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6

又忘了記下的一些小事

其一。在巴薩隆拿的舊城看見不止一個賣藝人用一種好像反轉的鑊的樂器表演,音色奇特。 其二。在離開畢爾包前的黃昏,我跑到電車總站附近的家樂福去買水。那裏比較遠,估計並無遊客,店裏也有點髒亂,架上連被喝了半瓶的水也有,我光顧也只是因為那兒的東西便宜。揀了一瓶礦泉水,正要去付款,忽然有人拍我的手臂。我回頭一看,是兩個長得比我還高的少年(身型高大但滿臉孩子氣),拿着酒和汽水,向我說話。我當時想,不知是民風純樸還是小孩子百無禁忌,怎麼毛手毛腳的,他們就不怕我嚷非禮。我當然不知他們說甚麼,用英語說了我不明白,就往收銀處走去。 排隊付款時,百無聊賴地看收銀處的告示,不知怎的竟能看得懂,立刻就明白那兩個未成年的孩子是央我替他們買酒。我正在嘆息歲月不饒人,遠離青春期的我已難以理解少年維特們的煩惱,發覺那兩個孩子就在我後面排隊,又拿着那瓶不知是gin、rum 還是vodka 的透明的酒來跟我說話,而我仍然推說聽不懂(真的聽不懂嘛)。我付款的時候,收銀員微笑着問了他們一句話,他們掩飾尷尬般大笑地答了一句,然後便到別處排隊去了。 雖然我一句西班牙語都聽不懂,但我想我猜的八九不離十。他們總不會是對我說:"今晚我們開party,有酒,你要不要來?"吧。我不明白的是為甚麼要問我。超市內滿是大人,只我一個東方面孔明顯是外國人,還問了兩次,像吃定了我的樣子。 其三。希斯路機場的東西貴得嚇死人。我回程轉機的接駁時間短,安檢又費時,差不多起飛時間才進到候機區。通常我會到貴賓室去免費吃喝和拿點礦泉水,但這次時間所限,便想隨便買些水便上機。可是一看價錢便覺得"隨便"不得。500毫升的水要1.2+英磅,看來也差不多貴絕人寰了。只得飛身趕上貴賓室(橫豎免費),灌了兩杯水,再盛了一瓶,便即上機(不過那貴賓室的設施和食品本也乏善足陳就是了)。剩下的歐元零錢我大多數捐了給UNICEF,我覺得這比讓機場的無良商人賺了去有意義點兒。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十月十七日 – 巴薩隆拿

今天是旅程最後一日。 早上去Casa Mila,這麼早仍然要排隊。再看一次已沒有了上次的興奮。 然後去Palau Musica Cataluna,但參觀的門票竟然售罄,教我不得其門而入。於是只好在大堂留連,看看美麗的裝潢。大堂有一家很得體的酒吧,放着令人垂涎的pintxos,我要了5件,還有酒和水,付了十多歐元,我想一定是買貴了。但是那pintxos實在好吃,環境又好,我吃得開心舒適,值! 上機前還有時間,沒事可做只好不情不願地去畢加索美術館消磨時間。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十月十六日 – 巴薩隆拿

昨天乘Vueling的早機到巴薩隆拿,所以5時多便離開旅館。以為外面很冷,卻不是。以為外面會很靜,也不是。街上行人不少,尤其是徹夜遊玩者。 由於太早起牀,到達巴薩隆拿後有點精神恍惚,便隨便走走La Rambla,逛逛舊城,又去看了一個我覺得很沉悶的城市歷史博物館。 下午去Park Guell。Park Guell仍然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只是我已沒有了初遊此地時的興奮。 不知怎的,到巴薩隆拿總是像向高地的作品朝聖一般。今天先到Casa Batllo去。入場費竟然要16.5歐元,貴得把我嚇了一跳。這地方近年才開放,我上次雖然來過,但只能在外面拍照。室內很美麗,看得很開心。 本來接着便想到附近的Casa Mila去,但看到外面的人龍我便立刻打退堂鼓,改去La Rambla的Liceu Theatre,購票參觀劇院還送一隻歌劇DVD呢。劇院其實是一般傳統的金碧輝煌正式歌劇院,有五、六層的廂座。參觀的導遊說要記錄參觀者的國籍,於是大家自動報上,有從德國、波蘭、智利、意大利來的,團中有一對東方母女說是日本人,導遊聽了之後便不再問我的國籍,自動把我當成日本人,氣死我。於是我說我是香港人,導遊應了,但我猜她回去還是會把我當成日本人,因為他們大概都以為香港在日本。   下午去聖家教堂。教堂裏仍然是一片工地,只是看起來比我多年前來時好像蓋得多了。我想,以今天的科技,既然無須平整土地,為甚麼建一所教堂要建那麼久?是要時間研究如何把大師的設計化為實物嗎?是財力資金的問題嗎?是用料的問題嗎(石頭比對鋼筋水泥)?是人力效率的問題嗎?而到2020年建成時,人們還需要它嗎? 這樣逛來逛去竟然就沒有時間乘升降機上去上面看。我不記得上次我有沒有上去(我猜沒有),不過沒所謂啦。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十月十四日 – 畢爾包

