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7

語言 etc

閒來無事的時候,我會去逛諸如DM這些賣個人用品的店舖,因為旅遊時皮膚一定出現這樣那樣的狀況,所以對售賣護膚品的地方特別有興趣(有興趣而已,不代表會買)。克國物價不高,只比香港貴一點點,很多國際品牌也買得到。舉凡逛這些地方,我必定把例如沐浴露甚麼的拿起來看看背面寫甚麼。通常背面密密麻麻地寫滿東歐多國文字,克國的、捷克的、匈牙利的、斯洛文尼亞的諸如此類,但英文沒有,連法文、德文都沒有,簡而言之就是一個字都看不懂。氣餒啊。 然後去到Rovinj,情況卻不同。Istria本就是雙語(克語和意語)並行,所有路牌招牌皆如是。住進Rovinj的酒店,前台的小姐問我說的是英語、德語還是意語,嘩。你看不單荷蘭、北歐,克國如此小城的人也操四國語言。不過旅遊業佔此國收入的一大部份,多懂幾種語言也在情理之內。而英語在此地的護膚品瓶子的出現率也明顯上升,有些瓶子上的四國文字竟然變為克文、英文、法文、西班牙文。因為路牌有意大利文,我無端感到舒適程度大幅提高,好有趣。 我認識的克羅地亞語只有ulaz(入口)、izlaz(出口)和hvala(謝謝)。這最後一個詞的學習方式有點意思。話說我付款人家找零錢時常對我說這詞,但我總以為人家說的是voila,又覺得十分奇怪。直到有一天我在電視看電影(竟然是Bodyguard),看到字幕才知道是hvala。原來多看電視也不無益處。 在語言方面常遇到的尷尬情況通常都與被誤認為是日本人有關。我常去的網上中文論壇上常有外國人提到在中國常有本地人無聊地向他們說hello,令他們覺得很困擾;又無論他們是哪個國家的人,本地人總想與他們作英語的交流。其實這些情況我在歐洲也常遇到,不過要把hello換成こんにちは,把英語換為日語罷了。 好像這天在Ljubljana的市政廳前,下午3時45分,一個白人在我身旁輕聲地說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發音完全正確。只是(1)我們都不是日本人;(2)我們並不是在日本;(3)那已經是喝下午茶的時間了。這情況下除了不理會他之外,難道還對他講解中日語言、文化的分別嗎? 又好像在Ljubljana的一家網吧,工作人員懂得不少日語也似乎喜歡賣弄,我結賬的時候他用日語向我說了一大串感謝的話,相當流利。我實在不知該如何對答(碰巧這天我無聊到竟然在網上看漫畫,人家誤會似乎也無可厚非),只好對他說我不講日語,但事後又覺得自己沒有禮貌,於是決定要先想好在這種情形下的答法,例如:"Thank you, but in Chinese we say xie xie. Haha.",諸如此類。 在Ljubljana的城堡還有小學生在看見我後彷彿初見東洋鬼子現真身一樣叫身旁的孩子轉身看我呢。其實這種情況在文化比較多元化的地方是不會發生的。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Ljubljana

  在L市最快樂的事就是在那Čajna Hisa(Teahouse)吃茶,氣氛舒適,食物美味,價錢適中,很滿意。 說起吃飯,我到全L市唯一的日本餐廳Sushimama吃了兩次(因為就在我住的酒店外面),那裏的壽司不算難吃,但跟好吃還有很大的距離,而且服務完全沒有日本的水準。不過蓋飯做得還可以就是了。 L市其實不醜,但不知何故就是覺得乏善足陳。而且市中心意料之外的小,每每看着地圖走啊走啊,以為還沒到達,卻原來已經錯過了……(好像在形容我的人生,嗯。) 然後又去了Lake Bled。香港的旅行社譯之為碧湖,我覺得這名字很好,不然譯為碧藍的湖也可以。本來以為去過十六湖後,碧湖大可不去。可是看過碧湖才曉得兩者大不相同。初秋微雨的早上,碧湖靜如處子,因為溫泉的關係水面較暖,冒着白煙,仿如仙景。