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2

30.9.2012

往布魯日途經安特衛普,把行李鎖在車站就到城裏遊覽。清涼的大晴天,獨個兒自由自在,再沒有團隊的拘束。比利時人慣於接待旅客,都和氣有禮,不像莫斯科人多數一副臭口臉;溝通沒問題,也無須時刻提防小手,逛教堂美術館愛呆多久都可以,太開心了。 晚上住進布魯日火車站旁的酒店,豈料星期日晚上八點站內外所有店鋪都已關門,只星巴克仍營業:但六歐羅一份的三文治卻說不能弄熱,說因為爐子壞了。 中秋時節在火車站挨餓,想都沒想過。遙見車站對面樹叢中掛着彩燈,原來是一家酒吧餐廳。13歐羅有燉肉薯條咖啡,啤酒價格也合理,還星甚麽巴克。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風濕

似乎只有私家醫生才會轉介病人去看專科,政府醫生總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對我而言就是肩痛醫肩、手痛醫手)。看政府醫生,告訴他半個月前來過看同一個病,他這才去翻病歷;私家醫生卻會自動看電腦上我的病歷,說我去年七月也看過同一個病。 私家醫生說我應該去看風濕科,寫轉介信讓我去專科醫院登記。專科的預約診症日期是明年五月,唉。若是急症,人死了屍體爛了也還沒見到專科醫生。不過風濕是慢性病,公共醫療又幾乎免費,也不能太苛求。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Detachment

大愛Adrien Brody 演的 Detachment。 雖然男主與他”收養”的女孩的關係讓人困惑(男主太克制、太detached了,行為與態度不相稱,女性大概都會感到困惑吧),但戲實在是好看。比起同是關於教育的印度片3 Idiots 裏的熱鬧歌舞,我覺得Detachment中揮之不去的無奈對我口味多了。 Adrien Brody有一張奇怪的臉,可以說是貌寢,但卻讓人覺得溫柔可愛,大概是演技太出色之故。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