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8

芭菲.聖代

與姬莉斯在麻布茶房吃飯,嚴肅地討論芭菲(parfait)和聖代(sundae)的分別。兩人見解不同,於是訴諸權威。我手機的牛津字典說: 芭菲是1)奶油蛋凍糕;2)(放在高腳杯裏食用的)蛋白冰淇淋。 而聖代是聖代冰淇淋(內加水果、果仁、糖漿等)。 真是有意義的一課。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中國東方航空的電子機票

今時今日買機票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只要價格和其他條件合適,上網購買,或打一通電話,最多再傳真一封信用卡授權書,電子機票確認信旋即便經電郵送上,英航、澳航、日航、甘泉、國泰、easyjet、vueling、zuji、priceline、中銀旅遊等等大大小小本地外國的航空公司、旅行社都無不如此。在一、兩年前吧,經zuji、中銀或馬可孛羅會購買/兌換的如不是電子機票,就會經速遞送上。 如果選中康泰等旅行社賣的機票,雖然總要去一趟旅行社購買,但到手的卻是真真正正的傳統機票。 因為復活節我會去太原和平遙,所以直接向中國東方航空定購了一張機票,航空公司要我到它的寫字樓付款購票,到手的卻是電子機票的確認文件。對比起其他公司的方便、快捷和服務,這東方航空公司的運作明顯地落後,而且只顧及自己方便省錢(讓顧客上門付款,但又省下機票),卻不為顧客的便利着想。 其實同一張機票在priceline也買得到,不過向東方航空直接買便宜一點點。唉。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自從十月從克羅地亞旅行回來後,便厲行節食。不過所謂厲行,也只是在工作日以蘋果代替午餐,通常還再加一杯星巴克的牛奶咖啡或牛奶綠茶。我的理論是,無論午餐吃多少,晚上自己一個人總免不了吃東西,所以午餐可省則省(早餐是早已免去的了)。至於節食的原因,不外是避免穿不上舊衣服。如果單看這點,那麼目標已達,因為現在連有點歷史的褲子也穿得上。然而我總是害怕發胖,所以蘋果午餐仍然繼續。 如果說吃了蘋果就不餓,那是騙人的啦。不過我下午總是坐在辦公室,消耗少,也就還捱得下去。下班時通常都會飢腸轆轆,現在天氣冷了點,情況尤甚,晚上不吃多點就渾身不適。我只在工作日節食,因為覺得要是放假也節食就太可憐了。於是到了假日,幾乎常常都想着吃的,有時候不餓也想吃。唉。 我剛開始獨居的時候,有一陣子舉凡假日都去金鐘的Dan Ryan’s 或Grappas吃一頓很大的早午餐,一方面是因為沒有其他更好的消遣,另一方面這樣彷彿感到自己屬於一個優越的有閒階級(閒暇是有的,只是沒有錢]。可是後來不知如何停止了,也有好長的時間不再去Dan Ryan’s(這倒是有原因的)。最近因為到金鐘看電影,到Dan Ryan’s去吃過幾次,感覺很好,都是老樣子,食物、價錢、裝潢都沒甚麼改變,熟悉舒適。只是食物的份量實在大,有點吃不消。 說起看電影,我每次看電影幾乎都吃爆穀(除非剛吃過飯),不吃就好像有點美中不足。不過爆穀熱量高,這大概是一個壞習慣,不知何時才能戒掉。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行行重行行

無所事事的周六下午,又行山去。 今次是從山頂經夏力道走到薄扶林水塘去。我本以為周末的下午會有很多遊人,不愁治安,原來卻不然。第一段路是較寬闊平坦的柏油路,走了五分鐘,一個人都碰不到,慌張起來,縱然風光明媚也無心欣賞。打了一個電話給弟弟報告位置,他要我自己小心,真是廢話。不過其實這種電話也只會在我真的失蹤了才有用。 走了十分鐘就到了西高山下的休憩處,有一個龍虎山觀景處,七、八個人正在野餐。然後我開始走往水塘的路,那下坡的石階起點我還真的來回走過兩遍才找得到。 走了一會就有點後悔,因為1)路不好走,大部份是石階,狹窄而且坡度有點陡;2)氣溫高,太陽照得臉上身上好熱,我把沉沉的手袋的肩帶橫過頸後像背囊般背着,到達水塘時肩帶已完全汗濕;3)沿途差不多都沒有人,根本就是孤獨一人置身樹林中,好害怕:要是遇到山洪、山火或是山賊就完蛋了。我在柏油路上只遇到一個東方女人,在山路上統共遇到五個人,都是洋人。一個人在山裏走,感覺很不安全。 孤身一人蠻不方便,連在市區遠足都心驚膽顫。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元旦行大運

天清氣爽登高去。 山頂是常常去的,通常是繞着扯旗山走一圈,統共不夠三公里的路,慢慢地走也不用一個小時。 從來沒有去過龍虎山郊野公園,繞山走過分岔路時總是很好奇。今天決定往這些沒有走過的路走去,可是一看地圖才發現有好幾條分岔路,一時間不曉得該怎麼走。躊躇良久才選了走克頓道,因為會途經我想看的松林廢堡。 雖然松林廢堡無甚可觀之處,此行卻十分愉快。幾乎全是下坡路,遊人不多,沿路樹木、綠蔭都十分怡人,不亞於我在日本走過的山路(如嵐山、鞍馬、貴船)。美中不足的是那些充滿特區風格、粉紅柳綠的涼亭、休憩處有點礙眼。 克頓道止於旭和道,我興致很好,索性一路往下走到中環。行行重行行,經過許多從沒走過的路(我自小至今讀書、工作、居住都跟半山區毫無關係),幾乎完全不認識。最後在自動電梯旁的山頂酒吧喝了一點不錯的白酒,吃了一片重量級的朱古力蛋糕,當作慶祝新年。 圖為六塊維多利亞城界石之一,攝於克頓道。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