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6

萬世巨星

在羅馬看萬世巨星(Jesus Christ Superstar),是這次公演的最後一場。我多年前第一次看這音樂劇是在布拉格,是用捷克語演出的,第二次看是在倫敦。今次在羅馬一看到海報,心想捷克語也沒問題,意大利語當然沒問題。後來看清楚是英語演出,那更好。唯一讓我躊躇的是演耶穌的演員正是萬世巨星電影的主角 Ted Neeley,換句話說年紀很大,未必識合演三十多歲的角色。 想不到這麽老舊的劇目仍然滿座,觀眾中也不乏年輕人。羅馬觀眾不會因為台上在演戲而安靜下來,我旁邊的男女評論有之、討論有之,有時還輕哼幾句。唉。。。但觀眾是真的投入,台上在唱和撒那(hosanna),台下也跟着唱起來,挺有氣氛。 其實我是真心喜歡萬世巨星的,覺得它寫得好,很感人,家裏有CD,在布拉格看時的場刊我還留着。只是我從來沒有看過那電影,大概該找來看看。至於羅馬這個演出,製作不錯,但主角真的欠缺活力,聲音也太蒼老了。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早餐

啱啱食早餐同屋主傾偈,話我今日會去梵蒂岡博物館。渠問既然去過點解仲去,我話無嘢好做而且今日去唔使錢。跟住渠講咗好多地方名出來,但我都去過哂咁滯。然後渠話,咁你去梵蒂岡啦!實大排長龍! 然後渠講香港嘅問題,話係小問題啦,呢個世界周圍都有好多問題。渠講意大利嘅問題,不外乎人口老化高稅率(渠話80%退休人士、75%稅率),賺埋唔夠交稅,夫妻雙職無錢無時間精力生仔,於是人口更加老化,惡性循環。我話請個菲傭就得啦,渠話渠係意大利人,無理由畀菲律賓人照顧渠個仔。咁無符。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害怕

在翡冷翠大教堂旁每天都停着一輛寫着Operazione Strade Sicure 的吉普車,教堂與洗禮堂中間每天都有大概6個穿迷彩服持大機關槍的軍人站崗,至於其他角落還有多少這些人我沒留意。現在在羅馬搭地鐵,經過梵蒂岡,當然也會看到這些拿着大機關槍的人。我想:他們是做個樣罷了,難道有事發生時他們真的開槍掃射嗎? 但除了翡冷翠和羅馬這種重鎮,我在Pontedera 火車站也見到他們的蹤影。我不知道為何他們需要在那裏,但我見到其中一個大塊頭軍人在樓梯頂擋住一個瘦小黑人女子的去路,着她下樓梯到一隻緝毒犬那裏讓那狗嗅嗅。我若是那女子看到橫在面前的機關槍定會很害怕。讓大家害怕,這就是恐怖主義吧?有了這些拿着機關槍的人,大街上就安全了嗎?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警鐘

沒事好做,只好逛 Uffizi:淡季的頂級博物館是很可愛的。差不多同時進館的還有兩個韓國女孩,她們所到之處警鐘經常響起,但又沒有人鬧事,警鐘響一會也就停了。然後我進一個房間看畫,那兩個韓國女孩接着進來,警鐘又響起來。我抬頭,看到那兩個女孩四處張望,顯然覺得警鐘常響不太正常。其中一個女孩的手還指着我正在看的畫,我指指她的手,她們終於明白為何警鐘會響了。她垂手,警鐘便停了,之後也沒再響起來。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翡冷翠

我住在翡冷翠大教堂旁,酒店名字就直接叫 Hotel Duomo,窗外就是美麗得讓人“嘩嘩”連聲的Duomo。一月天氣寒冷,我又一直抱恙,總好不起來,於是幾乎一半時間呆在暖氣十足的房間裏休息。晚上百無聊賴就坐在窗邊往下望,人們在大教堂旁走過,許多人手中都有一發光物體,我倒是要想了幾秒,才想起那是手機。現代人沒有手機大概是活不下去的吧。 奇怪的是,過去幾天香港竟然跟翡冷翠一樣寒冷,甚至更冷,但香港是沒有暖氣設備的。我要是留在香港,又冷、又沒暖氣、又要工作,要這病好起來是更難了。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女總統

中華民國選出女總統! A female president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六百多萬票的總統!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BNO

昨天上網為已過期12年的英國國民(海外)護照辦續期,朋友問為甚麽,是為了方便旅行嗎?我答:方便逃難。 其實為過期證件續期是正常不過的事。之所以12年來都沒有辦,除了懶惰和捨不得花那錢,最主要的原因是那個必須英國公民countersign 的要求。我並不認識英國公民可以替我簽名,於是一拖就12年。最近終於得到一位有英國護照的同事同意為我簽名,這才申請,豈料原來這個要求已經大大地放寬了。 促使我申請續期的直接原因其實與國籍和旅遊全無關係(實情是因為那100多英鎊申請費的信用卡簽賬可讓我得到HSBC的回贈優惠),但近期本地的形勢當然也是有影響的。既然共產黨不掩飾大陸人在香港執法,那麽他們毀了一國兩制、滅了特區護照也並非那麽難以想像的事。雖然英國早已明言不會保護我們這類人,但多一個護照始終多一個機會,而且以往的個案顯示,雖然英國本身不讓我們有居留權,一些歐洲國家還是承認這個英國國籍的,若有變故,或許就要靠這個護照找尋容身之所。當然啦,日後如英國退出歐盟,那也是沒辦法的事。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