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0

多隻香爐多隻鬼

昨天林小姐來電,說她有一個款式比較新的手機,於是在考慮用手機無綫上網,卻發現手機上網的收費着實不低。 我說這就是典型的多隻香爐多隻鬼,一闊三大,傳統智慧還是有道理的。買了新的硬件,通常還須買更多的配件、軟件、服務,那新東東才好玩。有了iPhone,就要加apps,又要買外殼把它美化/個人化。買了一個烤箱,就得買這樣那樣的材料去弄吃的,弄蛋糕就要蛋糕盆,弄餅乾就要餅模。買了Wii,就得買遊戲;買了新電腦就須新軟件…… 我有一隻很樸素的boy size勞力士手錶,天天都戴着。那是許多年前托莎莉在瑞士買的,當時花了一萬四千多塊,對我來說所費不菲,但以這品牌來說那可能是最便宜的款式。這錶一向有越走越快的毛病,隔幾年就得調校一下。今天拿去維修,維修中心說得整個拆開抹油,工程浩大,須時超過兩星期,附送外殼翻新,收費1,550元。我驚訝不已,手錶越走越快,小毛病而已,維修費應該最多只需幾百塊,1,550元可以買到許多許多便宜的手錶了。那職員卻說,手錶需要保養,一千多元並非最貴,有的還得付兩千多元呢。 不過這類手錶的原廠維修一向都不便宜。我另有一隻浪琴鈦金屬錶,是我十多廿多歲時的dream watch。幾年前因電池過期壞了,修理費也要近千元,教人咋舌。 其實現在人人隨身有手機,而手機必備時鐘、鬧鐘,手錶實在可有可無,戴是因為習慣,不過多隻香爐自然就會多隻鬼。

Posted in 隨想 | 1 Comment

貓版英雄本色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1958

Had a meeting today with someone who introduced himself by saying that the first time he visited Hong Kong was in 1958.  And he mentioned Susie Wong.  He was in great shape but one could tell that he was ol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感恩

近來工作上有點不愉快。假日要上班、連續好幾天從早開會到晚上六七點、間中還得接着去晚膳,墊支了餐飲費而為客人付的酒錢又不獲發還(說是我超出了預算),相當不高興。一直都不喜歡這工作,現在更是雪上加霜。 埋怨工作辛苦是無意義的事。香港人有選擇工作的自由,而絕大部份香港人每天都辛勤地工作。只是我深明自己好逸惡勞的性格,選擇這職業也是因為它相對地悠閒,此等密集的會議(加應酬)實在是意料之外,非我所願。 昨天往視光師余先生處驗眼。余先生說:眼睛很乾。 我:最近很忙。 余:你又不是搞選舉,怎麼會忙。 我:(無語……)那眼乾該怎辦? 余:多點休息,聽聽音樂甚麼的。 我:(無語……氣結……) 墊支了酒錢而不獲發還一事真的既愚蠢、難堪又無奈,只能怪自己學藝不精。在處理的過程中我祈禱不要太得罪客人,也不要讓我的機構太失禮;雖然我的應變能力不足、補救方法也很笨拙,但我想這兩點勉強是辦到了。至於那八百多塊酒錢,本就是要打落門牙和血吞的,但碰巧我用了匯豐信用卡簽賬,碰巧匯豐又把早前的簽賬獎賞回贈發給我,碰巧是八百多元的回贈,剛好足夠付那酒錢。雖然那回贈也是我的錢,但那是已出之物,感覺上當然比額外再付錢好得多。又不得罪客人,又湊巧不用我額外付錢,能不感恩嗎?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