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隱士廬遇到梵高·海牙·車票·等等

九月時匆匆遊過聖彼得堡的隱士廬,兩個小時左右只能走馬看花。來到阿姆斯特丹後發現原來隱士廬在此間開了分號,那當然不能錯過。豈料碰巧梵高美術館從九月起閉館維修,展品暫遷往隱士廬,兩館合併,魅力沒法擋:排隊進館的人龍相當嚇人(但仍遠比不上梵蒂崗和羅浮宮)。這正是我的博物館卡發揮威力的時候,我持卡輕鬆地越過人龍迅速進館。開心。

我本來不是為梵高而來(阿姆斯特丹的梵高美術館和Kröller-Müller Museum我都早已遊過),但人家安排了展覽,但看無妨。為配合梵高,隱士廬又同時安排了印象派的展覽,也饒有趣味。

以上是昨天的事。

今天到海牙去逛。我上一次到海牙已是十多年前的事,對此城無甚印象。今次又沒甚麽準備,到埗後茫無頭緒。想參觀的Mauritshuis閉館維修,展品也是遷移到另一叫Gemeentemuseum的博物館。我本無打算看Gemeentemuseum ,現在只好走這一趟。在電車站細讀路線時,一個下車的男子遞給我一張用過但仍未失效的車票,我接了就跳上車。這種事我在阿姆斯特丹也遇過,但上次沒有要。把仍有用的車票給有需要的人,真是好習慣。

不知為何,覺得這次荷蘭之遊不太愉快。作為一個遊客,我接觸的人/事不外是與旅遊局、公共交通、博物館和酒店食肆有關。此間的旅遊局真的不敢恭維,之前已說過了。公交卡那個複雜,也比較難接受。阿姆斯特丹和海牙的車站都像工地一樣,而且連鄰近的街道圖都欠奉。要地圖要收費,上廁所要收費(中央圖書館),光顧了食肆後上廁所仍要收費(中央圖書館頂樓 La Place),在圖書館上網也要錢,我始終沒遇過提供免費wifi的公眾場所,想來想去就覺得這裏小家子氣。幸好酒店提供的免費地圖還能用,博物館也有洗手間。我在安特衛普、布魯日和布魯塞爾都感到舒適自在(雖然布魯塞爾有些車站也挺嚇人),覺得比利時人相當大方有禮、歡迎遊客,勝於荷蘭。不過荷蘭人一般還是相當親切的,我問路時都會盡量回答,更有不浪費有用的車票的好習慣。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