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4

重遊姬路城

今天由大阪出發去day trip,覺得去神戶實在太複雜,於是決定去姬路。神戶和姬路我以前都各去過一次,姬路印象深刻,因為當時櫻花盛開,好美。神戶印象模糊,只記得在平滑雪白的雪地上印上腳印。早已想重訪姬路,但因幾乎每次去關西都住京都,距離太遠,一直沒再去過。今天成行。至於神戶就得再等了。 姬路城正在維修(2009-2015),大天守閣雖然已重見天日(幸好如此)但卻仍然關閉。盡管如此我仍然遊得很愉快。姬路城旁的好古園相當美麗,也值一遊。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姬路

多年前在櫻花盛放的季節遊過一次姬路城。感覺震撼,一是因為年輕見聞少,二是因為名城果然有如白鷺般漂亮。但教人最難忘的還數滿城爛漫的櫻花。見過這樣的姬路城,以後見其他名城如彥根城亦只覺不外如是。 下星期又去關西,炎炎仲夏,是否應重訪姬路城呢?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大會堂美心

響IFC 等睇戲,想食飯。但要揾間唔係快餐店、有位可以坐低慢慢食又唔貴到飛起嘅難度極高。本來坐低咗食東南亞嘢,已經成百文先落到樓,又加一,仲不由分說畀個人嚟搭枱。於是我起身走人,嚟咗大會堂美心餐廳食豉油西餐,雖然都要過百先落到樓,起碼當我係客服務殷勤,而且效率一流。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日語

又在星巴克吃午飯,旁邊坐着一對情侶,男的皮膚黝黑頭髮捲曲是南亞人,女的樣貌是東亞人,兩人以日語交談。明顯地兩人的共同語言是日語。本來理所當然地假設女的是日本人,但奇怪的是男子的日語聽起來比女子更地道,而女子說話的口音和語氣都不似日本人,反而近似港人或韓國人。但如果本身不是日本人,對方也不是日本人,在香港通常會使用英語。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呢?真有意思。 我想像的故事是:港女不學無術唸了多年英語仍然說不了,跑去學日語為自己增值,日語反而講得頭頭是道,又在日語學校認識了男子,如此這般。。。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名字

我在工作場合稱呼教授、校長,總是劉教授、沈校長這樣叫的,連為我工作的顧問也總是稱呼他們為教授、博士的。但怎麽現在的服務員這麽奇怪,明明我是顧客,他們卻直呼我的名字呢?這是新一代的顧客服務理念嗎?在公司也是,上級叫我的名字也就罷了,連最低級的也是這樣。是我太拘謹老套了嗎?我也可以稱呼校長為Joseph 嗎?會有機會在下級尊稱我為Madam 的地方工作嗎?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調職

在這個崗位工作快要五年了,早已聽聞要調職。年初因為工作太辛苦,打聽可否早點離開,但不果。退而求其次,想六月放假之後立刻到新崗位,也不准。昨天假期後第一天上班,一大清早就告訴我會在七月中把我調走,那好吧,一個月前通知,合理。豈料今天老闆又把我召進去,說我得提早七月初調職。如此天天新款,教人無所適從進退失據。。。昨天我還美美地想着到新崗位前怎麽湊合去一趟倫敦呢。。。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電影

去了一趟意大利,看了不少電影。在羅馬看了Only Lovers Left Alive。在飛機上看了Philomena、南韓電影“觀相”(The Face Reader)、The Invisible Woman 和 The Fifth Estate,又重看了日本電影“利休”。第一次看的電影中覺得 Philomena 和“觀相”很不錯,後者尤其有娛樂性。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