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1

下文

之前提過我從Georg Jensen取回一條折斷重接的銀項鏈,發覺不單接駁手工粗糙,連顏色都變了。此事原來還有下文。 上個星期天Georg Jensen來電,説原來弄錯了,不小心把我的項鏈跟另一位顧客的對調了(!)。他們讓我把項鏈帶回去換,還說會奉上小禮物,以陪不是。 於是我今天去把項鏈給換回來了。雖然都是銀項鏈,但原來兩者分別頗大。當初弄錯了固然是Georg Jensen 疏忽,但我沒有堅持要他們查清楚,也算奇怪。我想那是因為我對自己的記憶沒信心,也沒辦法證明那不是我的項鏈,所以也就不深究了。這也真是隨和得過份了。 原來我的項鏈除了比較深色,還比較粗圓,正因如此,駁口並不明顯,比起人家那條光燦燦的幼項鏈好看。雖然有點波折,但現在總算物歸原主,我還因禍得福,多了一份小禮物(雖然只是雞肋般無用的聖誕裝飾)。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歌聲魅影

昨晚在戲院看歌聲魅影25周年演出的錄影,有點失望。電影並不是看這表演的理想媒介,而皇家阿爾拔堂也不是適合上演這音樂劇的場地。甚麼?大吊燈沒墜下來?沒意思嘛。幸好音樂還是動聽的。  我一直不明白近來在戲院上映舞臺表演這發展。舞臺表演顧名思義精彩處在於舞臺,作為電影一定失真,也沒有了舞臺上下的互動。我起初以為放映這種電影的影院的影音設施定有過人之處,但昨晚所見卻並非如此。那為何不買影碟回家以環回立體聲欣賞呢?能想到的理由是在戲院看,觀眾能以相對低廉的價錢感受到更多的現場參與的氣氛,而片商又不用以高昂的成本把舞臺製作搬到本地,一天又可以放映多場,利潤不低。(唉一張票要180塊呀!)  我前前後後在香港和倫敦看過歌聲魅影約十次,在1995年就起碼看了七次(有票為證),想不到這次仍被吸進場去。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