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6

風扇

前晚睡房嘅風扇壞咗,響無空調嘅情況下渡過咗悶熱嘅一晚(實情係我唔記得咗間房其實係有冷氣嘅),尋晚去買風扇。我用咗tower fans 好多年,但唔知點解尋晚揀咗部傳統大圓頭一隻腳嘅風扇,大概同個品牌(Tefal)同價錢(六百幾)有關。買完自己托返屋企,老實講唔算重而且唔係行好耐,不過我年老力衰,都幾用力。之後重要砌把風扇出來,但其實我自己照顧自己咁多年,砌傢俬同電器都幾叻,而且細個時經常洗風扇,對構造相當了解。於是攞哂啲配件出來就開始砌,由底砌起,雖然見唔到說明書覺得有啲奇怪,但完全無難度。最後裝個大頭,先發覺說明書夾響入面,但我都已經砌好嘞。 夜晚開住新風扇瞓覺,果然風力強勁超級寧靜,幸福指數飆升。日日營營役役勞勞碌碌,呢類小確幸其實好重要。新風扇有遙控器,但只可以控制開關同風力,風扇頭嘅轉動要靠最傳統嘅人手機械式開關,我覺得奇怪,唔知呢個係因為Tefal 設計落後,抑或係出於對傳統大頭風扇嘅安全考慮。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Happy Hours

六點半響灣仔海傍開完會,唔係放假而太陽未落山我竟然有自由時間,簡直唔知點算。於是去會展設計廊逛咗幾十分鐘,七點二,都只係七點二! 於是去六國飯店飲酒,呢間酒店嘅cheap wine 咁多年都無乜點加價,飲完一杯再要多杯,離開時都只係八點二。八點二!嘩。於是去買六合彩,去馬莎買減價食品,咁多自由時間,實在太開心嘞。雖然可能已經有好多公司嘅電郵等住我,但你諗吓一條殭屍突然發覺自己可以日間響戶外行走會幾興奮,就大概明白我嘅心情。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The Flame

我不常在晚上上街。今天晚上看完電影離開時代廣場時看到有一隊樂隊在街頭表演,相當動聽,於是駐足觀看。這樂隊我認得,是The Flame(還有 Central Corner),上一次我晚上看完 “Birdman” 經過同一地點也看過The Flame 的表演,印象深刻。那次我聽他們唱了一首“無盡”。“無盡”本身十分動聽,難度也高,他們也唱得挺好。今天我也點了“無盡”,他們也欣然唱了。然後換一位女孩唱。她問“要聽英文歌嗎?”,掌聲熱烈。“廣東話?”,大家鼓掌;“普通話?”,沒有反應。接着她唱了”Someone Like You” 和 “Pricetag”,歌唱得不錯,互動程度高,全場都很享受,氣氛熱烈。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披麻戴孝 2 (Day 2)

今天是母親喪禮的第二天,只來了三位表姐,他們連續兩天到來,十分有心。本來一位是姨表兩位是姑表,互相並無交往,但仍可以聊起來。姑表的兩位表姐一直留下來,跟我們上山去了火葬場,最後還留下吃午飯。席間我亮出我祖父(即她們外祖父)的照片,照片中人穿着體面好看的淺色西裝斜紋領帶對着鏡頭微笑,大家驚為天人,對於有這麽一位英俊多金(我們都知道他在當時的上流社會走動)的祖先半信半疑。但表姐們脫口就能說出祖父的名字,看來他仍存在於大家的記憶中。表姐向我要了照片,說要讓她媽瞧瞧,看老人家是否能認出自己的父親。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披麻戴孝 2

母親喪禮,我全身素黑,拒絕穿上不合身的白衣白褲,但披麻戴孝仍不能免。其餘就像是重演一次父親的喪禮:父母一輩兄弟姊妹眾多,於是我們有許多表親,許多人來致祭,送來許多許多的花牌,加上姊弟的親友,靈堂太小,座位不夠。道佛融合的儀式,教人摸不着頭腦。誦經加上噹噹喳喳和燒香,不到兩小時我已開始頭痛。但幸好現在的儀式越發簡化,不到晚上九時已完事。挨過明天的儀式,喪事就算完結。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Caravaggio

朋友身在意大利,我早上醒來而他又未睡覺時會透過WhatsApp 談天。他在羅馬,說他看了一個關於Caravaggio 的多媒體展覽,喜歡得很,獲益良多。於是我說Napoli 山上的美術館有一幅卡先生的畫,最為動人,又着他到羅馬的法國 National Church,那兒也有卡先生的名畫。友人說他的其他親友都不愛看畫不談藝術,只我有興趣談。於是清晨5時我跟在遠方的朋友聊17世紀的意大利名畫。呵欠。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1985

剛看了愛爾蘭電影 Sing Street (港譯“初戀無限Jam”),真是讓人愉快的電影,我覺得比起用大明星演的 Begin Again 更好看,讓人想起當年的Once。1985年,還不是家家(別說人人)都有電話的年代。15歲少年的成長和大人的生活同樣地不容易。Duran Duran和Spandau Ballet 的歌曲也是我少年回憶的一部分。真窩心。 直到今天,Once原聲唱片的所有歌曲都在我的手機內,隨身攜帶。Begin Again 的也是全套齊備。 (今日睇戲,飲咗支霸王橙汁。事緣我買個有叉燒包燒賣橙汁嘅套餐,廿文。啲工作人員check過重有最後一個叉燒包,然後先收錢。我攞咗橙汁,渠哋話會送啲食物去我個位。我入場之後見到有人攞住叉燒包入場,都打定輸數。睇緊戲時有個人來到我身邊解釋叉燒包不見了嘅原因,我話睇緊戲,唔啋渠。終於我無嘢食,散場時啲人畀返廿文我,即係橙汁免費。)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