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5

好人好事

中秋殘念 — 感動與慚愧 https://thestandnews.com/society/中秋殘念/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蠄蟧

昨晚家裏出現巨大蜘蛛形多足生物,從浴室閃進我的睡房,然後隱沒在衣櫥後。我很害怕,只好在睡床周圍噴滿人畜無害殺蟲水。今早發現那東西死在床邊,腿都縮起來了但仍然相當巨大。 小時候大人說這些東西叫蠄蟧。蠄這個字怎麽寫我想了許久,還是想到日語“林檎”才想到。我直到現在還不知道蠄蟧跟蜘蛛是同一樣東西還是不同的東西。上學學到的只有蜘蛛長這模樣,但學校從來沒有教過蠄蟧這東西。友人說,是一樣的啦,我半信半疑。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快跑,祖國來了!』"Scappa, che arriva la patria!"

區家麟:“一個國家的尊嚴,不在乎你抓多少權,而在乎你放多少權;也不在乎人民是否尊重權力,而在權力是否尊重人民。主權在民,而非主權壓倒人民。 若有足夠自信,真正為民請命者,才不怕三權分立,也不怕受制衡受監督;更不會自命清高超然,自以為半神半人,卻又疑神疑鬼,落得人鬼難辨。” http://aukalun.blogspot.hk/2015/09/blog-post_22.html?m=1 吳靄儀:“香港與中國的一大分別,在於前者奉行法治 (rule of law),後者則是依法治國 (rule by law)。 法治是一套價值,它建基於人生來擁有自由和權力,而法律就用來保障這個人的權力,制衡政府的力量。 而依法治國,就是顧名思義,依照法律治理國家。問題是,誰的法律?當社會沒有民主政制的時候,當權者明天立一條法,說我做什麼也是對的,喜歡抓誰就抓誰。這也是依法治國。”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星期五晚

在常光顧的酒吧喝酒吃飯。這是星期五晚,有人滿之患。前晚(星期三)來時其實挺冷清的。酒吧旁有一張4人桌子,周圍有9個穿着上班恤衫的中外男子站着,把酒言歡。他們旁邊另外兩張4人桌子分別坐着一位單身男子在喝悶酒,大家相安無事。星期五晚上嘛。我坐在酒吧,9個男子其中一人把空的啤酒杯往我身旁用力一放,然後說要上廁所。我正要發難,侍應已把酒杯收起。唉,星期五晚嘛。放鬆。 這酒吧好嗎?普通吧。但我自小就來這裏,它也歷久不衰。這是個黃金地段,我在這裏覺得安全,喝醉也不怕,所以常來,買醉而已。 9個男子越發侵佔酒吧,對旁邊單人霸佔的大桌子仍然視若無睹,真好。星期五晚嘛。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生人勿近

有評論以“劉三姐”的歌詞形容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生人勿近、神憎鬼厭,謂他:“河邊洗手魚也死,路過青山樹也枯”。真貼切,真妙。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簡單滿足

星期天在家,不工作,張羅吃的。雖說這星期秋風送爽,但煮食還是嫌太熱,於是決定吃麵包。回到麵包店Panash,仍舊買了上次愛上的法式合桃提子包,再到馬莎買一盒德國軟芝士,塗上去吃一定很美味。飲品仍然是500毫升的朝日啤酒。麵包芝士啤酒當晚餐。同場再買一件黑糖蛋糕作下午茶,回家配自家調製鮮奶即溶咖啡即可。如要甜品家裏有黑巧克力和酸乳酪。簡單又滿足。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急怒攻心

千萬千萬不可信任共產黨。重複:絕對不可信任共產黨。香港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根本就是上了賊船嘛。今天才知道,原來香港沒有三權分立(可憐那些教我香港三權分立的老師)。香港唯一還沒有完全淪陷的法治就這樣當了。好傷心。共產黨要是信得過,豬也懂得飛。第三次:共產黨無信無義,不能信。唉。好傷心難過。 怎麽辦?簡直急怒攻心。怎麽辦?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張曉明-香港非三權分立-特首在三權之上-超然於司法/ 既然是賊船,大概應該投奔怒海,像那些敘利亞難民,移民去也。此城再不宜居,求去也屬正常。想不到2015年突然需要逃難。可以逃到那裏去呢?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