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5

天行者

A long long time ago in a galaxy far far away … 其實我蠻喜歡天行者安納金。他天生異稟,武藝高強,但卻有着人性所有的缺點。所謂絕地武士其實就是要忘情棄愛,他卻七情六慾無一或缺。這不就跟張無忌一樣?我初看倚天時難忍張無忌的窩囊,但年紀大了就覺得無忌反映人性。天行者安納金亦然。星戰故事雖然單薄,但這人物的性格還算完整。無忌運氣好,這天行者運氣背而已。而他最後也不得不忘情棄爱,卻是成了反派,可嘆也。 我從來沒有忘記安納金,我手機的網絡用的就是他的名字。而我的另一個網絡以 Arwen Evenstar 命名。如果我還需要其他名字,下一個將會是 Gabriel Oak,橡樹般的大天使。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買午餐

在咖啡店排隊買午饍,在我前面的兩位OL在用普通話聊天。然後店員問她們要吃甚麽,A小姐用粵語點餐,店員以粵語回答;B小姐用流利的美式英語點餐,店員也以流利的英語回答,而我這個旁觀者感到一陣精神分裂似的迷惘:兩位店員和兩位OL都是華人,但她們卻用了三種語言來溝通。 我相當肯定除了B小姐,在場所有人都會說三種語言。而B小姐由於不會或不願意說粵語,但又知道普通話不受歡迎,於是選擇說英語。這無可厚非,而且似乎是許多普通話使用者在香港的做法。雖然這樣有點混亂,我覺得這是相當有禮貌又顧全所有人的體面和感受的做法:不會隨便說普通話除非他知道你懂得也願意說普通話。這麽看起來只有很自大的大陸人,或大陸遊客,才會肆無忌憚地在這裏要求別人說普通話(又記起了一個大陸顧客厲聲對時裝店的職員說:“講普通話”那場面。)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早晨的鴛鴦

上班。太早了,鐵路站旁的麵包店竟然沒開門。到公司樓下的快餐店買鴛鴦,店員搭訕:“這麽早,平時都沒這麽早。”是有點早,打算回來工作一小時,然後趕出去視察場地。唉。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新鮮出爐

在日式麵包店Panash 外,看到員工在排列兩籮麵包,牌上寫着“法式合桃提子包”。那橢圓的麵包我看着就喜歡,既然正在排列,即是新鮮出爐,於是我二話不說就夾起一個拿去付款。夾起時覺得這麵包皮硬內軟,暖呼呼的,而且比較重(因為有合桃和葡萄乾)。捧在手上,跟我的手指和手掌剛巧一樣大小,麵包店把它切了厚厚的五份,透出微微的甜香。一路走回家去,幸福和高興的感覺持續,麵包回到家裏還是暖的。它是我今天的晚餐。 我想,該配甚麽來吃才好呢?可以配芝士、火腿,也可以配湯,就是塗最簡單的牛油也一定很好吃。可惜這些東西我家裏一概欠奉。但家裏有啤酒,就配啤酒吧。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北京來的人

在酒吧喝酒吃飯,旁邊來了一對男女,男的是洋人,女的是華人。這樣的組合通常說的是英語,但這對男女說的卻是普通話。那男的對酒保和其他人都講英語,但跟那女子卻只說普通話,那女子沒有對其他人說過話。我一邊啃着巨大的漢堡包,一邊聽身邊的人說話。男子遇到舊相識,說了許多話。原來這對男女來自北京,男子是美國人(他說他25年前在Marine Corps 就來過香港),說話有禮貌,可能是律師。他的普通話可能說得比我好。女子用的是Meizu電話,說話陰聲細氣(這大概值得學習)。 但為何能以普通話談情的美國人在香港卻對本地人說英語呢?他以為酒保聽不懂?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七夕

天階夜色涼如水, 臥看牽牛織女星。 https://mobile.twitter.com/KAGAYA_11949/status/634341083837693952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做夢

獨個兒在餐廳喝酒吃飯,突然想起數年前與弟弟同遊歐洲,每餐都打定主意找10歐羅以下的來吃。我們在西班牙,所以難度不算太高。弟弟是親人,跟親人一起旅遊,旅途中不感寂寞,對我而言是難得之事。而現在無端想起這個,大概是因為我上次到歐洲已是今年二月的事,這麽久沒歐遊,對我來説並非常態(已經好久沒到義大利了,有點難受),而且看起來明年也未必能作長途旅遊,於是覺得人生沒意思。現在是吃飯時想起歐洲,說不準等一下做夢也夢到歐洲。唉。這樣子的生活,好沒意思。

Posted in 未分類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