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5

理解

下屬Francis是教徒,桌上放着聖經和聖方濟的畫像。他諳日語,貌似常到日本旅遊,同事有時取笑他在日本有女友或成了家。有一次乘車去開會,跟他聊起旅行種種,我說他常去日本,而我則常去意大利。Francis 說他很想去Assisi,我說那容易,買張機票就可以去,我去過兩次,起碼。他笑笑,沒再答話,我也就住口。這是我常犯的錯誤:我是個孑然一身沒有牽絆的人,所以不了解別人的難處。他可能有資源上或情感上的其他考慮,而我並不知曉。 好多年前已有下屬告訴我,我認為可行的處事方式在他們那個職位並不可行,我可以做的事說的話他們不敢。前天有另一位下屬也是這麽告訴我。我想:要了解員工的難處其實也不容易。但如果他們不敢做我做的事,那豈非事事要我親力親為?若經常要我出手才可擺平問題,那下屬在我看來其實並無前途,難以讓我寫好的考績報告。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Nice Guy

從最高學府的校委會會議學習 nice guy 的貶義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wH_w8jp-lg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國泰機票

剛在網上預留國泰機票,明年一二月來回羅馬。我並不喜歡乘坐國泰長途班機,因為它的座位設計實在非常差,而且票價通常偏高。但它有最多從香港出發的直航航線,比非直航起碼快6小時:凌晨出發,同日早上六時多到埗。而且…它正在減價,6258港元從香港直航羅馬,只須13小時,還可以免費留位24小時。唉,無論我多不喜歡它的座位,看來也別無他選。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娃娃臉

幹以前的工作,常要接觸大學教職員,現在的崗位則常要接觸律師。有一位年輕律師,他的法律意見詳盡,回答精準,又不厭其煩地解答我們這些門外漢的問題。但我第一次開會看見他時,卻被他的模樣嚇了一跳。他看起來很年輕,唇紅齒白的程度就像一個中學(女)生,相當稀奇。我的同事凡是第一次見到他的,私下無不稱奇。 上星期有一位以難以相處聞名的厲害人物說要開會。此人第一次見到年輕律師,並不掩飾驚訝,劈頭第一句就問他是否剛畢業,言下之意是質疑他的資歷。年輕人修養好,對此輕輕帶過。那厲害人物在會議中數次質疑年輕人的專業知識,年輕人都忍着,只是說話聲音越來越大,語氣越發不善。厲害人物又指着我要我解答法律問題,年輕人卻主動替我一一化解。會議氣氛讓人尷尬難堪。 後來我的下屬告訴我,年輕律師私下透露他很是氣惱。不過作為律師,客戶的刁難其實應該是家常便飯吧。 專業人士卻長了個娃娃臉,原來也是一個煩惱。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周六

昨天周六上午9時上班,晚上8時多才下班,整天無間斷窩在辦公室,不知人間何世。上班時天晴,天氣有點涼,於是加了一件薄外套。晚上離開時,覺得很冷,原來氣温急降了許多,幾乎打冷顫,幸好沒着涼。 雖然說是每周工作5天,但我、我的下屬、上司、相連機構的高層在周六下午還在工作,互相通訊,根本沒有休息嘛。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矛盾

在 chinese-forums.com 內許多人提及關於中國的許多事,都與我心目中的中國相去甚遠。他們所說的中文並非我認識的中文,粗魯無禮的用語行為被視為正常,外國人需要學習,學了還要繼續傳揚,讓我相當困擾。看來我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越來越格格不入,難怪京官說我們要去殖民地化,要中(華人民共和)國化。但中共不是要一個國際城市麽?又要服膺中共、卑躬屈膝,又要真正國際化、用普通法、資金自由流通但又倡廉,有點精神分裂。大概我們其實不夠格當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矛盾太大,難以消解。從大國的角度來說,應從教育入手,把孩子搞成中共人,再不斷在此地再殖民,數十年後當有新局面。舊人頑抗,難以持久。但願此事在我身後發生。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天網

在想怎可以除去妖孽“思歪樑”,不知電影“Irrational Man” 的橋段可行得通,然後想到“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不知這句可以怎樣翻譯為英文呢? The skynet is omnipresent. It’s loose but it never loses? Skynet 很有 Terminator 的味道。哈哈。當然網上有各種譯法。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