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7

二月二十四日

今天又去Caffe Vergnano,吃了一碟pasta,價錢不算便宜,但也算不上貴,但真的很好吃。那penne 十分有咬口,份量和辣度都適中,連附送的麵包都好美味。我吃了第一口,就禁不住說了一句:好味啊。旁邊一對男女點了好多東西,看樣子全都很好吃,那女的用她那粉紅色的Nokia N73拍了好些照片。那男的邊吃邊點頭,那女的吃到一半跟我一樣輕呼了一聲:好味啊。 真是個好地方,安靜舒適,服務周到,食物又好,每次都讓我很滿意。為了保持清潔,年輕的員工還常常用小型吸塵機清理地毯上的麵包食物碎屑,給我很好的印象。 買了戲票看"門徒",電影五點才開始,吃過了飯不知該如何打發時間,便先到大會堂拿一本電影節的節目表,然後踱到太古廣場,可是卻完全沒心情逛商場。百無聊賴地蕩到香港公園,卻出乎意料地渡過了挺寫意愉快的一個多小時。 香港公園是一個奇妙的所在。四周參天高廈林立,而且近在咫尺,明明位於鋼筋森林的正中,可是園內花鳥蟲魚無一或缺,流水池塘,怪石木橋,雖是人工所為(然而世上人工庭園比比皆是),卻實在地為這都市帶來了盎然綠意和鳥語花香,讓人們可以透一口大氣。回想當年我在中環上班,幾乎每天午間都從下亞厘畢道走到香港公園,再繞一個大圈回到中環,當是舒展筋骨也好,當是透透氣也好,這散步總給我那麼一點點"久在樊籠裏,復得返自然"的感覺,又教我覺得納稅畢竟還有些意義。 今天是陰霾密佈的早春天氣,空氣濕潤而清涼,讓我想起杜甫的"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我漫無目的地流連,走走停停,頗覺忘憂。閒逛到四點,這才慢慢地經花旗銀行中心、長江公園、聖約翰座堂、炮台里和置地廣場等一連串的商廈回到國金中心。還有半個鐘頭的時間,便到座無虛設的星巴克買了咖啡,端到交易廣場外,坐在梯階上慢慢喝了,感覺悠閒(很久沒有坐到地上了)。 "門徒"好看。 回家途中把電影節的節目手冊翻了一遍,很奇怪地完全沒有想買票觀看的慾望。可憂矣。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竹造的紙

在日本上餐館,又或是上本地的日本菜餐館,對於除了筷子是即用即棄之外,其他杯碗碟刀叉匙都是正常餐具這現象感到困惑。為何堅持用即棄筷子呢?清洗其他餐具都沒問題,為何只是不願洗筷子呢?莎莉曾經告訴我,台灣改用即棄筷子與防止肝炎轉播有關(不知是否可信),可是為何又可重用同樣是放進嘴裏的叉匙呢?日本也是因為衛生原因而用即棄筷子的嗎?又或這只是一個頑固的傳統?難道從來沒有人想過這是無謂的消耗嗎?又或者其實有甚麼研究說用即棄木筷對環境無害? 在川越市的餐館拍了這筷子套的照片。吃的是意粉,外加味噌湯和咖啡。而餐館提供的餐具包括鋼叉、鋼匙和木筷子,木筷子大概是為味噌湯而設的。用竹造的紙到底又是否比用木造的紙環保?若然不是,為何強調 treefree 呢?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二月二十日