遊人稀少,場面冷清,但冷清的氣氛正正為它加添美態。遊碧湖的活動可包括環湖一周、乘船到湖中全國唯一的島嶼碧島、還有一訪山上的城堡。我只沿湖走了一周,覺得已經足夠。我對於乘船的興趣向來不大,而到山上城堡的路沒有鋪好,沙石泥土落葉,不好走,我右足踝又有點發軟,生怕自己跌倒,所以走了一會就放棄了。 遊碧湖時遇到一個剛去過Trieste訪尋James Joyce事蹟、在世界各地都有不少朋友、又常到奧地利滑雪的愛爾蘭人。我因為下了車找不到碧湖(他也找不到)向他問路而跟他打上交道。我跟他同行了一段路,然後他就自己加速前進。也幸好如此,以他的速度如果全程同行我一定吃不消。 離開L市時下大雨,我邊走邊儍瓜似地擔心若然行李滲水變重,待會乘easyjet難保不會要我繳附加費。乘搭機場巴士也心驚肉跳。書上說到Brnik機場的車程要50分鐘,可是50分鐘後路上的指示牌竟然寫着離L市18公里、離Brnik 10公里。天啊!趕快心算,就是直線推算也只須約多30分鐘,來得及來得及……讓人擔心的原因是巴士並非在公路上飛馳,車上載滿十多歲放學回家模樣的孩子,車子慢慢地駛進一個又一個的村落讓他們下車,駛過一片又一片的田野,駛過樹林(機場附近不會有樹林吧)……我心焦如焚,幸好10分鐘後巴士便抵達機場了。 Brnik機場的easyjet員工不知為何對我的護照有點疑惑,check-in中途拿着護照離開不知要確認甚麼,大概在L市機場遇到香港護照的機會還是較少吧。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Rovinj

早上離開薩格勒布的酒店,穿着厚厚的抓毛外套,推着行李,噴着白霧地步行到巴士總站,乘8時的巴士到Rovinj。車程要6小時多一點點。 Rovinj很美啊,很意大利,而且比薩格勒布溫暖許多。我每天就是無所事事,漫步於石板小路或遊艇碼頭上。 沒有比較還真不知道分別呢。當初曾想過住在Istria的另一重鎮Pula,只因看到別人在網上說後悔住在Pula而沒住在R城而改變主意。後來去Pula看那鬥獸場,我也認為如我住在Pula那是一定會後悔的,兩城簡直不能比較。鬥獸場固然壯觀,然而我們不會住在鬥獸場嘛…… 再後來也去了Istria的另一小城Porec,啊、不行啊,簡直沒可能與R城相比。(Porec也有一個列入世遺的教堂,但也僅此而已。) 唉,我看小城也如看人一樣,幾乎只看皮相,真是膚淺得讓人難堪。 提起Pula,我覺得自己在那裏相當了不起(哈哈)。一離開Pula的巴士站橫在面前就是一條馬路,雖說不是往左走就是往右走,可是越走越遠和越走越近可是有很大的分別的。當時無人可問,也看不見路標,書上說巴士站在鬥獸場的東北方,即是說我要向西南方走,當時早上的陽光從我右邊照來,我竟然以此(日出東方)斷定該轉身往另一方向走。事實證明判斷正確,不過也走了好一會才看到鬥獸場。自己私下覺得精采,值得一記(嘿)。不知將來會不會有機會用風向判斷方向呢? 在Rovinj的無聊達至頂峯。兩齣日劇都已看完,城市又小,每日的day trip又不算很精采。幸好當地風景極美,我住的酒店也不錯,網吧的電腦看中文也沒問題,又找到一家好的餐廳吃晚飯(那餐廳叫Santa Croce,改這樣的名字怎不教人想起威尼斯呢),日子還是過得蠻寫意的。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Zagreb

