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2

水馬

國家領導人來港愛下榻我寫字樓附近的酒店,森嚴的保安對我等蟻民帶來莫大不便。胡錦濤來港,前天上班看見街上巨大的水馬,立刻盤算翌日該怎麽繞道而行才能回到辦公室。 警方也是好樣的,竟然在巨型水馬中間開了一扇門讓我們通過上班,但警察已把附近團團包圍,如臨大敵。同事賭氣地說:“不如戒嚴啦。滿地都是水(水馬需用水注滿),途人滑到誰負責?”頗有同感。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思歪

思歪未上任已醜態百出、信譽破產,還要讓他就職嗎?

Posted in 未分類 | Leave a comment

普羅米修斯

星期一回家吃晚飯,飯後與弟弟聊普羅米修斯的劇情,研究到底發生了甚麽事。那討論雖算不上興高采烈,但也饒有趣味。一齣電影能引起觀眾茶餘飯後的討論,未嘗不是一種成就。 後話:幾天後弟弟仍樂此不疲,說:”昨晚同朋友談論普羅米修斯,原來在"異獸戰"第二集已經有交代人是外星人獻給異形繁殖的祭品,而"鐵血戰士"中的外星人會用異形來訓練戰鬥能力。” 他認為以其他電影解釋這電影完全可行,我說那跟比較小李飛刀和打狗棒哪個厲害沒有分別。他說還可比較血滴子和降龍十八掌。笑死。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極速

洗衣機壞了,洗洗停停、洗洗停停。終於忍無可忍,今天午膳時以極速買了一部新的。厲害。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燭光晚會

地鐵上遇到不少去維園參加五三五集會的人,有穿着帶標語的上衣的沉默的成年人,也有身披黑衣興高采烈的少年人,一時之間不知該作何想。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