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9

工作的意義

有一位同事,似乎對我們從事的行政工作很有意見,覺得工作對社會沒甚麼貢獻,可有可無。 我並非不同意他的看法,不過這工作要幹好幾十年,持這樣的想法日子便很難過。 十多年前我也跟他一樣,滿腔牢騷。當時我隔壁有一個很聰明(是真的很聰明那種)又可親的年輕男同事,我對他說:我這種人既無特殊才華,又非聰明能幹,不懂科研、不懂救人、不懂製作飛機輪船、不懂修橋築路、甚至不懂怎樣發財。世上既有愛因斯坦那種能人,何須我這種無用的人,天天幹着無用之事。非常聰明的同事答:人人都是大科學家,沒人耕田,那吃甚麼?當然現在想起來,如果真的人人都是大科學家,那沒人耕種這問題大概會有非常科學化的解決方法。不過當時真有點茅塞頓開之感:說到底就像食物鏈一般,只有高等生物而無低等生物的話,自然界是無法平衡的。我此種無用之人既可做低下無聊的工作,又成為有能者拯救、幫助的對象,所以我的生命並非毫無意義的。 我和我的同事做的行政工作,單獨地看確實並無大意義,但總會以很簡接、很微小的方式影響某些人某些事。他的工作與撥款支援科研有關,我請他告訴我一些科研成功的例子,他便說有一個得到撥款的項目研發了一個與生育有關的測試方法。我說他做的工作簡接也促成這類美事,他不以為然,說我的想法太正面了。 我離開上一個崗位時,有好幾位同事來多謝我,說的不完全是客套話。如果他們覺得我是一個好上司,我讓他們工作愉快,對他們的事業有幫助,雖然我只影響了幾個人,我覺得這也可算是我的微小貢獻、工作意義。 不這麽想,日子會更難過。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 1 Comment

弟弟的SMS

弟弟的寫作風格相當有趣,很有幽默感。最近到馬爾他和意大利旅行,發了一些SMS給他和其他朋友,他的回覆總是讓我開懷大笑。 比如,我寫: “馬爾他七十年代風情:早上賣菜賣麵包的停車在小街上叫賣,主婦靠出門窗外或走到街上買。也有人用長繩從陽台吊下菜籃讓街上人傳東西上去,像時光倒流。” 他答: “咪即係小販大排檔飛機欖…加埋無腳飛哥無悔飛女頭蠟黑膠碟涼茶舖無濾咀香煙…正是一齣王家衞電影” 又比如我寫: “昨天摔了兩次,左右膝蓋先後掛彩,還差點扭到左腳踝,不明所以,可能太累了。今天去翡冷翠,沒原因,只因想/能去。車票很貴,但因是歐洲之星,極快。” “請問歐羅是否勁升值?在翡冷翠它對港元的匯價竟是買入18.152,賣出9.133。” 他就答: “年紀大了體能及平衡差了我亦經常碰碰撞撞,唯有自己小心一點,據屋企個師奶股神講因美金貶值歐元及日yen升值所以思捷環球升到含含聲!” 我的電話壞了得拿去修理,這些SMS大概都會被刪除,所以把它們抄下來。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Morning Coffee

十月末休假回港翌日即到新工作崗位上班,算起來已有三個星期。但是狀態一直欠佳,精神不集中、疲累、效率低。起初以為是因為之前放假太多心散所致,可是一直沒有起色,不禁擔心起來。 今天雖是星期天,卻得在早上九時開會,因為實在害怕自己精神不振,昨晚買了咖啡粉,今早自己沖了一杯來喝,還吃了點餅乾。 這才發覺上班精神不振的原因可能與沒喝咖啡有關。在以前的辦公室,每天早上都有工人奉上新鮮咖啡,而新辦公室並無茶水服務,我早上也沒空去買咖啡,於是天天早上空着肚子上班,直至午膳。 如果精神不振只是因為沒喝咖啡那麽簡單(而跟工作沉悶艱深自己力所不逮無關),那就好了。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GEOX

Dear friends, I have told you about my miserable pair of seeping Geox shoes, haven’t I?  I bought this pair of half-priced Geox sports shoes, together with another pair of loafers, because of the discount. I had never worn thi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