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2

Hotel reviews

Before I book hotels for my travels I usually read other travellers’ reviews on the internet.  So after staying in a hotel I usually contribute my review hoping that it would be helpful to others.  Posting them on tripadvisor i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Aleppo

不久之前在電視上看到一齣關於敍利亞的旅遊節目(大概是Globe Trekker吧),裏面提到的Aleppo色彩繽紛、饒有趣味,教人嚮往。當時心想利比亞也去過了,將來大可也到敍利亞一遊。但昨晚看到60分鐘時事雜誌裏的Aleppo已是一片頽垣敗瓦,戰爭把一個美麗的城市化為焦土,十分唏噓。但願戰鬥早日結束,人民可以休養生息,再把城市像Dubrovnik般重建起來,過太平安穩的日子。讓中東這些歷史悠久的名城重鎮毀於戰火,也實在可惜。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在Schiphol機場寄存行李

計算錯誤,太早到達機場,國泰的櫃檯還沒開始運作,無法把行李托運,於是找行李寄存處。 我在機場的到境層來來回回走了好幾次,才找到在地庫角落的寄存處。那裏的職員說我只寄存一會兒,應該用自動貯物櫃,比較便宜。這很合理,問題是貯物櫃不接受任何現金,只接受信用卡和提款卡。我看着感到很生氣,這完全不便民嘛。怎麼就假設人人都有銀行卡、又能用於荷蘭的系統呢!? 我用Visa卡和萬事達卡付款,都不成功,最後只好用美國運通卡付款,情況就像上一次在網上買法國火車票一樣。我認為無法使用可能與卡上晶片的兼容性有關,運通卡科技低得只有磁帶沒有晶片,所以名符其實要刷卡,但卻行得通。 好不容易寄存了行李,轉身見到一群成人高度、孩子樣貌的男生,說要請我幫忙,因為他們沒有銀行卡,無法寄存行李(你看你看,這安排對旅客多不友善)。我見他們一行六七人行李一大堆,起初拒絕。到底是孩子,他們竟問我為何不願意幫助。真箇是當頭棒喝,為何我不願意幫他們呢?大概是因為防人之心不可無吧。 於是我說我只會替他們刷卡一次,讓他們把所有行李全放進一個大櫃內,然後幫他們刷卡鎖上,他們也把現金給我。我想如果他們藏毒或藏械,我就麻煩了。只接受信用卡大概與實名制差不多,是為了保安防恐吧。 另,因為實在有太多空閒時間,終於有機會一看機場內的Rijksmuseum分館,還可以,不錯。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A Royal Affair

大愛A Royal Affair裏的Mads Mikkelsen。以前看過他演的英語和法語電影,只覺他相貌讓人難忘,好看、但特別(顴骨太高了)。我在兩程長途飛機上已把這電影看了兩次,也推薦即將出國的朋友在飛機上看,今天我回家時也可能再看一遍。 我看完了才知道這戲在柏林得了兩個獎。我在比利時的時候這電影正在上映,台灣則在10月12日上映,不知會不會在香港上映呢?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UCuriTe2JI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在隱士廬遇到梵高·海牙·車票·等等

九月時匆匆遊過聖彼得堡的隱士廬,兩個小時左右只能走馬看花。來到阿姆斯特丹後發現原來隱士廬在此間開了分號,那當然不能錯過。豈料碰巧梵高美術館從九月起閉館維修,展品暫遷往隱士廬,兩館合併,魅力沒法擋:排隊進館的人龍相當嚇人(但仍遠比不上梵蒂崗和羅浮宮)。這正是我的博物館卡發揮威力的時候,我持卡輕鬆地越過人龍迅速進館。開心。 我本來不是為梵高而來(阿姆斯特丹的梵高美術館和Kröller-Müller Museum我都早已遊過),但人家安排了展覽,但看無妨。為配合梵高,隱士廬又同時安排了印象派的展覽,也饒有趣味。 以上是昨天的事。 今天到海牙去逛。我上一次到海牙已是十多年前的事,對此城無甚印象。今次又沒甚麽準備,到埗後茫無頭緒。想參觀的Mauritshuis閉館維修,展品也是遷移到另一叫Gemeentemuseum的博物館。我本無打算看Gemeentemuseum ,現在只好走這一趟。在電車站細讀路線時,一個下車的男子遞給我一張用過但仍未失效的車票,我接了就跳上車。這種事我在阿姆斯特丹也遇過,但上次沒有要。把仍有用的車票給有需要的人,真是好習慣。 不知為何,覺得這次荷蘭之遊不太愉快。作為一個遊客,我接觸的人/事不外是與旅遊局、公共交通、博物館和酒店食肆有關。此間的旅遊局真的不敢恭維,之前已說過了。公交卡那個複雜,也比較難接受。阿姆斯特丹和海牙的車站都像工地一樣,而且連鄰近的街道圖都欠奉。要地圖要收費,上廁所要收費(中央圖書館),光顧了食肆後上廁所仍要收費(中央圖書館頂樓 La Place),在圖書館上網也要錢,我始終沒遇過提供免費wifi的公眾場所,想來想去就覺得這裏小家子氣。幸好酒店提供的免費地圖還能用,博物館也有洗手間。我在安特衛普、布魯日和布魯塞爾都感到舒適自在(雖然布魯塞爾有些車站也挺嚇人),覺得比利時人相當大方有禮、歡迎遊客,勝於荷蘭。不過荷蘭人一般還是相當親切的,我問路時都會盡量回答,更有不浪費有用的車票的好習慣。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阿姆斯特丹

雖然以前來過荷蘭幾次,但初抵阿姆斯特丹仍覺很迷茫。中央車站看起來有點混亂,旅遊局的職員並不見得很能幫忙,在兩家不同的詢問處問關於博物館卡的資料,想要甚麽都說沒有,因為他們不賣博物館卡,他們似乎認為告訴旅客“我不知道”並無不妥。我住的酒店不在市中心,也讓我更感混亂。後來找到酒店,乘搭了火車、巴士和電車,逛了半家博物館,這才感到比較自在。 旅遊局大推的 IAmsterdam 卡包括免費市內交通、免費遊船和免費參觀一些博物館,但重量級的Rijksmusuem 和 Anne Frank Huis 等卻不包括在內。我從來都不太愛乘船,所以買了有效一年全國通用的博物館卡,另買交通卡,費用其實差不多,但卻更稱心。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Magritte

由於鐵路工人罷工,布魯塞爾皇家藝術館一部份關門了,今天只看了Rene Magritte美術館,卻發覺自己大概誤會了。 以前在威尼斯的古根漢美術館看過他的The Empire of Lights,很是喜歡,印象深刻;這次看他的專題展覽,卻覺得不外如是,雖然仍然喜歡那些藍天白雲夜色樹影街燈,但似乎也就僅此而已,覺得整體有點膚淺,教我有點失望(可能就像他那幅Great Expectations 的名字一般,期望太高了點)。也可能是我不太沒明白他的作品吧。 但後來在禮品店看明信片,大愛那兩幅蒙頭的愛人,只是其中一幅在坎培拉,大概親眼看到真品的機會很低吧。

Posted in 隨想, 旅行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