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8

平遙。太原

預先安排好在平遙的住宿,又請客棧到機場接機。雖然接機要三百塊錢,可是實在便捷;從太原機場直接到平遙的車程要一個半小時,如果數人同行那其實不貴。 住的是一得客棧,很是不錯。它位於小巷中,聽說屋子有二百八十年的歷史,只有十來二十個房間。跟大街上的客棧比起來它大概是小的吧,可是它清潔、清靜、幽雅,服務員(都是女子)都親切有禮。附設的餐廳很舒適,食物也可以;因為偏處一隅,光顧的大概都是住客,很安靜(除了一兩個搗蛋的孩子)。食物的價錢一看之下我嚇了一跳,二十到三十多塊一個小菜,三元一碗米飯,一點都不便宜,比起上一次我在北京三十多元便飽得要吐的那頓飯貴太多了。可是想深一層,北京那小館實在是髒,而一得的餐廳雅致舒適,讓人捨不得離開,兩者實在不能相比。兩天之內我在那兒吃了兩次晚飯、一次下午茶,雖然貴了點,但我很喜歡。(後來我看到大街上的客棧的價錢,覺得一得其實也不算很貴。) 至於那房間,二百八十元一晚,可住兩人,簡單舒適溫暖幽雅,實在不能挑剔。美中不足的是,那花灑無遮無掩地放在洗手間中間,跟客棧的網頁上看到的一樣,一洗當然就甚麽都會弄濕,所以教人躊躇,必須計劃好才洗澡,但是還好啦。 雖然喜歡一得的餐廳,可是也光顧過其他的食店。第二天早上因為那餐廳客滿,我覺得那麼貴也讓我等好沒意思,於是逛到大街上一家本地人光顧的小店(就是又髒又破店家蹲/坐在店前面煮食的那種),吃了一大碗豆腐腦(還加了一整個雞蛋)和一個成份不明的煎餅(大概就是當地人所謂的月餅),才五塊錢,飽飽。又在途中經過的青年旅舍吃三明治當午餐,地方、價錢和食物都OK。 只管說吃的住的,平遙本身又怎樣呢?我覺得這是一個灰濛濛、沙塵滾滾的地方。早上買了套票,票號、鏢局逐家逐家地去看,該去的我大概都去了,看得太多印象都混在一起了。 下午最後的節目是逛城牆。我逛過的城牆有南京的、有蘇州的盤門、還有杜布羅夫尼克的。跟杜市一樣,平遙也是一個完整的圍城,可是兩個城牆給我的感受迴然不同。逛杜市的城牆時風和日麗、藍天碧海,讓人覺得舒適自在;可是逛平遙城牆時天刮起大風,漫天沙塵撲面而來,垃圾隨風飛舞,勁風時寸步難行,我從南門經東牆走到北門,差不多三公里的路上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沙吹入眼啦)。 在平遙的便利店買東西,覺得物品選擇少,貨品都沾了塵,而且沒來由地找零錢有困難:買了三元二角的東西,我付十塊,店員竟說對不起零錢不夠,找給我六元五角和三顆糖果。我拒絕,最後她給了我一張斷為兩截再用膠紙復原的破爛舊二角鈔票。唉。(早知就應該收糖果,那鈔票又髒又破怎麼用)。在太原的便利店也是這樣,我付五元買三元的飲品,店員說要給我二十個一角的硬幣,我不要,她只好從自己的錢包掏兩元給我,臉色自然難看。幹零售生意的竟然沒零錢找,怎麼可以呢?平遙那便利店還有售價為1.85元的蒙牛酸乳飲品,不知他們打算如何找零,難不成找給顧客一顆半糖果? 遊走於平遙城的大街小巷,看見很多失修的房子,說得好聽是古舊,說得難聽就是破落,連日昇昌記這類主要觀光點也是破破的,門口一大幫流氓般的疑似工作人員聚集,東歪西倒地閒談笑鬧,所有自動入閘機都停用,厠所當然地差劣,拖完地的拖把就擱在門口當眼處滴乾,這就是在中國的世界文化遺產的情況。 乘巴士離開平遙到太原,在途中下車遊喬家大院。我的全部行李只有一個小背囊和一個手提包,雖然極爲輕便,但手中拿着包包始終不方便(包包不能背,不然肩疼)。經過一個檔攤,買了一個小的紅薯(水煮的,不是烤的),因爲一手拿着包包,難以剝皮,索性連皮都吃下了。喬家大院有五個院子和一個花園,院子看起來個個都差不多。我九時前到達,隨着我進來的是一團又一團的遊人,瞬間變得人山人海。我趕快逛完,趕快離開。然後回到公路,就在我來時的下車處等往太原的巴士。候車時再一次經歷沙塵撲臉的感受,不由自主地渴望有人停下來接我,又或是我能自動消失,置身他方。 平遙人和太原人視隨地吐痰為完全正常的一回事,前後左右全是隨地吐痰的人。太原的人吸煙的習慣極為嚴重,我得制止我的計程車司機抽煙,至於我住的那所謂全太原唯一一家五星級的山西國貿大飯店,人們在室內固然吸煙,連在禁止吸煙的升降機內也繼續吞雲吐霧。 太原市內實在無景可遊,我只去了Lonely Planet介紹的山西博物院,院內藏品豐富,值得一遊。 平遙人和太原人的服務態度十分落後,未達水平。我覺得好的只有機場內出入境管制的人員、收費公路的收費員和一得客棧的服務員,他們都懂得對顧客微笑和/或說謝謝。其他的人不是莫不關心(像山西博物院裏的人),就是像是我的債主似的(像便利店裏的人)。最不解的是五星級酒店的人,取房退房時都完全沒有說你好、請或謝謝,也沒有微笑。錦江集團的酒店雖然貌似香格里拉,但軟件差遠了。(不過不會說你好、請或謝謝也沒有微笑的服務員在大陸從來都不在少數。)

Posted in 旅行 | 1 Comment

A drink

I went to the Dan Ryan’s in TST just for a drink. I sipped my glass of Australian Cardonnay (the cheapest) and was happy. Then I looked around and saw that everyone in the bar area was either eating o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Soup or Noodles?

One day my beautician told me that a certain brand of instant noodle was very tasty.  I heard it but did not really pay attention.  Then when I was at the supermarktet shopping today, I remembered what she had sai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はる

春眠不覺曉。 電台的天氣報告說氣溫十六度。穿上衣架上掛着的厚針織上衣,披上皮外套,上街看電影去。在戶外才覺得天氣暖和,微風,感覺舒適。 看完電影在街上走,這才覺得皮外套實在不合時宜。遠眺公園的樹頂都開了紅彤彤的花……紅棉! 紅棉都開了,春天當然是到了。驚蟄也過了,三月二十日也就是春分了,一切都那麼理所當然。唯一讓我驚訝的是我竟然對春天不知不覺。往年常盼望紅棉快開花,今年竟然沒怎麼想過。不知是太冷的冬天讓人覺得春天遙不可及,還是不知怎的變遲鈍了。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二月裏看的電影

Sweeny Todd:The Demon Barber of Fleet Street 魔街理髮師 Enchanted 魔法奇緣 PS I Love You 留給最愛的情書 There Will Be Blood 黑金風雲 The Kite Runner 追風箏的孩子 (看第二次) No Country for Old Man 二百萬奪命奇案 Juno 少女孕記 乘飛機途中還看了: The Nanny Diaries L’Uomo Perfetto (Italia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