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4

星星

怎能這樣!男人長了一雙完美的鳳眼!!幸虧眼睫毛不長,要是還有長睫毛,其他人還能活嗎? 大家都心甘情願地被其美色所迷。畢竟現實生活中如此美色既不可遇又不可求,在光影中沉迷一下有甚麽關係。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Monuments

剛看了The Monuments Men。這戲拍得比較鬆散,角色平面,情節又不跌宕,以戲論戲,相當平庸。但因為主題高尚,我仍然覺得感動。喜歡一套這樣的電影,真奇怪。 2012年末我去了一趟比利時,沒有再去Ghent,但去了Antwerp和重訪了Bruges。當時Bruges 有些景點關閉了(我猜是為了拍攝白皇后),但教堂是開放的。米開蘭基羅那聖母像是很值得一看再看的。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Slave

今天看了 12 Years A Slave。電影不錯,尤其是跟之前看的 Winter’s Tale 比起來。其中有一幕講的是運奴船上奴隸販子殺人,全場一句對白都沒有,但一點都無損劇情或觀眾的理解;戲中還有不少沒有對白的定鏡,都很好。所以我最討厭用旁白的電影(例如 The Book Thief),覺得那絕對是導演和編劇無能的明證。 看這電影當然如常地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要看 Michael Fassbender。但戲中也有 Benedict Cumberbatch,他一出場觀眾中仍有人輕輕驚呼。。。不知為何這似乎經常發生,是大家覺得他不屬於大銀幕,還是因為他總是在電影中演配角呢?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尾音

原來講英文漏咗尾音都唔係我哋呢啲唔係以英文為母語嘅人嘅專利。頭先有一個洋人帶住兩個細路女行過,個妹妹好興奮咁用英文話前面有溜冰場(ice rink),但漏咗個K 音,變成ring,然後個大人糾正渠要加返個K。開頭佢哋喺我後面,聽聲我仲以為個妹妹係收養嘅,但睇樣應該係親生,英文應該係母語。 以前喺漢堡機場聽過一個德國媽媽教個仔講英文,因為個仔平時跟阿爸講法文,英文啲 S呀、T呀、呢啲尾音自動消失,個阿媽都幾勞氣。

Posted in 隨想 | 1 Comment

京都早餐

今朝食咗一份好味嘅三文治,白麵包新鮮香軟,生菜爽脆,簡單美味,可惜唔飽,於是再食多個 muffin,綠茶紅豆清甜質感濕潤,好味,但仲係唔飽。。。有問題。。。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