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1

鳥鳴

晨光熹微,窗外有鳥鳴。連續兩天在鳥兒的歌聲中醒來,再把風扇關了好聽得清楚點。躺在藤蓆上,感到身心舒泰。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貝夫人

看公家門診,從掛號到見完醫生只需十分鐘,配藥則等了二十分鐘,效率相當高。不過先決條件是要成功預約診症時間。我久沒光顧公家診所,彷彿劉姥姥進大觀園。 肩痛,醫生說是bicep tendinitis。帶了一大包Tramadol回家。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蟲患

家裏牆上有蟲患,許多小蟲蠕動爬來爬去,殺之不盡。這些小蟲小時只有一丁點那麼大,但可長大至約一二毫米長,顏色也會變深。這些蟲子並非甚麼新鮮事兒,總是隨夏而至,秋風起時當會自動消失。然而炎炎夏日,一看見它們便心煩氣躁,晚上又做惡夢,弄得我不願回房間睡覺,就是進房也不願開燈,以免看見。 之前提到有蟲患,有人提議用強力殺蟲水,我用了殺蟲水卻不見效,反而牆壁噴得太濕油漆好像有點要溶化的樣子。然後又有人提議用香茅油,因為台灣產的便宜(100毫升才四十多塊錢),便買了一瓶試試…唉,那油的味道,我的第一個感想是 “vile”,用“disgusting”也可以,於是只好捏着鼻子把油放在房間各處。初時彷彿有效,蟲子都躲到天花的角落去了。但用久了,它們好像有了抵抗力,又爬到我的視線範圍內,而且有些長得又黑又大,討厭極了。 家裏本來有一瓶不小的薰衣草香油,我嫌它太香,又因為挺貴,於是不太用。我受够了那香茅油的臭味,於是把它倒掉,全給換上薰衣草油,心想起碼讓房間香噴噴。哪知蟲子這又消失了。 薰衣草驅蟲,這是常識,只是我那精油太香,不像有這等威力。現在就等着看蟲子能否克服薰衣草囉。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無名腫痛

不知怎的弄傷了左肩,半夜痛醒,幾乎動彈不得。勉強起床,塗了點過期軟膏,吞了兩顆止痛藥,再上床呻吟一會,朦朧睡去。醒來時那疼痛彷彿下移到了左臂…… 幸好止痛藥沒過期。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