今天計劃留在畢爾包市內。差不多九時才離開酒店,可是這城市好像還沒醒過來。氣溫只有12度,空氣冷冽,行人稀少。吃過早餐,安步當車踱到這裏的藝術館,竟然還沒到十時,還沒開門。太冷、站着等不是辦法,於是走到附近的古根漢去。 記得聽說那火焰噴泉會在開館時運作,所以想去照幅相片,但是到了十時卻沒有火焰、只有噴霧,於是拍了些噴霧照,便要離開。忽然後面有一個女人自言自語般用英語說:入口在哪兒?我回頭一看,見是一個戴着大墨鏡、穿着大衣(這溫度確實可以穿大衣)、打扮優雅的金髮女人。說英語的女人,太好了。我答:在另一邊。她指着博物館說:這是用甚麼造的?嘩,我想,前天聽的audio guide還不派上用場?我答:是titanium。她說:是甚麼?我想:不會不知道是甚麼吧。我家裏還有一個鈦造的浪琴錶呢。我解釋:是造飛機的金屬,下面那些應該是石頭。她說她今晚要來這兒(我猜是約了人在這兒的餐廳用餐吧),不知車會停在哪兒。這個我可不懂回答。然後她說:我往在安達露西亞,這裏就像是另一個國家一樣。我說:那邊好像有三十度。她說:噢,熱得沸騰。我說:語言也不同。她同意。我正要跟這個女子踱到博物館的入口,忽然看見上面有一個男子向我們猛打手勢。那人原來想叫我,問我要一些我本地的硬幣。正好我帶着一個香港的二元硬幣(當你不須要它時,二元根本不是錢),便給了他。我想不到他到底有甚麼目的,只能把他看作喜歡收藏外地錢幣的吧。回頭已看見他向其他遊客要錢。 那藝術館嘛,後來是去了。不差,但也不是很好。牆上有些畫不見了,原來是巡迴展覽去了,第一個站就是沙拉曼加(就是我開始時看的那個畫展了)。 有人說古根漢餐廳的套餐很好,Lonely Planet也是這麼說。我去參觀那天餐廳滿座,今天既然在附近,便又走過去碰碰運氣。相當順利,可惜因為今天是周末,本來14歐元的餐要收18.4歐元。但我覺得無論其用餐環境、服務、食物質量都值這個價錢。套餐包括水和酒,我兩樣都要,於是送來了一瓶750毫升的紅酒和一瓶920毫升的水(這份量每桌都一樣,不過我這桌只我一個人)。我喜歡喝酒,一個人喝了半瓶;可是酒量不佳,飯後並無信心能站起來。到洗手間一照鏡,兩頰都紅了,醉得厲害。騰雲架霧般走到河邊,已然不支歪倒在長椅上,幾乎失去知覺,就差沒有臥倒,不然與尋常醉漢無異。過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才能張開眼睛。簡直是人家出酒我出命嘛。可笑極了。 畢爾包的治安不壞嘛,一個醉婦倒在河邊也沒有被洗劫一空(說笑而已,光天化日人來人往狗來狗往怎麼會)。 我記得上一次我在巴薩隆拿的麥當勞喝了一杯啤酒,立刻便要回酒店休息。另外一次參觀啤酒廠(應該是荷蘭的喜力),好高興好高興喝多了,接着又是要立即睡覺。想起來,其實是前科纍纍。不過也有點長進,現在只喝一杯是不會醉的。。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十月十三日 – 畢爾包

