湯面反映的是川床上的竹幕。 吃飯花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四周環水再加上吃了冷麵,遍體清涼。結賬時餐館再送一把扇子,更便於扇涼。(其實呢,每一家餐館都會送扇子給客人,家家的設計都不同,拿着扇子代表你已吃過飯了,別的餐館不會再招惹你。多細心體貼。) 吃完飯再走了兩公里的路(平坦的馬路,只花了半個小時!!!)到車站乘私鐵回市內。在路上一抬頭看見滿山高瘦筆直的杉樹,不知怎的想起了川端康成的"古都",又想起了山口百恵演的電影;想起了高雅的千重子,卻怎也想不起她在山裏幹粗活的雙生妹妹的名字,也記不起她們與那西陣織商店少爺的命運。看來我那三個學分的日本文學,跟其他副修日文的學分全都一併還給老師了。 列車上一路盤算回到市內後要幹甚麼,但到埗了還是沒主意;再在車站吃了一個冰淇淋,還是沒主意。索性走到大路上,碰巧有公車去銀閣寺,就跳上去囉。 我當然不是要去銀閣寺,而是要逛它旁邊的哲學之道(瘋了,剛攀完山還走這路)。從銀閣寺走到南禪寺,是常走的路(這路我走過多次,在櫻花時節逛過,在還是冬天的二月跟莎莉一起也逛過)。路過よ—じや的分店,被那庭園吸引而進去。這店我以前也逛過,那庭園從沒留下深刻印象,大概是季節、心情不同的緣故吧。 店內有一家茶室,今天我有空,又沒甚麼人輪候(又一次為京都遊客之少而感到稀奇),便也一試。真是美妙的體驗,雅緻清靜的和室(就是滿座也不噪吵),優美的園景,價格合理又美味的茶點,舒適的空調,親切的服務,還有,准許拍照。好~~~開心。強烈推薦。(以前去過一些寺院,在庭園前也有茶點招待,可是舒適程度和味道都不能相比,而且又不准拍照。)    走完這路,一天的節目又結束了。很滿足。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漫步東山。素晴らしい。

今天早上出門,下午兩點多才到達關西機場,四點多才到達京都,雖然一切都非常順利,然而飛日本還是得花那麼多的時間。 在旅館安頓好,出來已經五點多,雖然日光仍然充沛,但大部份旅遊點其實都已關門(就是仍開門我也多數沒興趣),只有清水寺還仍開着,於是決定去清水寺。 從來都是乘公車去清水寺的,可是這次細看資料,才發現那裏離京都站不遠(不過說不遠也只是相對而言而已),所以決定走路過去。 如是我開始漫步東山。 從旅館出發,先往東行至河原町通轉北行至五条通,再沿五条通和五条坂東行至清水寺。跟以往一樣,我選擇從茶碗坂上山。走到寺門是六時左右,其實還是可以進去的(寺門外也有人在招呼遊人趕快進去),但離關門只有半小時,實在太倉猝,而且還得付款(有一次我去維也納一個博物館,也是臨關門才去到,人家就讓我免費進場),況且我也去過好幾次,所以只在四周看看。 在寺門遠望東山的樹木,真是漂亮,叫人心往神馳。  沒有甚麼事可做,決定走路去祇園。這也是以前走過多次的路,途經三年坂、二年坂、高台寺、円山公園和八坂神社(題外話:三年坂又叫產寧坂,清水寺前也有坡路叫泰產阪,可見生孩子多不容易。這些路標的漢字也沒有標準化,時而用阪,時而用坂,看起來以前寫字本來就比較自由寬鬆。),路走慣了,看到有些混亂的指示(例如所謂向左、向右),也沒有盡信、也不會迷路。不過京都是一副棋盤格局,本來就不易迷路。 這一路走去,太陽漸漸下山、暮色漸合,商店都關門了,遊人稀少,氣溫下降,吹起涼風,好舒服自在,但也覺得有點新奇:沒有怎麼見過這區這麼冷清的樣子……(記得有一次夜遊清水寺賞櫻,那種人山人海的熱鬧……) 七點多到了祇園,在一家小館子吃了個烏冬,不難吃,但有點貴。還不算晚,我卻已是最後一個客人。祇園的許多商店已經關門,街上行人也不多。很多人都悉心打扮,有穿西裝的男子、穿和服的、yukata 的、俗氣的曳地長裙的。走過一家咖啡店,靠窗的位置竟然坐着一個穿着白和服搖着紅扇(!)的單身男子(我猜那是表現的裝扮吧)。我對藝伎沒甚麼好奇,沒再逛花見小路。 沿着四条通走到河原町通,這一帶晚上一貫地熱鬧。突然決定沿着河原町通走回旅館(雖然沒甚麼信心,說到底是從四条走到差不多七条,差不多三個地鐵站的距離)。一拐進河原町通就看見一家藥房,裏面的化妝品、護膚品大都打七折,是日本價錢打七折喔,連飲品都大打折扣,好~~~便宜啊。買了一些我會用的東西,好~~~高興啊。高興得衝勁十足地走回旅館。 這樣子走了幾個小時的路,對於健步如飛的人來說大概只是小兒科,可是對我此等天天坐在辦公室的人,那實在不太簡單。邊走邊想,右邊腰後治療腎石的疼痛已經消失,可是右足踝卻仍然不行,走多了會痛,不能太用力。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物理