終於來到薩格勒布。其實旅程應該算是順利吧,離開Plitvice Lakes時也沒遇到書上或網上提到的交通困難(不過到達Plitvice Lakes時真的有年輕人跳到馬路上攔截我們那往薩格勒布去的巴士,其實網上和當地旅遊局都有巴士時間表,只是司機吃早餐多花了時間而遲到25分鐘而已),我事前煩瑣的準備功夫(訂房、找巴士時間表等)應該都是值得的吧。 以前一想起薩格勒布,總有一種很浪漫的情懷。事緣有一次我在瑞士(應是日內瓦吧)的火車站等通宵夜車,已經很晚了,可我的車幾乎午夜才開車,孤身一人在車站又無聊又有點害怕。坐在月台上等啊等,百無聊賴間發現停在面前的列車寫着Zagreb,我就想:"薩格勒布,是甚麼樣的地方呢?南斯拉夫,好遠呀。"我當時還沒有克羅地亞的概念,而最終因為太害怕了,所以乘車到另一個車站洛桑上車。然而循着這樣的思緒,不知為何此後一想到薩格勒布便沒來由地滿腔溫柔。 然而事實通常並不浪漫,薩格勒布亦如是。基本上沒甚麼特別,在巴士總站和火車站中間的一帶有點破落,沒甚麼首都的氣派(雖然我也不肯定甚麼叫首都氣派)。可是去了三個博物館,其中兩個都很喜歡,很滿意。一個是naive art 美術館,喜歡得不得了。離開的時候在門口和一個穿戴漂亮的高佻東方女子打了個照面擦身而過,出來了才發覺是一些日本人在拍不知道是甚麼的節目。那個漂亮主持人進入美術館的鏡頭是要NG的了。接着去了Mestrovic Atelier,也很是喜歡。以前其實並不認識這雕塑家,但看起來他大概是這國家成就最高的藝術家之一了,他在Split的那個巨大銅像也真教人難忘。逛這兩個館的時候我都是唯一的訪客,博物館的員工簡直是專人侍候我(那日本攝製隊似乎只會在門口取景,我總是只在門口遇到他們),此城的遊客不知都到那裏去了,放着這麼好的地方都不來。 晚上照舊無所事事,只好以吃打發時間。原來我住的酒店後面就是喜來登,大堂有一家在晚上七時半也根本沒有顧客的餐廳,很清靜,正合我意。我是第一個客人,接着進來的三位都是單身男士。我想只有懶惰、沒有想像力又沒有同伴的人才會到喜來登吃晚飯吧(不過後來也來了兩三桌子的其他客人),而單身女客當然、一定、絕無僅有。 在克國似乎無論在那裏吃飯價錢也都相差不遠,這一頓點了意大利麵、酒、甜品、咖啡,五星級酒店也只是一百多塊,不算便宜,但絕對不貴。而雖然說是喜來登,服務的水平也不見得很優越(中國的也是這樣),從我的角度看,侍應們就是不夠煞有介事,就是太隨意了,哈哈。 第二天去了北部靠近匈牙利的Varazdin(此城也在申請成為世遺,真不得了),挺美的巴洛克小城,但也不過如此。(唉,鐵石心腸,難以感動。) 在書上看過這樣的說法:曬太陽和游泳要分開兩天做,意思就是無事可幹,分開做好消磨時間(這是多可怕的事:"消磨"有限的資源)。我也正在學習把喝東西跟吃飯分開:先慢條斯理地喝酒,再上另一家館子慢條斯理地吃飯。這本來不算難,但難度在於一個人坐着,終究難挨。 薩格勒布其實已經挺冷。晚上關了空調、關嚴了窗戶、蓋了被子也仍在牀上瑟縮,日間穿上兩件薄外套還是覺得冷。這天骨頭疼起來,好像有點感冒,看起來"抵冷貪瀟灀"真的行不通。晚上只好早早上牀休息,以防病發。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Plitvice Lakes

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Hotel Plitvice 。好溫暖的酒店(外面好冷喔),好舒適的房間,好大的浴室。好滿意、好幸福……啦啦啦啦……(喝醉了……啦啦啦啦……) [以下是酒醒後寫的]以上的感覺是在住了一個星期的民宿和不便宜的小旅館後終於住進一家真正的酒店在強烈的對比下形成的。我不知道如果我之前住了一個禮拜的是香格里拉那我還會不會有相同的感覺。 11時多到達國家公園,安頓好後約在12時開始遊覽。天陰,天氣寒冷。十六湖實在是一個非常美麗的所在,所謂山明水秀大概也不過如此。只是我覺得九寨溝似乎更美,但又不能肯定這是否先入為主的印象。但十六湖的組織安排真的很好,我尤其欣賞那些讓遊人彷彿在水上行走的木條走道,渾然天成一般。一邊走一邊想不知得花多少功夫才能保持其狀態良好。又發現了一個有點奇怪之處:就是公園裏垃圾桶不少。明顯地公園並不奢求遊人把垃圾帶走,只要求大家保持清潔。對比起台北市區之一"桶"難求,不知道誰比較奇怪。 花了20塊買了一張地圖,但其實沒怎麼看它。