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4

Zero

今天看了日本電影“永遠的0”。雖然有部分顯得導演有點力有不逮 ,現代部分的年輕演員也有不少改善空間,但這是一套政治超正確的電影,整體誠意可嘉。電影主題殘酷,但主角絕對地溫柔(處於戰爭中,當然是只對自己人溫柔),因此我覺得故事好應溫柔地結束。但最後卻是他狠得紅了眼的鏡頭,有點可惜。 這故事講的是長輩去世後,一對姊弟追尋家族歷史,讓我想起法語電影 Incendies。然而Incendies 的故事非常殘酷、曲折離奇,與這電影的相似之處大概也只有姊弟這設定。 “永遠的0” 應該算是好看的吧。雖然不能跟“茶聖千利休”相比,但我卻覺得比Kano 好。最近看的日本電影都不錯,運氣挺好。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 Leave a comment

Lotus Notes 8.5.3

辦公室電郵系統升級為Lotus Notes 8.5.3。但不知新的郵件表單出自誰的設計,電郵的第一行竟然不是郵件的標題或發件人的資料,而是一列格子,標示文件是否急件、要否回執、有否加密簽署等等,而文件的附件竟然放在內文之前。我覺得電郵版面和列印出來的郵件都奇醜,而且本末倒置,十二萬分不想使用。不過既然這是公司的設計,必有其深意(哈哈)…… 那麽多的同事,也不見誰有像我那麽強烈的反應,看來只是我少見多怪罷了。

Posted in 隨想 | 1 Comment

海東盛國 – 渤海國, etc

在首爾的國立中央博物館裏關於渤海國的展品許多都是中國和日本博物館藏品的複製品,看起來有點可憐。 對我來說渤海國很有意思,有點浪漫(這是受了點余秋雨的影響)。 博物館一開始就說渤海國是高句麗遺民建立的國家,顯然韓國認為那是他們的王朝。可是看來渤海國土有一大部分是在現今中國東三省境內,那渤海國應該屬韓還是屬漢?這大概可以文化語言斷定。但又有一個問題,因為那時中國強大(唐朝),周邊國家包括日本都用漢文,而當時韓文連影兒都還沒有…… 不過似乎可以肯定的是渤海國並非唐朝的一部分……然後,渤海就亡了。 韓國博物館的觀點很有意思,例如把藩屬一事說成是務實外交、朝貢解釋為當時許多國家(例如包括琉球)的典型做法等等。當然那是他們的博物館、他們的歷史,他們的說法我能理解。 然而他們在19世紀末有獨立協會,而國王稱帝成立大韓帝國也是重要的歷史事件,觀點似乎有點前後矛盾。不過此一時也彼一時也,呵呵。 旅遊確實能擴展眼界和視野(即便只在博物館流連)。

Posted in 旅行 | 4 Comments

“支那 style”

在銅鑼灣鬧市有人展示一系列內地遊客在街上便溺的照片,又播放以Gangnam Style 改編的歌曲,反覆地唱着“支那 style”。把“支那”譜進歌詞來唱,這些人是瘋了。我覺得他們很過分,相煎何太急。如果這不是歧視真的不知道甚麽才是歧視。街上便溺本就違法,見到時報警把他們拘捕就是,何須如此張揚諷刺。 內地人不見得在外國也都如此放肆,似乎這種事只在香港才有報導,那若不是來香港旅遊的文化程度偏低,就是他們愛跟我們對着幹。但做生意不能又愛人家的錢又嫌棄人家,這不是精神分裂麽?其實應該想想不如不做這生意吧。總有其他出路的吧?

Posted in 隨想 | 2 Comments

貝果

在首爾美術館的咖啡室吃一個bagel要2500 韓圜,要cream cheese得另加1000 韓圜,共計合港幣約26元;而香港的星巴克一個bagel含cream cheese賣19港元。這麽看來首爾確實不便宜。當然,把兩地星巴克同一食物作比較會較為合理,但旅遊和日常生活並不是做研究,不能那麽科學化。

Posted in 隨想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