在醫院量體重,量出52公斤,有點訝異。其實52公斤基本上是我的下限(上限大概是56公斤左右),成年後大概就是這個重量,冬季時重一點,夏季時輕一點,自動調節。有一次異常地消瘦,也輕不過50公斤,但臉已尖得厲害。 這次教我訝異的是,我一點都不覺得自己已消減到52公斤,感覺上仍然相當肥胖。 今天對着鏡子端詳自己的模樣好一會,終於想出了個所以然。這就是……質量雖然沒變,但因為密度變低了,體積自然增加。 我對於能從這麼科學化的角度解釋自己的體型,有那麼一點點的沾沾自喜。午飯時急不及待地告訴姬莉斯,而她的情況剛好相反,體積不變,然而密度增加,質量自然也高。 呵呵呵。小時候學的物理還挺有用的。啊說起來用地心吸力也可以解釋不少的狀況呀。 密度減低,好一個委婉的說法,哈哈哈。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薄扶林

通常我把這三個字唸成"博父林",可能因為讀音變了,便感受不到文字的美感。昨天去瑪麗醫院,看到路牌上寫着"薄扶林道",再配上四周樹木扶疏的景色,這才覺得這名字真漂亮啊。 到醫院去乘的是的士,路上景色看得挺清楚的。在薄扶林道上看到一個歡迎蒞臨南區的標誌,不大不小的吃了一驚:因爲我總是認為薄扶林在半山區,從來沒想過是在南區。 回程的時候乘的是專線小巴,途經的地區對我來說極度陌生。沿路有海景,可以看到南丫島發電廠的煙囪。接着經過的西環、西營盤和上環都是一些完全沒有印象的地方。我常想電車路沿線的地方我都認識,可是在西環的電車軌前,我頓時感到太高估自己了。弟弟曾說,怎麼我去過世界上這麼多地方,卻連屯門都沒去過。說得真對。我住在香港島一個這麼小的地方,可是說得上熟悉的,也只是東區至中區而已。 至於瑪麗醫院,可以說幾乎完全沒印象。我記得我上中學的時候去過一次,目的是參加園遊會(!),因為姊姊當時是那裏的護士學生,我還記得她穿的是紅色的制服。在那次園遊會我得到一份花王的洗髮水贈品,內有一份護髮素,而那就是我第一次使用的護髮素。大概是護髮素的效果太神奇了,印象不成比例地異常深刻。呵呵。 瑪麗醫院相當大,我又不熟悉,花了不少功夫才找到自己的病房。說起來,因為上大學時在那裏打工的緣故,我較熟識的醫院反而是沙田的威爾斯親王醫院和灣仔的港安醫院;其次就是東區醫院和律敦治醫院。 這次去瑪麗醫院當然不是為了參加園遊會,不過也是人生第一次入院,第一次穿病人服,第一次扣上病人的手環,也挺有意思。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