昨天早上7時多離開酒店到機場,完全是晚間的天色,感覺奇怪。到達畢爾包時天陰,晚一點更下起雨來。大概是假期吧,畢爾包市面十分冷清,旅遊諮詢處也關了門,連一幅地圖都取不到。我又不願帶着厚厚的旅遊書,以致竟然無法去到古根漢博物館,心情極差。尋找旅遊諮詢處時在冷清的舊城轉來轉去,不經意轉進了Plaza Nueva,裏面的酒吧食肆竟然擠得水洩不通,嚇了一跳。終於找到一所關了門的旅遊諮詢處,向守衞借到一張地圖看,這才去得到那博物館。 博物館的建築世界聞名,果然很特別,正門的花花狗狗更教人一見傾心。展品嘛,大概有人喜歡有人不喜歡吧。 晚上進行第二回紅酒測試。走進旅館樓下的酒吧,說要red wine,酒保一臉茫然。然後我不知怎的脫口說了一句vino rosso(是甚麼語言?意大利文?),酒保ah的一聲,舉起一瓶紅酒和一瓶粉紅色的酒讓我選。酒價便宜,但沒有下酒菜,而且杯子挺髒。 今天去San Sebastian(怎譯?)。昨天問火車站的職員怎麼去,她給了我一張畢爾包的地圖(終於拿到了),又教我乘長途巴士。巴士行經多條隧道,70分鐘後到達目的地,確實又快又舒適。天清氣朗,心情愉快。 在San Sebastian除了乘纜車上下山,全程走路,走得自己都受不了。雖然穿着超級舒適的鞋子,可是大小腿、膝蓋和腰背都仍然累得要死。   我先從車站沿着河走到河口(即是海、Bay of Biscay、大西洋),海浪看起來有點驚濤拍岸之勢。再走到岬角的盡頭,再折返舊城,參觀博物館。午飯在一家老店吃。大概是我不懂點菜吧,覺得不好吃,送來的礦泉水瓶口瓶身都有污蹟,店內油煙味厲害,價錢又貴。但雖然我不喜歡,門外還有人排隊呢。 吃過飯後想乘車到另一個岬角,但又不懂,書上教人走路過去(天啊!中間有兩個大沙灘!),無奈只好照做。花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才走到,乘纜車上山逛了一回,下來後又步行回城中(有巴士,但半小時一班,又看不懂路線圖,所以沒有乘搭)。去到大教堂時已經半死狀態,走進一家舒適的酒吧,癱在吧臺上(想像在沙漠上找Perrier的廣告),用英語向酒保要紅酒和有氣礦泉水,酒保竟然一點頭就把飲料送上,第三回紅酒測試終於成功。收費便宜(不用3歐元),但是也沒有下酒菜。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十月十一日 – 聖地雅歌

好吧,我信他們是真的不懂英語的了,好吧。剛剛走進一家日落前生意很好的酒吧(喜歡它是因為它光猛,兩面落地玻璃,一點都不黑沉沉),走到吧臺向年輕清爽的侍應要紅酒。第一個女孩完全聽不懂、立刻棄權。我向第二個女孩說了三次red wine,她才恍然大悟,還拿出一枝紅酒印正她理解正確。難以置信。難道整天坐在外面露天茶座泡的遊客個個都懂說西班牙語?難以置信。(又難道是我的英語發音真的那麼差??)。 昨天來到星海聖地雅歌時天下着雨,雖不至於傾盆,但不用雨具不行。此地的火車站並沒有任何旅遊設施。我見有人在車站外等車,以為會有的士或公車,便也學着等,但原來都是等親友接載的。我只好把Goretex風衣從行李掏出來,冒雨步行上坡到舊城去。本來只須走15至20分鐘的路,我花了一個小時,一是因為要避雨,二是因為怕在雨中走錯路,頻頻停下來看地圖。 到了城裏看了看那重要的教堂,走了一圈,雨下個不停,只好回酒店休息。 來這裏當然地要細看其教堂(其實也沒有太多其他可做的事)。今天早上去參觀教堂的博物館,花了不少時間。看到了一對錢幣,博物館說是中國的,但我認為看來像是越南的,有趣。 今天是我生日,決定去參加正午的彌撒。大教堂坐滿了人,不少是全身旅行裝扮,看來是來朝聖的人,大柱旁放滿了大背囊和長手杖,彌撒有讀經、唱詩、講道、祈禱。實在很久沒有上教堂,當有人來收獻金時,我竟然有點吃驚,然後主禮的人不知說了些甚麼,人們又與身邊的人握手,忽然有人要與我握手,又讓我吃了一驚。領聖體的教眾陣容鼎盛(原來現在聖體是以威化餅沾紅酒),當然囉,很多人都是從大老遠來朝聖的。而最精采的卻是最後的搖香爐環節。大香爐懸在教堂正中的半空,上面連着滑輪。四個男人先把操控香爐的大繩解了,把香爐降下。主禮的人放入焚香,然後那四個人不知怎的就把香爐搖起來。香爐在半空中畫出一條大弧線,在教堂左右翼鞦韆般來回搖蘯。登時鎂光燈全場閃遍(真個不枉Compostela之名),除了主禮之人還在唱歌,所有人都屏息靜氣地注視着香爐,無暇唱歌。到歌唱完了,香爐也就慢慢地停下來,竟然全場響起掌聲。彌撒也就此結束。 下午天氣良好,只是清涼得緊。沿着旅遊局的步行路線走了一圈。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十月九日 – 波圖

