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3

巴特農

上星期五第N次夜遊大英博物館的巴特農館(博物館譯名中的「大」字真是可圈可點,不過我們都戲稱它為賊贜博物館),以短訊與余小姐討論倫敦與雅典關於巴特農神殿之爭。余小姐說雖然博物館可以好好保存文物,但不把它們歸還雅典始終傷害希臘人民感情。我覺得這真箇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只是任由古蹟在自己國家自生自滅,大概總強於被別國奪去供奉在博物館裏吧。然後就想起湯顯祖的「似這般花花草草由人戀,生生死死隨人願,便酸酸楚楚無人怨」。 博物館自己解說,古蹟放在該館讓它成為館內各個古代文明的一部分,又可以讓大家近距離看到。我這外人讀起來卻覺得很有風涼話的味道。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Door woman

I wanted to visit this Sir John Soane’s Museum near Lincoln’s Inn but the woman at the door was most unwelcoming and patronising, so I left without visiting it. Offended by the door woman, ha!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倫敦

倫敦寒冷的夜晚,從地鐵站鑽出來,夜空下陌生的街頭不辨南北西東。明明是白天走過的路,晚上卻一點都認不出來,有點心慌。於是掏出電話,Google Map加上環球定位儀,不出五秒就找到方向,好開心。既然這科技這麽親民普及,沒有不用的理由,每到一個國家一定買電話卡(在台灣則是替電話卡充值),讓自己經常在線,有甚麽疑問、不懂之處,Google之,搞定。 陌生的城市寒冷的夜晚,只要穿得暖和、不下雨和不迷路,在街上逛還是挺舒服寫意的。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Belém

愛觸摸展品似乎也不是國人專利,剛才就看見一個日本導遊摸達伽馬的墓……雖然墳墓不是展品,但既然有東西欄着就是off-limit的意思,這是常識,唉。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空缺

上海有空缺,該不該申請呢?很想轉換工作環境,但現在對大陸感覺不好。。。唉。。。那工作習慣了應該就不難,但要習慣卻比較難。競爭應該會很激烈吧?年輕的、單身的、或是配偶在上海的應該都會申請吧? 就算可以在網上免費看到所有流行熱門的電影電視,但如果不讓我聽香港電台,限制我的資訊,也是難以接受的。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臂彎

那天在巴黎一個地鐵站下車,往月台盡頭的出口走去,突然有人伸手進我的臂彎,我大驚,以為又是搶劫。停了下來,卻看見是一個華人年輕女子挽着我。這女子跟一男子同行,兩人講的是普通話,是跟我一起下車的。明顯地因為我在她身旁走過,她理所當然地把我當成是她的男伴,無心之失。她尷尬地把手縮回去,我也只打趣她「怎麽隨便就拉一個」就算了。只是,那是法國耶,又不是自己家裏,怎麽就那麽旁若無人呢?我是真的以為是搶劫,如果她拉錯的是其他人,又會怎樣?又,隨便拉一個會不會拉出一段姻緣?是不是反而應該向她學習?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低落

無端想起,上個月在里昂的二戰抗戰博物館(Center for the History of the Resistance and Deportation),看到一段關於集中營倖存者的錄影。我只看英文字幕,沒戴耳機(反正聽不懂)。那人相當平靜地說出一些難以想像的情況:那時候人命毫無價值,他身邊的人像蒼蠅般死去,環境太惡劣而他們受難太久,不被殺不生病也會餓死、冷死、因虛弱而死。殺他們無需子彈,用湯勺敲頭,即死。他說:快解放時納粹變本加厲地殺人。他又說:後來德軍撇下他們走了,他們卻已經沒氣力離開集中營,後來找到他們的美軍看到他們的情況,竟然哭了起來。唉。 想起這些是因為覺得自己情緒低落,然後想:戰爭中大概沒人會理會誰情緒低落吧,然後就想起這段錄影。 博物館裏也講述了里昂的蓋世太保頭目里昂屠夫Klaus Barbie 的事情:說戰後由於東西方冷戰,Barbie受美國包庇改名換姓逃到玻利維亞,追尋他很困難,要到1987年(!)才把他引渡到法國受審;而竟然只是判了他終身監禁,不用死。有點像電影的情節,讓我想起X-Men First Class裏法斯賓達追到南美去尋仇那段戲。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