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5

除夕夜

除夕夜,探望住院的母親後與弟弟一同離開。弟弟說一起吃飯吧,於是我提議去上次經過的小店吃粥粉麵飯。兩人如常地往銅鑼灣方向走去,如常地在禮頓道的交通燈前停下來等過馬路。馬路對面有一家 agnes b. 的 Le Pain Grille,看起來有點冷清,我跟弟弟說,不如就在那裏吃吧。 餐廳內確實並不熱鬧,餐牌就是平常的餐牌,並不賣除夕大餐。我們點了無花果巴馬火腿沙律、鴨肉意粉和炖牛肉。弟弟吃一道讚一道,基本上就是讚不絕口,連伴炖牛肉的麵包都讚外皮鬆脆內裏軟滑。我見他吃得香,也很開心。那炖牛肉和麵包實在美味,薑汁牛奶咖啡內有很多薑絲,真材實料。 這餐廳的食物和服務都有水準,上菜速度快,環境簡潔雅致舒適,不擁擠,價錢不誇張,兩個人才五百多塊。在除夕夜不用訂座、不用排隊,隨便經過走進去就可以吃得好好,實在滿意。 飯後弟弟約了朋友聚會,然後看除夕煙花倒數。我回家喝酒睡覺。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剛愎自用

以前的工作要跟大學高層見面,所以跟香港一半以上的公立大學的校長和主席見過面,包括現在的特首。此特首明知社會反對,卻剛委任了李國章為香港大學的新主席。這位新主席以前是中文大學的校長(在我畢業之後。我在學時的校長是備受愛戴的高錕),後來也當過教育局長,猛人一名,時常大言不慚,作風手段強硬,人稱沙皇。當時反對他的人不在少數,今天亦然。罔顧社會不滿是現任特首的一貫風格,剛愎自用的性格與李教授很相襯。非委任沙皇不可,大概與港大竟敢聘用英國教授為校長不無關係。中大的沈校長也快要重執故業當醫生了,情況真是讓人擔心啊。其實校長是很受壓力的。 有關於此事的評論說“摧毀香港未來從摧毀香港教育開始”,很有道理。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星球大戰

大愛BB-8!!星球大戰已係幾代人嘅童年回憶,而今繼續為新一代嘅小朋友製造回憶。當銀幕靜靜出現Lucasfilm 字樣時,身邊嘅小朋友仍然左顧右望,但John Williams嘅音樂一響起,第一個音,大家立刻直視銀幕。渠爸爸細細聲對渠講:係唔係啊?真係幾代人嘅經歷同回憶。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公開信

新亞書院學生會向沈祖堯發公開信 http://www.post852.com/新亞書院學生會向沈祖堯發公開信/ ”然而,令我們感到最大惑不解的,莫過於這一段:「此事讓我想起九十二歲高齡的錢穆先生在其寓所素書樓講最後一課時,給學生留下的最後贈言:『你是中國人,不要忘記了中國!』」眾所周知,錢穆先生之所以南下香港,創立新亞,是因為逃避中共的魔爪,並在香港將中華文化發揚光大。民國三十八年,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領袖毛澤東在《丟掉幻想準備鬥爭》一文中,點名批鬥錢穆先生為被「帝國主義及其走狗中國的反動政府」控制的「新式大小知識分子」之一。可見,錢穆先生是遭中共趕走的。“ ”後來,錢穆先生辭去新亞書院校長一職後,於民國五十六年遠赴台灣,繼續致力於講學與著述。錢穆先生的餘生,就是在台北素書樓度過,從此沒有再在對岸踏足過半步。敢問校長,錢穆先生所指的「中國」是哪一個「中國」?新亞書院是香港中文大學的創校書院,錢穆先生是新亞書院的創校先賢。他在每一個新亞人心中都有著崇高而不可取代的地位。所以,我們懇請校長正視歷史,不宜引喻失義。“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探病

上月底到東京旅遊,甫抵埗即接獲母親骨折入院的消息,只好另購單程機票提早回港。母親留院一周才動手術,手術後一周從大型綜合醫院的骨科病房轉往療養醫院的康復病房,如此又過了一星期。這三星期我幾乎天天探病,而弟弟更是必然天天探病,於是我與母親弟弟的相處時間份外地多。 醫院有規定的探病時間,我若如常下班,根本不可能探病。若要探病每天下午7時前就必須離開辦公室,直接的影響就是工作免不了堆積起來(本來就是加班也做不完的工作量)。每天探病也讓人疲累,但我看見弟弟每天為母親張羅吃的、用的,幫她抹臉刷牙,替她按摩塗油,而我只是探望,實在不敢有怨言。 療養醫院位置較偏僻,在香港大球場旁,公車班次疏落。探病後弟弟若與我同行,我們會步行至天后地鐵站,有時也一起吃晚飯。弟弟帶我走進大坑的窄街,晚上在燈光映照下蠻有情調。但我倆下班探病後實在沒有時間精力慢慢享受晚餐,通常速戰速決然後各自打道回府,但我仍然很享受大家相處聊天的時間。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百水先生

路過Frey Willie店舖,看到他們正在做一個推廣,我定睛一看櫥窗,喊了一聲:“Oh, Hundertwasser!” 引得售貨員走到店外招呼我,問:“小姐有留意我們的產品?”我答:“不是,我是有看過這位藝術家的展覽。”店內的中文資料當然把藝術家稱為百水先生,我覺得很窩心。我想問售貨員:你知道百水先生已化成一棵樹了嗎?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百水先生的展覽是在馬賽看的。那天我從Aix-en-Provence 到馬賽逛,記憶中所有美術館都因維修而關了門,只有百水的展覽開放。看展覽的那幾小時我很快樂。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秘書

我有一個合約嘅秘書,我無乜嘢畀渠做嘅,因為渠位置太junior,而且係合約員工,始終唔放心畀渠接觸啲機密嘢。 但我有啲處理投訴嘅回信,雖然叫做機密,但內容好普通,於是我畀渠幫我出信(我自己寫好、印埋、簽好),渠只需要影印同入信封。渠做咗一排,我先發覺渠將每封只有一張紙嘅回信用A4信封出。我問點解要用咁大個信封出一張紙,渠話無細啲嘅機密信封。我打開出面放文具嘅櫃桶,用咗一兩秒就揾到A5嘅機密信封。唉。 然後我請渠將包括我在內嘅3個人嘅文件變成一份,基本上係做剪貼。渠做完後問係咪渠可以直接出份文件,我叫渠畀啲原稿同渠嘅功課我睇,然後畀渠放工。咁我一check,就發覺渠漏咗一大段,又有啲放錯位置,於是又要自己執到6點幾。唉。呢個秘書真係唔掂。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