昨天很順利地到達波圖。由於今天是星期一,博物館關門,所以昨天一安頓好便先到那現代美術館去。星期日的波圖市面死寂,幸好旅遊諮詢處還沒關門。那裏的職員教我乘207號公車到美術館,但沒有交通路線圖等資料,公車的站名又與美術館的不同。很惶恐地坐到車上,擔心不知會被載到那裏去了(後來想到最壞的情況也不過是原路折回,也就不再擔心了)。公車的總站設於一個靜靜的住宅區的小廣場上,並無附近有美術舘的跡象,也沒甚麼路標。拿着地圖分別問了一個等車的阿婆和小女孩,才知道展館就在轉角處。 這美術館白白的一座,貌不驚人。進去看到了那些四四方方又高又大的玻璃窗,還有方正實用的場地,才曉得其妙處。館的四周是一個大樹林立、綠草如茵、花香處處的園林。從館內望出窗外就似看着一幅幅風景畫一般,而且從不多角度看的風景都不同,竟讓我想起端立的畫(我並不喜歡端立的畫,覺得它們通常上面三分之二都是天空,有點欺場)。 喜歡一個巴西德裔藝術家Gego的展品,一邊看一邊想:嗯,這個可以在家裏用飲管自己造出來,那個可以用筷子造,那幅幾何圖案的我也能畫。呵呵,想是這麼想,要不是人家先造了出來,我怎會想得到。 美術館的園林也很美,很好。 黃昏回到市中心,看了一個用監獄改建免費的攝影美術館。本來還想去逛舊城,但天色已暗下來,街上行人又稀少,感覺不安全,於是到一家有Imperial字樣招牌、內裏掛着水晶燈的麥當勞吃飯,這樣又一天。 今天的計劃就是閒逛。不,是先去買了明天到星海聖地雅歌(這樣譯夠美了吧)的車票,這才閒逛。 本來想搭巴士,可是不喜歡坐下午的車,所以買了明天早上的火車票,旅程要花差不多六小時。 到那前交易所Bolsa參觀,有導遊。去到一個繪有當時與葡國有交易的國家的紋章的大廳,導遊問遊客的國藉。有人說是英國,有人說是美國,我說我來自香港。導遊接着指出英國和美國的紋章,然後向我說:對不起,日本的沒有。好心的英國人說:那中國的呢?導遊沒聽到。 看了旅遊書的介紹,在Bolsa的餐廳 O Comercial 吃午餐。原來是正式的餐廳,桌子上擺滿大大小小的玻璃杯,好精緻漂亮的地方。午餐價錢不貴,服務很好,雖然食物不算很好,但吃得很舒服,而且顧客似乎都是在Bolsa或附近工作的人,沒甚麼遊客,不吵,很安靜。 下午我逛那舊城,挺有氣氛的。但老賞說我並不太欣賞葡國那被很多人喜愛的破落感。走過大橋到河對岸去,但沒有心情參觀砵酒倉庫。然後逛市中心,看到很多店面很可愛的商店。可愛大概是因為它們樸實(說得難聽就是土氣),像小時候時的店舖。尤其是糕餅店,每次走過我就像餓鬼一樣隔着玻璃幾乎流着口涎地望着七彩繽紛的蛋糕,與七歲小孩無異(不能吃…高糖…高脂…高膽固醇…不能吃…)。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