今天天陰下雨。在東京的最後一天我通常都會乘京成線的快車到成田機場,所以一般都會在上野渡過,今次也不例外。 先去西洋美術館,仍然不覺得有甚麼特別之處,所以我不常來是對的。接着去國立博物館,看了一個叫"悠久之美"的中國古物專題展覽,很好。記得上次來時,有一個日本女人送了我一張門票,這樣的好事可不是常常發生的啊。呵呵。           出來的時候看見有很多學生,聯群結隊地去看一個Musee d’Orsay 的展覽,好得很。可是Musee d’Orsay 我去過多次,實在沒理由再去這展覽。 網友某君提議我去上野東照宮看冬牡丹,我姑且去看看。來到門口看到告示,說冬牡丹展期已過(有圖為證)。我心裏高興,因為淫雨霏霏,實無賞花的興致。 這時不知為何想起常有學中文的外國人在網上問學漢字是否有用(言下之意是想只學聽講,不學寫讀)。我不是他們,立場不同,但不太理解為何有人甘心做文盲。不懂漢字,看到諸如此類的告示那怎麼辦呢?當然可以問人,但那多蠢啊。 接着又想到,懂了漢字,連日文都或多或少可以看得懂。我認爲通常單慿漢字可以看懂四成日文(如果是在如博物館這些重用漢字的地方,基本上可以看懂八成),再學了平假名、片假名和日常詞彙,就可以多明白兩三成,其餘的就要靠學文法、文化和對社會的認識了。 不知覺得漢字沒有用的人怎麽看? 今天回去香港的行程一切順利。只是不明白爲甚麽從香港飛到東京不用四個小時,從東京回香港卻要五個小時,是順風和逆風的關係嗎?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二月十九日

今天到川越市去,該看的都看了,並無特別的事可記。 晚上在新宿的NS大廈見到一間似模似樣的pub,要了一杯紅酒,冰的(好奇怪,冰的紅酒,資生堂也是這樣),好難喝。 東京的交通系統發達又方便,可是往還、轉車很花費時間。而我住的酒店在赤坂,是在千代田線上,轉車挺麻煩。所以索性乘車到六本木走路回去,晴朗的晚上十五分鐘的路程,走得很是愉快,不像在地底兜兜轉轉那麼氣悶。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二月十八日

天氣預測挺準確,說昨天會晴轉雨,果然如此;說今天會雨轉晴,果然整個早上淒風苦雨的,直到下午才轉晴。 今天按照計劃應該逛街,於是"按照計劃"去了自由之丘、代官山、表參道等地,感覺很沉悶。早上風雨不小,又濕又冷,只好躲進自由之丘暖和的星巴克寫了一個小時的日誌。然後心就焦燥起來:來旅行總不能整天呆在咖啡館吧,於是便想喝酒放鬆。(然後想到前晚睡不着,可能跟沒有喝酒有關……) 下午去了那個一年前開幕的表參道山,發現原來也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商場。想去看看的原因是聽說其建築有點特色,因為內裏有一條全長750米的樓梯,連結各層。看了之後覺得不外如是。但另一方面又覺得整個商場設計得有品味、方便用家、人性化,而且把有限的空間儘量變得寬敞,比起旺角那可怕的新世紀廣場和朗豪坊強多了。 然後去了銀座,想去資生堂Parlour吃下午茶。升降機到了3樓的茶室,人聲沸騰,於是我再上一層,到了一個清靜的餐廳,感覺甚好。豈料坐下了才知道,是餐廳嘛,提供的是正餐,不是茶點,我真傻。不過既來之則安之,正餐就正餐,反正還沒吃飯。點了咖哩飯、紅酒和咖啡,說不上特別好吃,還要加一服務費,總共要五千多日元。不是吃不起,不過無論服務、食物和環境都不值這價錢,大概下午茶會好一點吧。 餐廳像香港一樣是揚手結賬,而不是日本人習慣的到櫃檯付款,為免食客鬧出笑話,便把該怎樣結賬寫清楚放在桌子上,很是周到。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河津櫻祭

