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6

開門、鎖門

似乎又回到了為辦公室早上開門、晚上鎖門的日子。這本是工人的職責,因為合約上他們的工作時間最長。但事實上許多許多日子開門關門的都是高級的同事,不是我就是我的下屬,我們才是工作時間最長的一群。 其實工人雖然收入低,但工作真的簡單容易,如果居於公共房屋,有安身之所,做一份低收入但穩定又無所事事的工作其實挺寫意(當然如果收入太低也說不上寫意)。在香港最受苦的就是唸了點書沒有甚麽成就但又不合資格申請資助房屋的人(如我之流),終日努力賺錢儲蓄只求買一套貴得離譜的房子。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飛鷹

星期五開例會,我如常坐在背窗的座位上,一路無話。忽見坐在對面的同事一臉驚訝,然後主席解釋,原來剛才一隻大鷹在窗外飛過,他說是好兆頭。兆頭甚麽的我不懂,只可惜自己無緣看到大鷹。 香港市區雖然是鋼筋森林,但其實被郊野環繞,周圍山巒起伏又三面環海,濕地、奇石、野生雀鳥並不缺乏。群鷹在市區上空盤旋對我們來說並不陌生,只是近距離觀看在高空飛翔的大鷹可遇不可求,無奈扼腕。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萬世巨星電影

一月末在羅馬看了萬世巨星,旋律縈繞不散(這是我看音樂劇後的正常反應)。想起我沒有看過同名電影,忙到YouTube去找,但完整版本只找到一個附葡文字幕的。但反正我懂得歌詞,字幕並不重要。一看見開場時那沙漠上的旅遊車,我就記起小時候電視常播這電影,但每次看到第一幕我就不愛看,因為與心中的聖經故事落差太大、格格不入。這次把整齣電影看完,覺得挺好,於是在曼谷無聊時又再看了一遍。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升級

升級了,但沒有甚麽感覺。這一發展並不在我原本的人生預想之中(因邊際效益低,利少本大),所以現在是超額完成,今後絕對不思進取。弟弟評論:“超額。你依家已經做到隻狗咁,再升咪做到兩隻狗咁?”確實如此。有些人能力強,做這工作游刃有餘,我卻非如此。升級的好處是人家可能更尊敬我,而且薪金多點、退休金會更多。但如果退休前的日子我都得把絕大部分時間奉獻給工作,那又有甚麽意思呢? 今天要拍照。在街上遇到另一位升級的同事,她穿了一條有異於平時風格的花俏短裙和靴子。我看看自己,因為不想引人注意,特意選了全身黑色可以直接去參加喪禮的衣裳。昨天叮囑下屬不要花錢送花給我,但他說已經買了、太遲了。他還問我會不會有親友觀禮,我說:吓?這也好參加?我是甚麽都不當一回事(連老闆升級也沒有到賀),許多其他人卻十分重視升級。 一天下來總共收了五束花,兩束是辦公室安排的(至於為甚麽要兩束我完全不明白),兩束是久未見面的舊同事/下屬送的,一束是現在的下屬送的(是美得要命的盛放的大紅玫瑰),真是受寵若驚。許多年前第一次升級,只老闆送了一盆花,上一次升級好像有兩束。但我並不懂得處理花束,只得讓下屬們全權主理。又不會把它們帶回家,5束花會在辦公室渡過寂寞的周末,天知道星期一時它們會是甚麽模樣。 有人提醒我,將要搬到半山的公寓去。這是我選擇的房屋福利的奇怪之處:升了這一級,就要搬到那些地方去。本來大部份人的人生到了這個階段都已有伴侶、家庭,住半山的大屋求之不得。但我孑然一身,又在工廠區上班,工作時間又長,無端要搬家、還得搬到交通不便又不熟悉的半山去,確是百上加斤。相當徬徨。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加班

今天周末,自發回公司加班。上了地鐵坐下,突然一個女子走到我面前叫我的名字,原來是一年多前調職的舊同事。那時她在鄰組,職位等於我直轄下屬。後來聽說她與她老闆合不來,要求調職,大家都覺可惜,因為這代表放棄升職。但碰巧那時瀋陽有空缺,而遼寧在我等南方人眼中算是苦寒之地,於是她一申請就得到那職位,也保住了職級。而聽她的口音,她的母語大概是普通話,那就更如魚得水了。今天重遇,她主動過來打招呼,大概對我的印象還不差。她說她是回香港過節,下午就會飛返瀋陽。 在公司呆到晚上8時,竟然沒有其他人主動回來加班,有點失望。兩位老闆倒是在家不停工作,發了好些電郵給我。 最近大陸有不少空缺,但我是不打算再去大陸的了。看來我的工作是離不開香港的了。沒有外放的經驗,真可惜。

Posted in 未分類 | Leave a comment

丹麥女孩

在曼谷無聊,去看電影。看的是丹麥女孩 (The Danish Girl),在 Siam Paragon 看,星期日下午票價240銖,不貴。在開場時間後,還播了約30分鐘的預告和廣告,然後還要播一套向泰王致敬的短片,要全體觀眾起立,短片最後祝泰王萬壽無疆(long live the king)。這倒算是在泰國旅遊的新體驗。至於影片,除了我近年超喜歡的Eddie Redmayne,這片子裏還有我喜歡的瑞典和比利時演員(也有以前喜歡的德國演員),英語都講得好聽,值回票價。 明天如再要看電影,大概得看 Pride and Prejudice and Zombies 吧。滴汗~ 聽說丹麥女孩在不少阿拉伯國家被禁,我覺得這相當不智。一個國家的教育如果成熟有效,國民當能明辨是非,不會輕易因為一套電影、一本書籍、一篇漫畫和一些言論等等而受不良影響。這世界本來就有許許多多不同的思想、事物,多接觸才不會大驚小怪。 不過,可能,當國民能明辨是非時,他們就會推翻現在的統治階層也說不定。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曼谷

好久以前已訂好了農曆新年到曼谷,於是按照計劃我現在身處曼谷。看我自己的記錄,這應該是我第4次到曼谷,上一次是在2010年12月。在曼谷的不知所措比在翡冷翠和羅馬更甚:根本沒有想做的事和想去的地方。看來我真的不喜歡在東南亞旅遊:我只到過新加坡兩次,每次都是一到埗就後悔不已。現在在曼谷也感到後悔。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