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5

添馬

香港政府總部所在位置喚作“添馬” (Tamar),那是一艘英國軍艦的名字。HMS Tamar 以前就泊在那個位置,作為海軍總部。1941年12月二戰香港淪陷前被英軍自己炸沉,以免落入日軍手裏。之後那區的用途雖然變改,但始終叫作“添馬艦”以記念之。現在駐港解放軍總部的位置其實也可以稱為添馬(當然也有人叫那裏作金鐘甚至中環)。 最近新聞報導,說在填海工程的海床找到疑似添馬艦殘骸,真是讓人驚訝。這教人記起,香港有自己的歷史,而且我們的歷史其實比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歷史長許多。現在香港被如此壓迫,找到這舊物,有點感慨。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坐地起價

我受傷了,傷口大,需要大塊的膠布。在兩家不同的藥房買膠布,遭遇卻如出一轍。我先到公司附近一家藥房,問:“我要大膠布,有嗎?”店員拿出貨品讓我看,我找到合適的就買了。回家用過覺得合適,隔天就回去說要買同一種膠布。店員拿出貨品,然後報出一個比之前高25%的價錢。我覺得不合理,不買。當晚到家附近的一家藥房買,遭遇一模一樣:第二次指定要同一款膠布,藥房索價比第一次高25%。這分明是坐地起價嘛,雖然只是12元與15元的分別。也許這是他們的行規:即使貨品相同,指定品牌比“無所謂”貴25%。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地震

在有樂町的無印良品試衣服,地震,左右搖動,試身間的木板間隔互相撞擊嘭嘭有聲。我不懂得該怎麽反應,也聽不到外面有任何反應。我穿上衣服出來,見到大家都好鎮定,然後卻發覺自己的上衣穿反了。哈哈。事後知道地震有5.6級,在火車站也聽到有列車服務受地震影響。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早餐

在酒店吃早餐,旁邊來了一對父子,放下手機和筆記本就走開去拿吃的。放下財物然後走開是在日本少數我難以接受的事。我看那手機,咦!?三星!?就我所見日本人不是用iPhone就是用Sony 或其他日系手機,怎麽會是三星Note 2呢?然後那兒子和父親先後回到在我身旁坐下,開始說話,啊!原來是韓國人,怪不得。韓國人也有放下財物就走開的習慣,還有,韓國人吃東西嘴嚼時真的很大聲。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輕井澤

終於決定去輕井澤。因為搭新幹線單程要5180円,所以決定買有效3日的JR East Kanto Area Pass (8300円)。其實我在羽田機場已經想買這火車證,但當時太早售票處未開門買不到。因為那路線的火車會停上野站,於是今早吃完早餐就踱到上野車站買那pass,售票處卻說得等那裏的旅遊中心10點開門才有得賣。我覺得關東好低能,關西不是這樣的。於是我立刻搭山手線(160円)去東京站的旅遊中心買,買好了還仍然能趕上原本想乘的那班火車。 問上野車站的人可不可以立刻去東京站買那個pass,那職員不懂得回答,要去找資料。靠他就完了。好低能。 其實資料在JR的網頁都可找到,不過我不願相信真的那麽低能罷了。幸好JR 網頁亦清楚地寫了東京站那旅遊中心的位置,要不然,東京站那麽大,很難找。 至於輕井澤本身,可以去,但不去也無所謂。這裏很多景點是教堂,但如果你去過歐洲的教堂,那你就會不明白這裏的教堂有甚麽好看(除了一間stone church, 不過今天有婚禮不開放)。另一個景點是瀑布,如果你見過其他像樣點的瀑布,一樣會覺得奇怪。再有一個賣點是夏季天氣較清涼,那如果你家裏有冷氣機,一樣沒有去輕井澤的理由。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東京

星期六早上六點半,乘山手線往上野途中……只是這麽早人怎麽這麽多呢?還有,四點多就天亮,這也早得太過份了吧。 早上七點,東京上野。實在不知道該幹甚麽才好,所以今天大概就是看展覽和逛街吧。有一個Rene Magritte 的展覽,還有大英博物館和Botticelli 的展覽。雖然我在布魯塞爾、倫敦、意大利都看了不少這些展覽(上次在台北才看過一個大英博物館的展覽,不知東京這個是否一樣),但再看無妨。 那個大英博物館展覽果然就是在台北看的那個,門票不便宜,還是改看羅浮宮的展覽吧。80幅羅浮宮的畫和100幅Magritte 的畫,總可以耗去一天半天吧。如果還有時間,就去看Botticelli的展覽。 羅浮宮的畫展10點開始,絕對地人山人海(但非常安靜,證明國民質素高),有些小畫簡直無法接近。這畫展的星級展品是 Vermeer 的 Astronomer,我很喜歡這畫家也很喜歡這畫,清楚記得它在羅浮宮的位置。但如果這是星級展品,這個展覽的級數其實普通。話雖如此,展出的還有 Murillo (一眼就認得出來),Titian,Gainsborough,Corot 等。我倒非常喜歡高盧的一幅畫,畫中一女子在畫室中手持曼陀林琴望着一幅風景畫。我的日文已忘記得八八九九,但看那解說中的漢字,說畫中人在狹窄的空間嚮往畫中的遼闊,倍添詩意云云,我也同意,很浪漫。 但其實環境這麽擠逼 ,很難投入觀畫。不期然想起有一次在梵蒂岡博物館,碰巧遇上一個經常關閉的畫廊開放,也不擁擠,我戴着耳機聽着音樂,逐件展品細看,不亦樂乎。直到職員走來我面前,告訴我(又)要關門了,我才離去。那像這次般巴不得快點逛完早點離去。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搬家

業主突然說要提早解除租約,要我7月前遷出,於是我看海的日子被逼提早終結。我聽慣了鳥語浪聲,還沒有離開已經開始懷念。 雖然突然要搬家是意料之外,但還有一個半月的時間,我也不太擔心。只是搬家總是讓人煩惱(以前聽一位顧問說,搬家與喪偶的壓力相若),而且身體並不如前,日間長時間上班後晚上還要收拾,想想也覺得難度高。而且我多半必須在2016年搬家,現在無端要在短時間內多搬一次,很無奈。 前天晚上收到業主的信,昨天開會前問同事誰人有樓出租,今天已經到其中一位的房子看過一遍,下星期再敲定一些細節,應該就可以簽新租約。舊業主按合約條文解約,毋須爭拗。而我與同事都是香港人,效率高。 因為下個月起我會改到九龍上班,有同事提議我搬到公司附近住。但我久居港島,住九龍挑戰性太大。我現在住的這地方在城市邊緣,近海、低密度、風涼水冷。計劃中的新居位於另一個港島的大型屋苑,仍是鐵路沿線,但更往西遷三個站,高密度,再也看不到海,但隔壁那商場卻大得多,交通更方便,樓價更高。我估計不會在新居呆很久,所以並不挑剔苛求。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