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6

四毛錢

星期六到崇光百貨樓上的Sogo Club裏的餐廳吃午飯。這餐廳的價錢合理、食物可口、服務不算差。吃完了結賬,侍應說要89元5角,我用信用卡付款,付的金額是90元。 準備離開的時候,無聊地用心算計沒加一前的價錢,發覺計不到。於是才看一看賬單,就看到沒加一前的金額是81元,10%的服務費是8.1元,可是總數卻是89.5元。又不是四捨五入,令人難以理解。 我請店員解釋。他說這是Sogo Club收銀機的預設程式計算出來的,基本上就是把帳單總數 round up to the nearest 50 cents. 任何一至四毛的收費都往上調至五毛,而六至九毛的就上調至一元。店員說如果我不同意這收費,他可以退錢給我。店員態度誠懇,不像說謊。 我只見過商戶為了方便找贖,把金額下調至整數;有時候也會四捨五入成整數。但事先不聲明、事後不解釋、無端只加不減地加收費用、而且結果還不是整數而是五毛的,這還是第一次遇到。由於加收的錢最多也不過是四毛,我想大部分人也不會發覺,我以前來過幾次就都沒有留意到。只是我覺得這做法似乎很有問題,甚至可能不合法(如果有這樣的法律的話)…… 唔,向消費者委員會投訴 ……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紅棉詩

今年二月, 我等待春天等得有點不耐煩,見天氣遲遲還沒有轉暖,紅棉遲遲不開花,向朋友對老天爺發了一點牢騷,然後寫了我的第一首(也是唯一一首)詩。 南國春晚來木棉獨長葉思量舊時樹今年發花否賦詩問佳人伊只笑我痴春到花艷紅夏至棉絮飛本乃自然事年年復年年 詩當然幼稚,既不押韻也不工整,用字也欠深度,基本上是不合格的。不過還是抄下來,做個紀念。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忘了記下的小事

這是一些歐遊途中發生但忘了記下的小事: 其一。越來越熱,到了威尼斯實在熱不可奈,貼背的大背囊幾乎總是濕透,但我卻沒有其他可攜帶雜物的袋。似乎無計可施的時候,卻記起我那個隨身帶着紅色薄薄的無印良品購物背心袋。立刻把一應雜物都倒進紅袋裏,立時輕鬆多了。挽着紅袋到處去,雖然仍然不免汗濕,但是接觸面積小,清爽多了。所以一直棄用背囊,直到到達相對地清涼的巴黎。 其二。到了巴黎仍不免去了一趟路易威登。七月一日星期六的Haussmann大道上擠滿了趁大減價購物的人潮。我擠進老佛爺百貨的LV。裏面人不算多,但還是要等。經驗所得,這分店的服務沒香榭麗舍大道上的那家那麽差;也是經驗所得,我越着緊的時候,售貨員的態度越差;越不在乎、越輕鬆,他們就越自在,態度也較好(當然再好也好不過對日本人或是對說法語的人的態度)。其實我並沒有甚麽非買不可的東西,只是到LV購物幾乎已經成了我到巴黎必須舉行的儀式,不做就好像總有點美中不足。悠閒地等到有人招呼我,碰巧是個說華語的,不過我跟他還是說英語。因爲我本來沒有看中甚麽,所以試了好幾個包包,比較喜歡一個男裝的。雖然説不上不買不可,但還是買了。期間有一個香港女孩向這售貨員查詢,這人竟然說對不起我正在忙,請你到一邊等等吧,態度惡劣(如果是在香港就真的要告訴劉德華)。我選好要買的袋後,那售貨員甚至沒有問我是要送禮還是自用,完全沒有gift wrap,可以說是隨便放進紙袋便算。買完還得排隊搞退稅。排隊的地方用日文寫着另有專為日本人服務的退稅處。好像這還不夠種族歧視,還有一個東方面孔的女售貨員用英語問我是不是日本人,(不知道我是真的像日本人,還是我沒有説話所以她不認爲我是中國/香港/韓國人。)我搖頭,她便不理我,相當過分…… 其三。旅行的時候我喜歡乘地鐵(其實平時也是一樣啦),因爲不會不知何時下車。羅馬的地鐵很髒,有時還有異味。雖然有一些新的車廂,有空調、站名顯示等,但整體還是很不理想。熱拿亞的地鐵聽説是新建的,但規模很小,只有六七個站(可能還沒有完全建成)。火車總站旁有一個同名的地鐵站,但兩者竟然不相通,這對香港人來説實在難以置信。第一次乘搭時看到那麽窄的車廂簡直給嚇了一跳,印象中我只見過京都東西綫有類似的狹小車廂。但這是一個21世紀建的地鐵系統,這樣的規模,真是匪夷所思。至於都靈的地鐵,我一直都不知道到底在那裏,直到離開意大利那天早上,在Porta Susa車站前才看到一個有紅色大M標記的地鐵入口,這麽神秘,不知到底是駛到甚麽地方去的。巴黎的地鐵方便是方便,可是與香港的比起來仍然有點不足。我這天天都用香港地鐵的人實在幸福啊。(還有,無論是在羅馬、熱拿亞還是巴黎,早上的地鐵上都有很多乘客在看都市日報, 好厲害。) 其四。這次旅途中喝了不少紅酒,都是餐牌上最便宜的。但每一次都不壞,都比飛機上供應的好喝。飛機上的酒不知爲何總是火酒般的難喝,常常喝了一口就喝不下去。但是在多災多難的巴黎飛倫敦的機上,遇到一位不卑不亢又親切的空姐,我說要紅酒,她拿了三款讓我選,然後推薦其中一種。那酒雖然説不上很好喝,但至少可以喝完,不像火酒……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七月四日 – 香港

