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1

Longchamp

喜歡Longchamp,包包中大概最多就是這品牌,就是覺得它實用,同一款背囊用破了又再買。因為減價剛才又買了一個,是那款至愛背囊的男裝版本。 至於女人為何需要那麼多手袋,這大概是宇宙其中一個不解之謎吧。哈。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誠明

收到一封信,第一眼看到的是信封上“誠明”兩字,有一陣難以言喻的感覺(“誠明?新亞?信?”),想起那是新亞校訓,然後才看到書院的名字。這麽厚厚的一封信,卻是來募捐的(不然這年頭還有誰寫信)。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意大利之旅

昨天回到香港,結束了兩個星期的意大利旅程。去的地方包括Bologna, Ravenna, Modena, Parma, Ferrara, Venice, Urbino, Pesaro, Lecce, Ostuni, Bari,  Alberobello, Matera, Rome, 和 Spoleto.  旅途中寫了一點筆記,載錄如下。 30.4.2011 – 火車 這次旅程幾乎不停搭火車,頗有體會(雖然我在歐洲搭火車的經驗很豐富)。不知這是常態還是碰巧,我乘的列車通常都很客滿。無論是高級的紅、白、銀飛箭快車、普通的意國歐洲之星、還是地區性的慢車,乘客少的不常遇到。而意國人似乎已很習慣使用互聯網購票,就以我對面和左右的七人為例,連我在內有四人(50%)使用電子車票。這大概跟網上購票的折扣有很大的關係吧。我這次不算太早買票,不過有些車票仍然省了20歐羅左右。 意國人似乎總是喜歡談話聊天,讓他們安靜大概不太容易。記得上次在法國乘TGV來回諾曼第和巴黎(那車票也是網上預購的,買得早,只19歐羅,極便宜),看到列車上有靜音標誌(見圖),覺得真是德政。更別提日本人連在地鐵都不講電話。意大利人才不講究這套。有時候前後左右都有人在講電話,還不是靜靜地講,而是像在家裏一般高興又興奮地談天。好像現在坐在我身邊的一對男女就各自手持一個電話在起勁地聊,我既聽不懂耳裏又塞了播音樂的耳筒,還覺得難受,旁邊聽得懂的乘客被逼在密閉的空間聽別人高聲談話,不知感覺如何。 我去的地方都是旅遊書上看到的,可是有些地方的火車站不知為何人跡罕至(貌似)。好像有天(是假日)去了Bari附近的Polignano a Mare和Torre a Mare,車站一貫地設在新城,如常地沒甚麼地圖啊指示啊的,P鎮還好,有人一同下車,旅遊書也清楚地說明路該怎麼走,故並沒怎麼迷路。只是P鎮的火車站既無售票員,自動售票機也是壞的,離開時得主動向車上檢票的買票。至於T鎮火車站那冷清更嚇人,偌大的車站只見我跟另一位一同下車的女孩,女孩不敢隨處走動,打電話讓朋友來接,眼睛看着我在找出口(連車站出口在哪兒都得找,可見多缺乏指示)。她的朋友來接她,我才知道出口在哪兒。朋友問她幹嗎站在路軌旁等,她說不知出口在哪兒,朋友指着出口旁的標誌說:瞧,出口。我沒有直接跟着他們離開,出了站門才發覺前面的大閘鎖了,花了十分鐘走來走去才搞懂怎麼出去,再花了許久舉頭張望決定該往哪個方向走,路上有車,可是沒有人。那十多二十分鐘好難熬,好害怕,是真的人生路不熟(其實沒有人),搞不懂去路,也沒有回去的車。通常在這種情況下,我就會問自己這是何苦來,弄得自己那麼害怕。而那天是假日,T鎮裏其實遊人不少,大概意大利人在假日都不怎麼乘火車的吧,有一些私鐵(像FSE)假日時火車是停駛的。T鎮那段路,其實認得路的話只須走五分鐘,當然路上沒人,單身一人怕不怕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後來發覺車務室內是有職員的,不過那已是後話。) 意大利的火車有一個不小的缺點,就是缺少放行李的空間,舊的列車尤其如是,行李架都在頭頂,而我對於把沉重的大行李高舉過頭放上去從來都無能為力,若沒有人幫助,那就只好把它放在通道,而其實跟我情況相若的女士看來不在少數。現在的新列車已有改善,在椅背有空間可放行李,實在功德無量。 我們現在習慣了電子顯示牌,已經忘記了以前的火車是怎樣運作的了。在Bari乘搭私鐵FAL去Matera,赫然發現職員以人手改掛在陳舊和滿布塗鴉的車廂外的列車目的地牌(見圖),彷如時光倒流。對這公司而言,人手大概比更新列車更划算吧。(提起現在習慣活在電子化的環境裏,我在Lecce和Bari上網都遇到點困難,感到相當不方便。這才記起以前沒有互聯網和手提電腦我也一樣在歐洲旅行,不見得日子就過不了。) 29.4.2011 波蘭人入侵羅馬。 28.4.2011 I visited the new MAXXI (great name, grea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