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7

足跡

閒着無聊,把去過的國家寫下來。原來旅行了十多年,總共去過40個國家,另外途徑5個其他國家: Argentina Australia Austria Belgium Bosnia and Herzegovina (transit only) Brazil Cambodia Chile China (including Macau and Taiwan) Croatia Czech Republic Denmark Egypt Estonia Finland France Germany Great Britain Greece Holy See Hungary India Israel Italy Japan Korea, South Latvia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旅行 | 1 Comment

Caffe Vergnano (二)

臨時約了余小姐,先在lFC見面,各自買了所需的戲票,然後決定一起吃晚飯。我們兩人都不耐煩排隊,於是我把她領到Caffe Vergnano 去。 雖然我對此食肆已經好感不再,但它的食物仍然是好的,Pasta是真的好吃,咖啡也不錯。邊吃邊聊,很是愉快。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Eastern Promises

  今天看了這電影,覺得很不錯。 本來完全沒打算看它,根本不知道也不在乎它的內容,可是昨天在IFC的戲院,眼角瞄到巨型廣告版上Viggo Mortensen的名字。咦?如果是他演的,我倒有興趣看看(此明星之所以為明星也)。網上說故事是關於俄國黑幫和妓女的,女主角是Naomi Watts。不過我只想看Mortensen,管它說的是甚麼,管它還有甚麼其他演員。(正如我看了兩次Painted Veil也純粹是為了看Edward Norton,與Naomi Watts完全無關。) 因為沒有期望,所以一點都不失望,還覺得挺好看。Mortensen的扮相一點都不美,那髮型尤其嚇人,可是他的戲很好,再加上角色骨子裏不是壞人,又有點苦衷,所以相當討好。他的身體也不太好看(不過也不難看),那場全祼廝殺戲完全不能激起任何遐想,可是慘烈程度卻讓人幾乎不忍目睹。 有雜誌用"以阿拉岡身體作畫布"為題,寫他紋身的那幕。觀眾的聯想力真強。Mortensen 塑造的角色有那麽一些的小動作,看的時候覺得很奇怪,可是以後讓觀衆記住的可能就是這些,像他總是雙手交曡、還有輕聲連說是、是的神態。後來我再看海報,才發現海報上的正正就是他交曡的雙手。 Vincent Cassel 的外型似乎每況愈下,越發教人懷念他在Apartement中那只穿白襯衣黑西裝的俊朗。 本來以為這戲是因為色情場面而被列為三級,沒想到色情場面欠奉,血腥暴力卻相當充足。坐在我身旁的洋婦大概是受不了那血腥,看了不久就離場。因為始料不及其精采,我可是看得津津有味。那種靜悄悄的興奮,跟我第一次看原罪犯(Old Boy)時差不多。 晚上再看了一次色戒。已經是第四次了,應該不會再看了吧。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無常

因工作需要,我常會接觸到同事的個人資料,我的機構雖然只有五百多人,但看到的個案已足夠讓我感歎人生無常。 今天處理的一個個案:一個同事幾年前有一個不到三十歲的兒子因急病去世,那傷痛仍未平復;剩下的另一個當醫生的兒子也在幾天前因癌症過身。他跟我的上司見面,表明已再無心工作,要求盡早退休,好陪伴妻子。說到傷心處,不禁老淚縱橫。他已是退休的年紀,兩個兒子卻於數年內相繼英年早逝,膝下再無兒女,打擊之大不難想像,真讓人同情。 雖然人人皆不免生老病死,可是當真發生在身邊時,仍然不禁惻然。不知為何,很多同事都患上腫瘤,有一些就在我的辦公室,彷彿大家排隊入院進行切除、化療一般。最近看到檔案,一位早前進行乳癌治療的同事,竟又入院移除另一部位的組織。上一次的病已把她折磨得委頓不堪,怎麼又患上其他病症?難道真的兵敗如山倒?可歎也 。 又見過一些高薪厚祿的人,今天還好好的,翌日已進了醫院大修。唉。 前幾天有新聞報導,一個年輕女醫生學習潛水,卻發生意外死了。其實這種意外似乎不太罕見,在我的機構幾年前也有一個女孩潛水後昏迷,後來也死了 。 所以"珍惜眼前人","活在當下",這些話不無道理。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百無禁忌

今天回家吃晚飯,只有我跟媽媽和菲傭三人。 跟媽媽閒話家常,很是愉快。她告訴我她怎樣在低市時隨便走進恒生銀行,隨便說要買聯交所的股票,然後三個星期後沽出,隨隨便便就賺了十萬塊。(真是氣死人,我連甚麽時候跌過市都不知道。)吃湯的時候我吃到雞爪,我說那叫雞手,並引“雞手鴨腳”為證,媽卻說那應該叫雞腳。我胡説雞爪右的是手、左的才是腳,引得她大笑。飯後她又說起爸爸過世了,她得去弄一張新的平安紙。我說我也要去,一起立平安紙可能有折扣。媽說姊姊為了她的女兒也應該弄一張。唉,連立遺囑都聊到了,真是百無禁忌。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失蹄

今天下班時又跌倒。下樓梯時右足踝突然發軟(其實有點疼),在最後一個台階不勝負荷地向前倒下,右膝蓋、右手掌着地…… 卻幸好沒事。(真是硬骨頭。有一次和余小姐去台北,下的士時雙膝着地,也仍可以完好無缺地站起來。)唯一受傷的是鞋子,右邊鞋頭的皮料被刮去一大片,不得不報銷。(真可惜,是一雙又便宜又新又舒適的鞋子。) 只是這右足踝的問題該怎麼辦呢?實在沒有信心下次摔倒還可以站起來……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