基本上是隨便地跟着其他人走,打定主意只要不迷路、關門前離開就好,一想到晚上會回到又大又溫暖舒適的房間心裏就美美的。 逛到下午4時多,天氣已經好轉,但感覺上也大致逛完了。好山好水看得多也是會麻木的。 離開公園後在路上遇到一個帶着行李的東方男子,正在翻旅遊書,看來也好像我到埗時一樣找不到去酒店的路。我經過他身邊時看到他在看的是Mook(個人認為孤身上路單靠Mook絕對不夠),本來我想要是他是日本人也就罷了,但既然他看的是中文,我不介意主動為他帶路。我先跟他說英文(國際語言嘛),然後轉用國語(以為他是台灣人),然後發覺大家都是香港人就講廣東話。他果然是在找酒店,我也為他指了路,不過他要找的是Hotel Plitvice,如果沒有訂房就找到都沒用。 Hotel Plitvice 是一家老式又還帶着點共產情調的酒店,完全地翻新了,設施良好,雖然仍然不摩登,卻其門如市。我打長途電話去直接訂房也告訴我已客滿,後來不知怎的幸運地經hotelclub訂到房間。入住當天也聽到前台向想住房的人說客滿了。 置身在森林裏,晚上當然在酒店吃晚餐(其實附近也有食肆,不過我懶)。餐廳的服務員全是中年婦女,穿着各種款式與套裝制服不配襯的白鞋子(但人人也穿白鞋子,雖然奇形怪狀,這大概也是制服的要求吧)。她們親切有禮,能說多種語言。傳菜時不用托盤而用手推車,車上瓶子、盤子叮叮噹噹的,總之有點奇奇怪怪。不過我吃得挺開心(點了鱒魚,被魚骨弄得手忙腳亂),心情奇佳。 溫暖對於一個怕冷的人實在太重要了。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Zadar

喜歡Zadar,雖然我們開始得並不順利。 Z城的市際巴士站離舊城老遠老遠,我一離開巴士站已經迷路,不辨南北西東。書上的地圖沒用,路上除了一個centar的箭號,也沒有明確的路標。問了好幾個人,幾乎都告訴我不是Z城人,但我執意要問,他們也只好回答我。花了不少的時間才到達舊城。 Z城不像之前我去過的城鎮,旅遊業似乎並非其命脈(其實它是一個大學城),它有古蹟(有一個羅馬forum啊),遺蹟的頹垣敗瓦也絕不少,它有歷史,但並不是完整的古城,那感覺就是隨意不做作。靜靜的,文質彬彬的。我對於自己對它的好感覺得奇怪,分析之後的第一個答案竟然是它像意大利,可這連我自己都覺得無稽。其他的答案竟然是因為這天終於是陰天,陽光不再普照,還偶有驟雨;而且這裏沒有海灘。這些原因真是奇哉怪也。 這城的主要旅遊點就是其forum和附近的教堂,我第一眼就覺得那佈局很像比薩的field of miracles,好奇怪。與羅馬不同,forum不用收費隨便參觀。舊城不大,隨意蹓躂於小巷廣場中,挺自在的。在這個國家已一個星期,我已經曉得要留意哪家銀行、哪家超市了,呵呵。 這天大概是海軍在辦開放日吧,岸邊停泊了六七艘軍艦,遊人可隨便拍照參觀,市街滿是穿着藍白水手服的年輕人,還有穿着米白色軍服的中年軍官,好不熱鬧。沿岸邊走着走着就走到那sea organ,太可愛了,眼前風高浪湧,不但看得到,還聽得見,好開心,教人戀戀不捨。 沿着岸邊走,經過一家很體面的餐廳(是眼角瞄到都覺得很體面的那種),原來LP裏也介紹了,說它chic。我在那裏吃晚餐,點了牛排,做得很不錯,服務也可以(不過服務員不夠polished),不過不覺得它chic(但我大概也不懂得chic為何物)。 回到旅館存細地研究翌日該怎麼走才可順利到達巴士站,鼓起很大的勇氣,決定仍然步行到巴士站。(在瞭解了路線後,第二天帶着行李仍然花了20分鐘才走到巴士站,累死人啦。)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Split

