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9

宿主

接續The Host。 應莎莉的要求,把結局都寫下來。 Wanda教醫生從人體安全地移除soul的方法,又成功地移除了那seeker體內的soul,這才發現那seeker所以讓人討厭,與被佔據無關,而是因為她本來的性格就讓人討厭(!)。 岩洞裏的人們越加發現Wanda的好處,例如她毫不費力地便可從其他soul的手上取得他們所要的食物和日常所需。現在他們懂得從人體移除soul的方法,便先擄來一對healer(即是soul的醫生)做實驗,結果一個成功、一個失敗。Ian的兄長Kyle見狀,二話不說立刻到外面去把他已被佔據的舊情人Jodi擄來,要醫生把她還原。Jodi體內的soul名叫Sunny,十分溫順,而且因為Jodi的記憶,一直都盼望見到Kyle。所以Kyle把她擄走,她反而千依百順,讓Kyle都不忍心傷害她。不過同情歸同情,雖然Sunny十分依戀Kyle,十分留戀地球,Kyle還是堅持把Sunny從Jodi體內移除,而且事不宜遲。 Wanda信心堅定,按照計畫做好準備,讓醫生做手術。 然而她卻再醒了過來。 原來Jared不讓醫生按照承諾讓Wanda死去,反而把Wanda留了下來,待Melanie復原後,跟Jamie和Melanie三人一起為Wanda另覓宿主。而Ian一直守住Wanda的真身,寸步不離。 Jared為Wanda挑的宿主跟Melanie的強悍完全沾不上邊。她十分年輕,十分纖細,十分柔弱,外貌仿如天使,無論男女老幼一看到她都想親近和保護她,而且根本不能幹粗活。醫生把原來的soul移除,確定剩下的身體已無意識,再把Wanda植入。 Wanda醒來後發現Sunny跟她一樣留了下來。原來因為Jodi不能回復意識,Kyle只好把Sunny再次植入,以免Jodi的身體死去。Sunny一如之前地依戀Kyle,Kyle雖然困惑,但不抗拒。 最後Wanda跟Ian成為一對,可是她與Jared和Melanie並不能對以往完全忘懷,有時候她會不自覺地瞧着Jared,反之亦然,而Melanie也會不自覺地碰觸Ian。 然而最教人意外的,不是Wanda和Sunny以後跟這群人類生活在一起,而是他們後來發現世上還有其他的人類聚落,而且變節的soul不止Wanda和Sunny兩個。在故事結束時,他們遇上了另一個聚落,還有另一個跟人類生活在一起的soul,一個名叫Burns的紅髮男子。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 1 Comment

“I can fly” for 100 minutes

最近幾次致電馬可孛羅會預訂獎勵機票,等候的時間越來越長。以前根本不會有耐性等二、三十分鐘,可是最近的等候時間竟長達四、五十分鐘,我每次都想:這電話系統是不是壞了?我該不該再等下去?可是我的經驗是,長時間的等候後竟然是真的有人接聽電話的,於是每一次都加強下一次等下去的信心。 可是今天真的遇到了終極的信心和耐性的考驗:竟然破紀錄地等了一百分鐘!等啊等,無所事事,忐忑不安。於是寫了一個我本不打算寫的報告,又與鄰房的同事討論了一件公事。就在幾乎人人都下了班,而我在聽了一百分鐘的 "I can fly" 歌聲後幾乎要放棄的當兒,電話竟然接通了。於是又再花了五分鐘左右修改了下個月到日本去的行程。 唉,看在免費機票的份上,我忍。 (其實馬可孛羅會有網上服務,可是網上訂票要即時確定付款,而且又不能處理諸如候補、修改、或開口 (open jaw) 行程等較繁雜的的安排,所以只好繼續使用電話服務。)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濟南。曲阜。泰山

