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4

好雨知時節

香港的亞洲協會就在港島金鐘山裏的前英軍軍火庫。雨後在正義道往山上走,鳥語花香,但覺春天潤物細無聲,甚麼意大利名畫,其實都不重要了。 正義道因是法院所在而得名,名字忒好。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衣帶漸緩

春分已過,天氣漸暖,是時候換季。但近期工作壓力大,無精打采,有點茶飯不思,每天連起床也需要運用點意志力,更別說換季了。 在和暖的早上,發覺冬季穿去上班的褲子越發寬鬆,正沒做理會處,看見衣櫥裏掛着一條多年沒碰過的短裙。是我很喜歡的漂亮短裙,近年發福穿不上,但又捨不得丟掉。姑且拿出來試試,邊穿邊想不可能穿得上的,所以穿好之後相當驚訝。漂亮的短裙多年後仍能穿上,又沒有過時的感覺,當然值得高興。可是我怎麼消瘦了?發福固然煩惱,無端消瘦卻又教人有點擔心。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東南西北花

剛剛在一家大廈的花槽裏看到一種惹人注目的花:在又高又粗壯的花莖的頂端,背靠背地向不同方向開著三四朵喇叭型的大紅色花朵。 我對植物並無研究,但卻清楚記得我是怎樣第一次留意到這花的。那天我在大學校園的石凳上低頭看書,一抬頭看到面前的大樹下長着這種花,覺得很神奇。它是甚麼時候出現的呢?明明記得之前是沒有的。是不是園丁最近栽下去的?還是它一向就在那裏,只是不開花時看起來就是一株其貌不揚的草? 我到現在還不知道它的名字。(然後上網搜索“東南西北花”,竟然找到它的名字。原來它叫朱頂紅 / 孤挺花。)

Posted in 未分類 | 1 Comment

書籤

電視在播關於漁民的戲劇,劇中人提到伶仃洋,我於是問弟弟知不知道文天祥的詩句:“ 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裏歎零丁。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弟弟搖頭。然後我提起袁崇煥和他那有名的口號,弟弟對這反而略有印象。 我還記得自己第一次看到“過零丁洋”,是在一家教會辦的書店。我還是中學生,而那年代沒有電腦沒有手機,我們看的是真的一本一本的書。我放學後去逛書店,買書的錢不多,書籤倒是買得起。文天祥的詩印在我買的一張書籤上。

Posted in 隨想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