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9

羅馬。第二回合

我早知道即將調職,但沒想到放完長假上班的第一天已有同事來接任。我原想會有足夠的時間完成手上的工作,可是卻被提前了的調職安排弄得有點手忙腳亂。原來這麽早有人來接替我是因為預留了時間讓我放假(因我曾提過想在轉職前放假),只是我才剛放完大假,兩個假期實在太接近了……不過話說回來,人家讓我放假,沒道理不放。 於是我決定在轉職前再放假一星期,結果就是要在不足兩周內完成手頭的工作和把工作交/教予接任的同事,並計劃接着的假期。我剛放完長假,不在狀態,舊的工作未清,新的接踵而來,加上手下是新人,又要花時間交接,簡直忙得人仰馬翻。最後一天竟然要凌晨起牀工作(我不彈此調已久),才勉強把工作趕完,差點兒虛脫… 在這種情況下要我計劃假期無疑是百上加斤,簡直茫無頭緒。我第一個想法是去羅馬。因為剛從羅馬回來,不用再準備;加上幾乎各大航空公司都有飛羅馬的班機,容易買到機票。余小姐提議我可去柏林,她一提起德國我又想或許可去慕尼克(十月有啤酒節)。可是…德國(冷、冷、去年才去過、要找資料、德文聽不懂看不懂講不了好可怕、冷、冷)…於是打消念頭,買了去羅馬的機票。 有網友說我上次在羅馬只停留兩天太短了,在羅馬留一個月都不夠。我同意,不過她當然不知道我已到過羅馬N次,而且又剛在西西里呆了差不多兩星期。不過當然,西西里是西西里,羅馬是羅馬,不可同日而語。 我對上次在羅馬住的B&B很是喜歡,今次想再去的原因有一小部分是不理性地想再去住一趟,而運氣也不差,在羅馬的七個晚上有五晚可住在那裏。 我在羅馬基本上是沒甚麼計劃地閒蕩。現在愛喝酒,所以天天灌以啤酒、紅酒,而且可能的話盡量到本地人光顅的餐室吃飯。 今次時間充裕,又買了通用地鐵和公車的車票,所以逛了不少以前不怎麼去的地方,例如在Trastevere就蹓躂了良久。這次去了從來都沒去過的Via Appia Antica和Viterbo去逛,又再訪久違的梵帝崗博物館、Capitolini博物館和Borghese美術館,最後一天還花了不少錢乘快車去了一趟翡冷翠,無所事事地逛了一會,幸好那天天氣不錯。 去Viterbo那天天氣不太好,有雨。從羅馬出發乘的是市效火車,單程要兩小時(如乘快車就是去翡冷翠也只需1.5小時),很慢。Viterbo也是一個中古城市,也有城牆城樓古教堂,但可能因戰亂的關係保存得不太好的樣子,所有景物彷彿都經過脫色處理,有點灰濛濛的,不可與翡冷翠等托斯卡尼城鎮相比。又因為不是主要旅遊點,而且已經是十月,雖不至於如一月時的Tomar般冷清,氣氛也絕對不熱鬧:在一些廣場,我是唯一的遊人;在餐廳除了我也只有另一桌子有客人。不過我仍怡然自得。 雖說已到過羅馬許多次,但仍不太認得路,晚上逛街時竟仍迷路。晚上Navona等廣場熱鬧非常,可是廣場與廣場之間的小巷卻會又靜又暗,有時甚至大街也是又靜又暗,難以看到路牌,也難以看出街道盡頭的乾坤,故迷路。 以前在較長(一個月左右或以上)的旅途中常常跌倒,通常是腿抬得不夠高所以腳尖踢到不平的路面而被絆倒,我認為是太疲累所致。不料這次短短的旅途也跌倒了幾次,大概跟不久前的旅行和出發前趕着完成大量工作所累積的疲勞不無關係。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馬莎是我的良朋,我必不至缺乏

馬爾他的好處:英語通行、靠左行車、旅遊其間天氣好又有白夜(Notte Bianca)、可以看英語電影、有馬莎。 馬爾他的缺點:市容彷彿七十年代、巴士殘舊(一定會有人認為這是特色,不過我不認同這種acquired taste)、巴士司機普遍素質儀表較差、物價較高。 住在首都Valletta,旅遊氣氛非常濃厚,似乎大部份人都是遊客,物價無端地高。在普通商店一瓶1.25公升的礦泉水索價1.5歐羅,貴得離譜(在當地近郊六瓶才賣兩塊錢,在Catania/Siracusa一瓶也只要五、六毛錢),我於是拒絕購買。我想:總不能比馬莎還貴吧。於是到馬莎買,每瓶一塊。其後天天都去光顧:喝一杯茶、吃一塊蛋糕或一盤麵食。雖然那咖啡室的食物味道真的不怎麼樣,但我喜其不做作、清潔、清靜、明亮,索價老實,而且光顧的多是本地人,總之覺得很舒服,有一種“我必不至缺乏”、彷彿回到家的感覺。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