復活節假期去了山東。 本來對於復活節去哪裏旅行,或是根本要不要去旅行,都一直猶豫不決。原因不外是去熱門地點的機票、旅行團都價格飛漲,而且一位難求,再加上我實在沒有甚麼非去不可的地方,所以眼看着假期就要到了,還在乾着急。這天午夜乍醒,起來到書架前去看,看到一本《泰山之旅》,覺得真是好主意,於是就決定了去山東。 我已去過青島,並不打算重遊,所以目的地自然是濟南。從香港去濟南的人看來並不多,訂短期內起行的航班並無問題(情況跟我去年復活節飛太原去平遙相若),今次因有足夠的飛行里數,所以換了免費機票。 雖然買了一本版本較新的旅遊書,我其實沒甚麼耐心去計劃,所以行程很簡單,一天遊曲阜,一天遊泰山,再一天留在濟南。至於一應住宿交通安排,都是在網上找資料的。其中這網友的旅遊計劃和經驗尤為有用,我在曲阜和泰山幾乎都按着他說的去做。 本來想過在曲阜和泰山留宿以節省時間,可我實在討厭帶着行李走動,所以最後决定全程住在濟南,每天乘長途車來往景點。事實證明我較喜歡這樣的安排:一則車程不算太長而且我不討厭乘車,二則曲阜和泰安兩市較落後混亂,我不太喜歡。而我在濟南住的酒店選得相當好,價格相宜,服務和設施不錯,位置也算方便,我很喜歡。 關於交通: 整個旅程我只乘了四次計程車。第一程是從濟南火車站到酒店,當時我只有百元紙幣,那司機先是說沒零錢找給我,到埗時車費十元,我付一百,他邊數錢邊要我先下車拿行李,我卻堅持等他先找錢,然後我再數,發現少了十塊,他才再給我十元。我不大相信那是無心之失。如果我先下車取了行李,他便可把那八十塊一把塞給我然後開車便走,我就沒時間點算了。 在曲阜坐了兩次電動三輪車來往孔林。司機通常索價五元,而我只肯付三塊。五元其實不貴,可是知道可以壓價就覺得沒理由不壓,真是劣根性。 去泰山時在泰安的老汽車站下車,那裏人車沓雜,挺混亂,所以我幾乎—下長途車就跳上計程車。司機問我是從哪裏來的,我讓她猜,她說猜不到。我告訴她我來自香港,又問她怎麼沒聽出我的南方口音。司機說我的口音比南方還南,像外國人。我覺得很好笑,又有點傷心。 遊覽完畢後在泰安的火車站前乘旅遊車回濟南,買票時有—貌似工作人員的男子告訴我可以搭正要開出的—班車,我於是跑去上車,跟車的卻說已滿座,要加座。我以為加座就是從原有的座位扳下一個附加座(以前在其他旅遊車見過),不提防就付了錢。豈料跟車的從一個座位下掏出兩張矮摺凳一前一後地放在通道,讓我坐在後面的,她自己坐在我前面(她把自己的座位也賣了)。我只好忍氣在那沒靠背的矮凳上蹲坐了差不多兩個小時…… 關於景點: 在曲阜參觀了孔廟、孔府、孔林,又在青年旅舍吃了一頓午飯。其實三個地方都並非特別有趣,只有園林裏春意盎然的花草樹木還算教人高興。 登泰山我採用的大概是最快和最直接的方法:從天外村乘小巴到中天門再轉纜車上南天門。南天門和天街簡直人滿為患,而且很多人都上香拜神。我抱着的只是到此一遊的心態,並沒興趣爬到最高點或遊遍所有景點,而且山上氣溫較低,所以我隨便踱了一會就下山了。下山到中天門得走約二千級台階,開始時那數百級尤其陡峭,雖然是下坡,但也不容易,只走了幾百級,雙腿已然發軟,難以控制地發抖,跟我從吳哥窟的佛寺下來後的情況差不多。 從泰山下來後我就去逛那有名的岱廟,適逢東嶽廟會又是周末,遊人不少,相當熱鬧。廟內有許多小食攤檔,又有表演,加上春花盛開,那氣氛比得上花見季節京都的八坂神社和円山公園、或是淺草的雷門寺。岱廟本身挺大,寬闊簡潔的外表讓我不期然想起日本那些大廟(例如奈良的東大寺)。我對寺廟本無甚麼興趣,但這次逛得意料之外地高興。 濟南本身沒甚麼景點,我只逛了趵突泉公園、芙蓉街和山東省博物館。芙蓉街不遊也罷,至於趵突泉公園,最迷人的仍然是春天的花草樹木。山東省博物館的藏品十分豐富有趣,很值一遊。這地方跟蘇州博物館正好相反:蘇州博物館建築優雅,展品卻極普通;山東省博物館的展館設施給人破舊的感覺,展品卻非常可觀。 關於食: 這幾天每天都光顧酒店大堂的咖啡室,有時是喝酒,有時也吃飯。這地方十分雅緻舒適,我很喜歡。我不愛髒亂擠逼嘈雜的環境,所以一般食肆我看着就不喜歡,只光顧過麥當勞、曲阜的青年旅舍、永和豆漿和在酒店附近的一家西式糕餅店,都是些連鎖店。我本來對吃就不講究,也不特別在意品嚐當地特產美食,自覺近年越來越喜歡在留宿的酒店吃飯,喜其方便也。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The Host