座位寬闊一點真的舒服很多,不單睡得好,還能做夢。 但當然,行李不能跑,沒能跟着我回家。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七月三日 – 巴黎

又是無所事事的一天。但今天有兩大特點。第一,不知是不是因為又穿了繡花上衣(另一件,在曼谷買的),特多人搭訕。因為說的是法語和英語,我還可以不同程度地對答。第二,從巴黎到倫敦的航班誤點,先是遲到,再是不能起飛。聽說是因為行李數目與乘客數目不符,因為安全理由巴黎不讓起飛。這一來,我便趕不上從倫敦到香港的接駁班機。英航其實也無可奈何,但禮貌周周的重覆道歉。 到希斯路T4時其實已過了我的航班的起飛時間。機上廣播只說要我們問地勤人員下一步怎做。可我急步下機後卻見不到有地勤人員,便不理一切地趕往T1。先是急行,再乘穿梭巴士(好長的車程呀)。車上有一個印度人問我是不是也趕着上到香港的飛機,我說大概已飛走了,他說應該還有另一班,我們好像有點同仇敵愾的樣子。一到T1又急行,終於找到接駁服務人員,她問我們從哪兒來,要到哪兒去。我們說從巴黎來,她訝異地說:巴黎?你們在這幹甚麼?你們不知道要在T4辦手續,要到城裏過一夜嗎?我們追問還有沒有飛機到香港去,她答:太晚了。 就在這時,一個男地勤出現,他說:They’ve rebooked them on 27. Send them to gate 50. 於是我們又沒命地跑到50號閘口,終於上了BA27,還坐了legroom較多的叫World Traveller Plus的座位。上機以後我只剩半條人命,不停喘氣,印度人可能怕我心臟病發,頻頻問我是否安好。 於是我誤打誤撞,跑到T1卻上了機;那些乖乖留在T4的卻得在倫敦留一夜。 我記得我只有一次是如此狼狽的,就是那次乘海灣航空滯留中東,然後要先飛希斯路再飛阿姆斯特丹,也是這樣從一個航站飛奔到另一個航站,但那時年輕多了…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七月二日 – 巴黎

今天是七月第一個星期日,國立博物館免費進場。我既然沒事可做,便到羅浮宮去。我正在看那borghese gladiator看得津津有味之際,突然一雙中國男女撲上去就摸石像的腳,喝都喝不住。但他們似乎並不感到有甚麼不對,若無其事的,真的讓我有叫救命的衝動。像這樣的事常常發生,有一次在上海博物館我就喊了出來,可是那人已經摸了展品,說甚麼都沒用。所以每一次逛博物館聽到有人說中文我就擔心起來,不明白他們怎麼都像不懂看字似的(上海的告示可是中文寫的)。 這次在羅浮宮我看的主要仍是意大利藝術品。從來都很喜歡拉斐爾的Selfportrait with a friend,還有Vermeer的畫(不過他是荷蘭人)。Uccello 那兵馬畫有三幅,看了Uffizi的、這兒的,就剩倫敦National Gallery的了(以前看過,不過很久沒到倫敦了)。 我好像常常丟戒指,大概是手指時腫時不腫之故。在雅典買的兩隻follie follies 全丟了(那時候香港好像還沒這牌子),一隻丟在109巴士上,一隻留在上海。今次戴了一隻Tiffany戒指和在立陶宛買的琥珀戒指。昨天在火車上丟了琥珀戒指,幸好是滑落在自己的行李裏;今天在羅浮宮的餐廳裏丟了Tiffany戒指。就在我離開餐廳時有個女孩拿着戒指追出來問是不是我的,當時我才知道戒指丟了,但怎麼丟的、丟在哪兒都懵然不知。很感動啊,因為那戒指不算便宜啊。 我並不特別喜歡畢加索,不過既然今天免費,我便到這兒的畢加索美術館逛。我以前只到過巴塞隆拿的畢加索美術館,巴黎的從來沒來過。看了以後不(懂)欣賞的仍是不(懂)欣賞,他的作品中最喜歡的仍然是倫敦National Gallery的捧着鴿子的小女孩。不過這美術館附近(第三區)的街道狹小優雅,沿途一幢幢古老大宅,有很多小商店,包括無印良品,都在大減價,很適合無目的地蹓躂,也很適合警察踏單車巡邏,我很是喜歡。而且一直往西走就可去到Les Halles,可順道看看rue du jour 的 agnes b (去到才發覺已經失去興趣,真好)。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七月一日 – 巴黎

今天從都靈到巴黎。早上遇到一對行程和我一樣的年輕男女,都是要先乘巴士從Porta Nuova車站到Porta Susa車站,再轉火車去巴黎的。那女子最幸福,睜着一雙大眼睛,臉上掛着一個無知的表情,甚麼都不用忙;那男子負責找出合適的巴士路線、問路、買巴士車票。那女子甚麼都不懂的樣子,由得他去張羅。真叫人羨慕啊。 在車站酒吧吃早餐,做咖啡的年輕人(非常忙碌地)問我話,說了兩個字,我要用一秒的時間來想,才曉得他問我咖啡裏要不要可可粉,點頭回話。有進步。 五個多小時的火車坐的是法國車。一看見車身上的SNCF竟然有點高興和安心。一路無話,只是過境時法國邊防人員把我的護照驗屍般細驗,讓我有點尷尬。 到巴黎安頓好後到街上蹓躂。今晚的球賽是法國隊對巴西隊,不見法國人吵鬧,在Place de la Republique 附近的街上卻擠滿穿着黃綠色衣服的巴西人,彷彿在舉行嘉年華會一般,還沒比賽就慶祝……法國贏了球賽之後法國人才開始閙,又是良久不休。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