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onement

 
在倫敦無所事事,於是去看了電影Atonement。不知道這戲會不會在香港上映。

我很笨,本來在Leicester Square看也可以,可我不喜歡那兒的氣氛,於是巴巴地跑到Bayswater的戲院去看(當然也因為我以為那兒的放映時間較適合)。

這戲雖然對於戰爭輕輕帶過,有點搔不着癢處,但仍頗有動人之處。男主角James McAvoy的藍眼睛很漂亮,女主角Keira Knightley則一貫地不夠漂亮(不過也不醜)。我最喜歡男主角上戰場前與女主角在餐室見面那場戲,兩人十今克制,但情感澎湃。電影的結局很傷感、很沉重。

這戲對我的啟發是:有時候在資料不足、資料錯誤的情況下做的決定、行動,縱使無心,也可能對其他人做成很大的影響。戲中的妹妹甚至不是說謊,她當時以為自己說的是真話、做的是對的,可是卻無可彌補地傷害了男女主角。由此引申至我工作上對他人的責任:我是否輕率、是否未盡全力,我做、不做、或怎樣做一件事,會怎樣地影響其他人呢?責任一詞何等沉重,偏生我就是一個輕率、懶散的人,於是一想起就幾乎寢食難安。

今天剛看了Becoming Jane,戲不怎麼樣,但有Anne Hathaway漂亮的黑眼睛,又有James McAvoy迷人的藍眼睛,於是想起Atonement。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隨想.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