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6

九月三十日 – 馬德里 / 沙拉曼加

真是出師不利。在馬德里機場等了一整個小時才取到行李(由於有很多時間觀察別人的行李,我覺得自己的真是相當精簡)。想乘地鐵到市際巴士站,才發覺那個航站沒有地鐵站。問機場的人想搭巴士去沙拉曼加該怎走,他教我乘204號巴士就可去到巴士站。結果是去到了一個車站,卻沒有車去沙拉曼加。於是立即轉乘地鐵到書上說的大車站,那知那裏也沒有我想乘的車。幸好有一個詢問處,一問之下,當然又得到另一個車站啦。唉!雖然一波三折,慶幸的是這次的資料總算正確,終於找到該乘的巴士了。 書上的資料實在不足,累得我團團轉。明明說市內有多個長途巴士站,怎麼不說清楚甚麼車站有甚麼車呢? 現在想起來,一抵埗立即去另一個城市也不算是一個很差的主意,反正也累得沒甚麼心情和精力遊逛,這天就用在交通上吧。 長途巴士頻密、便宜又舒適,車上還播放影碟給乘客解悶。可惜播的是配了西班牙語的珍珠港,我對於當年在北歐(若沒記錯應該是Gothenburg)花了約九十港元看這爛片還耿耿於懷,可是旁邊的乘客卻看得挺高興。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萬曆十五年(話劇)

我今天到藝術中心看了萬曆十五年。讓我有興趣的當然是那本名著,而不是話劇本身。我從不喜歡話劇,也不太能接受較新穎的表演方法,所以對進念也沒有甚麼好感。 看舞臺表演我通常會買(最)貴的票,好看得清楚一點。看這戲本來我也打算買最貴的票,可是去到票房時卻躊躇起來。說到底是沒信心,對話劇沒信心,也沒信心自己會把戲看完,所以最後買了較便宜的票。 今天進場時劇場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因為我的座位視線受阻,所以替我換位,給了我一個大堂正中的貴價座位。瞧觀眾的數目,視線受阻是假的,賣座不理想是真的,所以把觀眾都調到堂座中間去坐了。 這戲實在不怎麼樣。基本上沒有戲劇性可言,可以說是六幕獨角戲,每場都由一個穿上戲服的演員說書,再加插兩場崑劇牡丹亭折子戲和一場崑劇武生表演。布景極簡單,演員之間的交流很少。開始的時候我想逃的衝動很強,只是一直按捺着。表演的吸引力相當低,用女演員扮演萬曆這角色更是對我的接受能力的大挑戰,只有說書的內容、也就是黃仁宇寫的內容還有趣。我能從頭看到尾,自己都覺得自己很了不起。(看劇中途出走對我來說不是甚麼新鮮事兒。) 其實看戲應該是享受,不應該像這樣受苦似的。我看夜宴這電影就很享受,看了三次都仍然感覺良好,覺得它故事完整,攝影、美術賞心悅目,“越人歌”感人至深。我覺得看戲要這樣才值得。 這次最大的收穫大概是又學了幾句牡丹亭: “似這等花花草草由人戀,生生死死隨人願,便酸酸楚楚無人怨。” 牡丹亭的文字真美。 還有,是時候把書看完了。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行程定稿

是這樣的: 馬德里 -> 薩拉曼卡(兩晚)-> 馬德里 (兩晚)-> 里斯本 (四晚)-> 波圖 (兩晚)-> 星海聖地亞哥 (兩晚)-> 畢爾包 (三晚)-> 巴薩隆拿 (兩晚)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中期報告

忙於籌備十月的旅程。每天都花很多時間上網,既要尋找如何從一個地方去另一個地方的交通資料、又要找又便宜又有好評的旅館,然後訂票和訂房等等。相當疲累。 伊比利亞半島真的很大。我想去的地方的距離原來都很遠,我又很傻地以位處正中的馬德里作爲起點,要把所有的目的地連起來,有點吃力。現在的構思是,得多乘兩程飛機從馬德里到里斯本和從畢爾包到巴薩隆拿,還得乘一程11個小時的通宵巴士從星海聖地亞哥到畢爾包(找不到便宜機票,想乘飛機的話就得坐西班牙航空,票價很貴,但可以考慮用飛行哩數兌換,不過我不太想坐太多飛機)。在網上找到一家叫vueling的廉價航空公司,票價非常便宜,網上風評也很好,雖然航班的時間不太好,但我還是買了它的機票。 自己的旅程還沒有開始,無聊時便看看人家的旅遊日誌。Ryan Nee 的環遊世界日誌挺精彩,我常看。 PS – 最後還是放棄了長途巴士,用飛行哩數兌換了機票。直航機票原價超過2000元(離譜!!),但兌換則只須付120元稅款。旅程只需1小時,又不用在車上過夜,又便宜,鬆了一大口氣。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