伊豆半島上的河津櫻比尋常櫻花早開,所以河津每年早至二月中便舉行櫻花節。今天一早乘踊子號快車到伊豆半島去看櫻花,昨天訂位時只能訂到吸煙車廂的指定席,所以索性坐到禁煙的自由席,然而就是如此,也不時嗅到煙味,看來如果全程兩個多小時都呆在吸煙席,可能生不如死。 列車到達河津,至少一半的人都下了車,一時間人頭湧湧,好不熱鬧。車站附近的櫻花說不上壯觀,叫人失望。有香港人剛走到河邊,見櫻花貌不驚人,便說:"就是這樣啊?那邊已是巴士站,就是這樣啊?"聽起來十分失望,不知有沒有就此回去。反正我就再聽不到有人講廣東話了。 其實沿着河津川住西走,要走好一會那花才漸入佳境。然而儘管每棵樹上都有花,卻有不少還沒全開,看起來再過一個星期花會更多更美。不過話說回來,花期剛開始,地上一點落花也沒有,生氣勃勃,沒有感傷。 一邊走一邊回想,我看過的最美的櫻花,已經是上一個世紀的事了。那年大概是復活節假期前後吧,我放了長假,買了火車證,去了不少地方,關東、關西、高山,計起來討了JR好大的便宜。對旅遊還沒有麻木的我,在沒甚麼心理準備的情況下,一頭栽進櫻花怒放的盛況中,不論是在東京的上野公園、京都的円山公園、燈影交融晚上的清水寺內、名古屋城下又或是姬路城下,無處不是櫻花(不過高山倒是沒有)。我清楚記得在上野公園一邊流鼻水,一邊給朋友寫明信片(那個年代!)記述櫻花盛況(還有不外乎良辰美景虛設之類的傷春悲秋)。以後雖有再見櫻花,通常都不應花期(有時看到遲開的金剛櫻等,也挺高興),又或年輕易感動的心情不再,雖然好,但總不及那次那麼好。(其他事不都是一樣嗎?) 然後又記起農曆新年假期到日本的經歷,似乎總是會下雪:一次到福岡/九州(工作上很不愉快,異常消瘦),有雪,很冷;一次到關西,跟莎莉在二條城門下避雪,然後脫了鞋子在木板地上走,很冷;一次去北海道,在結了薄冰的路上結結實實地跌了一交,幸好沒摔斷腿,冷冷冷。這次竟然是看櫻花,真是別有一番滋味。 想起莎莉,又記起跟姬莉絲到東京,我睡過頭差點趕不了上機;兩個傻婆在新宿打機,大叫大笑;在日光的小店裏遇上有如老僧入定的十五歲老貓;上高級天婦羅餐館,點菜時說得不清楚,人家以為我們兩個人吃一個餐,顧全我們的面子遂點遂點慢慢上菜,直到最後我們發覺食物是單數,而米飯只有一碗,才知道弄錯了。笑死人。 一邊走一邊拍照一邊回憶老好時光,不經不覺走了約三公里,然後折返,看看路旁擺賣的攤檔,花三百日圓買烤番薯條,吃了一點已經飽極,末了返回車站乘車回東京,按氯的吩咐去百貨公司買了她要的手袋,便回酒店休息。走了六公里以上的路,睡得香甜。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二月十六日

今天乘聯合航空的班機到東京,七點多到了中環機鐵站才知道延遲一個小時起飛,感到不太順利。不過因為有這麼多空閒時間,我可以在上機前非常悠閒地吃東西、上網等等。 聯合的服務不算差,起碼沒有態度粗魯傲慢的白人服務員。而且不知為何編了一個 Economy Plus的座位給我,比較寬敞舒適。在機上看了Helen Mirren 演的The Queen,覺得相當一般。 由於美國對攜帶液體到機艙有限制,雖然行李不多,也只好托運。因為成田機場離市區遠,交通費時,我老是擔心領取行李浪費時間,反而忘記了日本機場的高效率。結果並沒有因為行李而耽誤;反而由於航班延誤,我仍然要晚上六點多天都全黑了才到達位於赤坂的酒店。由早上七時多出門至到達東京的酒店,撇除時差總共用了十小時,唉。 酒店並非位於繁忙地段,相當清靜。安頓好後無事可做,從赤坂逛到六本木。六本木十分繁華,可是多繁華都與我無關,沒有我的事。而且入夜後越加寒冷,於是隨便吃過晚飯便原路折回。 夜裏不知怎的記掛公事,不能入睡,輾轉反側。雖然說酒店清靜,可是房間的牆壁竟然薄得可以聽到隣房的鼾聲,奇哉怪也。 我的日文已降至極低水平,但有時只聽不看都可以明白電視在說甚麼,自己都有點驚訝。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