在Split遇到奇怪的人。 從D城到Split的車程要4個多小時。中途經過波斯尼亞國境內名叫Neum的海邊小鎮。此地其實是克國借給波國的,是後者唯一的海岸線。因此地把克國國境分開了,兩國協定克國過境者無須波國簽證(如要就麻煩了,難道到北京申請波國簽證嗎?),所以很順利便通過了。網上有台灣旅客提到很難申請波國的簽證(政治原因申請也不批),便由此鎮偷偷入境,真是藝高人膽大…… 車程中途我開始看木村托哉的"華麗一族"。隨後有一個當地男人坐到我旁邊的座位來,一路無話。那人有時會看看我的影碟,看到劇中的喪禮還指着木村問那是神道儀式還是佛教儀式。後來車停在一個大站,那人告訴我車會停留10分鐘,我可以去上洗手間(其實這誰都知道啦),然後跟我握手道別。可是握過手他卻仍然不下車,我正納悶之際,他突然湊過來要親我。可惱也。我反應敏捷地別過頭避過了,可是說了"no"都沒用,一來座位狹窄,二來我頂着的這個鳥巢頭體積着實大了一點,還是被他親到頭髮了。真可惡,這人根本就是個陌生人嘛,親甚麼親。 單身女子吃飯最頭痛。這天吃晚飯,鄰桌也是一位單身洋婦,她邀請我同坐,可我婉拒了,然後就有一搭沒一搭地隔着桌子談話,當然這樣的交談是注定要無疾而終的。其實如有心結交她大可以坐過來,但若然如此我就會覺得她很煩厭。 在S城的第二天去了世界遺產Trogir(其實D城、S城和T城都是世界遺產)。T城也就是小小的古城一個啦,主教堂挺美的,然後就是它那些婉延曲折的石板窮街陋巷了。逛到一個小小的足球場,竟然看到兩隊制服整齊的隊伍在對壘,主場是HNK Trogir隊,對手是Jako隊,球員有腳法、有組織、互有攻守。正式座位上的觀眾不多,可是鐵絲網外卻黏滿男觀眾,女的似乎只有我。這樣子看足球賽以消磨時間,我渡假的無聊程度可見一班(話說回來,球賽是挺精采的啦)。還有,主場載着隊長臂章的3號那漂亮的金髮不是真的吧? 從T城回S城乘的是S城的巴士,四個區份的票價是19塊錢。我向滿身酒氣的售票員大叔說要去Split,然後給了他20塊錢。他卻給我一張三個區份15塊錢的票和5塊零錢,再指一指一張四個區份的票。這,真是教人如何是好呢?我才不在乎那幾塊錢,可是他偏要給我這個便宜……我並沒有向他要求甚麼,他也不見得有任何好處,真教人難堪……我希望這與我完全無關,完全是因為他喝醉了…… 到克國跟去希臘一樣,去海島是指定動作。聽說Hvar島不錯,那就去Hvar島吧。去海島最大的困難是要配合船期,從S城到Hvar鎮的船總是下午起程,難以用它作一日遊。幸好到Hvar島另一個港口Stari Grad(就是Old Town的意思)的汽車渡輪航班較頻密合適,接駁的公車也還算方便。Hvar鎮也就是另一個渡假的海島,沒有特別可觀之處,很快就參觀完畢。然而回程的船傍晚6時才開出,只好按捺住性子等候。 回程坐在甲板上很是舒適。同坐的本來有很多群高談闊論的其他乘客,可是太陽一落下他們即作鳥獸散,皆因海風強勁也。然而我背後正好坐着幾個不怕冷的法國人,為我擋了風,所以我也不用撤退,優哉游哉地聽着音樂。忽然一個年輕男子坐到我對面來,他微笑着,手裏拿着啤酒,對我說hi。我禮貌地應了一句hello,他又答了一句hi,臉上仍然掛着傻儍的笑容看着我。這……但那座位人人都可坐,他既要坐那裏,我只好走。但是船艙裏煙霧彌漫,惡臭,進不得。我只好在走廊徘徊,沒了擋風的法國人,我冷得直跳腳,鼻水直流,心裏直罵那人可惡。 在S城的最好的經驗,就是晚上經過Diocletian’s Palace的遺址時,在Luxor咖啡室外有樂團演奏,人們就坐在古蹟前的台階喝酒喝咖啡聽音樂聊天,沒有坐下而自攜飲料的人(不知怎的就害怕有同胞會這樣做),要喝的話都向咖啡室買,不光顧的人如我者站着聽歌拍照,人家放任自由,大家各自守規矩。晚上照射Diocletian’s Palace的燈光並不強烈(以這樣的古蹟來說其實是太弱了點),昏暗的街燈下的演奏會別有情調。 其實我對於S城對Diocletian Palace的放任有點驚訝,好像一副不在意的樣子,讓人隨便踐踏遊逛一般。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