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2

無風無浪

聚會散後回家途中,朋友突然告訴我她家裏發生的悲劇。是令人難以承受的事,她一開口就哭了出來。朋友對我的信任教我意外,但我除了聆聽根本幫不上忙。心裏倍感生活無風無浪其實是福氣,就像歌詞唱的:原來我非不快樂。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擦鞋

擦鞋是一種讓人討厭但一開始了就非得做好不可的工作。父親教我擦鞋,教過了就讓我幫他擦,偷懶、擦得不好、或僅是手勢跟他不一樣都是要挨罵的。今天我把幾雙舊鞋子擦得光亮,雖然滿手鞋油(因為在父親那時代幹這活是不帶手套的),卻挺有成功感。然後就想起父親擦鞋的模樣。 所以朱自清的背影是經典,大家喜歡龍應台的目送,是有原因的。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縫紉

有一件上班穿的黑色大衣,厚薄適中,襯衫領子一排大鈕兩個口袋加腰帶,沒有多餘的設計,容易配襯、永不過時,於是穿了多年。一定有十多年了吧。 現在衣服的料子還很結實,但裡子卻無可避免地磨損了,尤其是兩邊袖口。拖無可拖,今天晚上趁沒喝醉挑燈補縫起來。因為是裡子,縫得馬馬虎虎。邊縫邊想:縫紉這技能還真有用,要不是小時候學了些粗淺針法,現在還真不會懂得幹這些針線活。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