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6

最小單位

梁文道的好文章:《災難的最小單位》四篇。兩個民族,千百年糾纏不清的仇怨。兩位作家,住所咫尺之遙,但他的故事和他的故事卻彷彿是分別發生在沒有交匯點的平行世界。 之一:愛是黑暗的入口 之二:自傳的局限 之三:平行 之四:曾經有一個國家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離去

我媽今日過身。 渠舊年11月尾跌斷腳,今年農曆年前先出院,之後已經唔可以行走,身體毛病越來越多。其實渠今次住院期間好辛苦,開頭嘈住要出院,後來絕食又亂講嘢(有人話可能因為電解質?唔平衡)。幫渠轉去特別病房後衰退到吞唔到嘢、排唔到尿,無法動彈,全身水腫兼全身針窿。尋晚去睇渠,渠不停咁嗌辛苦,但我哋又幫唔到渠。好遺憾渠走之前咁辛苦。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