昨天晚上剛看完The Host,覺得從第12章起變得好看,有點愛不釋手。 故事是外星生物Wanderer以第一人稱說的。那個時候,自稱為soul的這種外星生物在佔領了許多其他星球以後也佔領了地球。他們本身看起來像是銀色的百足,必須寄生在宿主(不一定是人類)身上,寄生後宿主本身的意識和靈魂通常便會消失。Soul的性格溫和、誠實,當然在對待異類時並不一定這樣。 Wanderer寄生在不同星球的不同生物裏已經活了許多次了。這次她來到地球,植入在年輕的Melanie的身體裏。Melanie是僅存的人類之一,她深愛弟弟Jamie和她的愛人Jared,而且意志十分堅強,堅強得Wanderer無法控制她。Wanderer常做Melanie愛做的夢,愛上Melanie深愛的人,爲了尋找他們,她與Melanie一起走進Arizona的沙漠裏。 Melanie的叔叔Jeb是一個怪人,早在外星生物佔領之前已經做好準備,又告訴了Melanie一點點的線索。Melanie認為Jared和Jamie一定會去投靠Jeb的,於是帶着Wanderer在沙漠裏找啊找,卻找不到,而且幾乎死掉。不過最後Jeb救了她。 Jeb不單收留了Jared和Jamie,還收留了其他30多個人類,讓他們住在他發現和改建的因火山爆發而形成的地底岩洞裏。這些人十分反對他要收留Wanderer,幾個大男人包括Jared(也有女的)把Wanderer打得遍體鱗傷,又把她關起來。他們不殺她全因Jared不讓他們碰Melanie的身體,可是Jared自己並不相信Melanie跟Wanderer並存。 時間過去了,Jeb有計劃地幫助Wanderer,讓她跟所有人一樣幹活,又讓她向他們講外星的故事,大部分人都漸漸接受了Wanderer,並管她叫Wanda。其中包括原來也傷害她、也想殺她的Ian,還有非常掛念Melanie的Jamie。Ian和Jamie變成Wanda的保護者,Ian更漸漸地愛上她。可是Melanie屬於Jared,Melanie的身心都愛Jared,而Jared雖然不殺Wanda,可是卻不信任她。 期間發生了許多事,終於大家都認同了Wanda,把她當成自己人。可是一個身體,兩個靈魂,Wanda無法應付兩個男人、兩段感情。 在那個社會裏,每一個soul都有自己的工作,個個都滿於現狀,各取所需,他們甚至不需要金錢。有一些soul 專門搜捕人類、保持治安,他們叫seeker。有一個seeker一直對Wanda窮追不捨,就是Wanda失蹤了也不肯放棄。終於那seeker找到了Jeb一夥人的藏身之處,又殺了其中一人,可是她本身也被抓了。Jeb問Wanda有沒有甚麼要問這個seeker的,本性善良的Wanda雖然討厭那seeker,卻不願讓她死。她想盡方法要救她,終於決定把怎樣從人類身體移除soul的秘密告訴住在岩洞的醫生,讓他可以分開那seeker的宿主和soul又兩者都不傷害,但要他答應把移除的soul送到其他星球。另一方面,Wanda不想做叛徒,況且她與人類相處得越久,便越愛人類、越覺得她不應該佔據Melanie的身體,而在Melanie的身體內她也無法處理兩個男人的愛情,所以她又讓醫生答應,最後要把她自己移除,讓Melanie活,讓她自己死,並把她埋葬在地球。 Jared猜到了Wanda的心思,雖然不捨,但看起來沒有甚麼行動。可是Ian知道了,反應相當激烈。Wanda費盡心思,堅持計劃。 結局有一點點出人意表。 整體來講這小說相當好看。

Posted in 隨想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