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非所值

事件一

我有一條Georg Jensen 的銀項鏈,不知如何折斷了,擱在一旁許久,半個月前終於拿回Georg Jensen 修理,修理費要200塊。約十日後收到通知説修好了,昨天去取回。好失望。銀鏈上有一個明顯又醜陋的焊接口,而且原來的仿古仿氧化的色調不見了,變成光燦燦的銀色。店員似乎完全不知仿古色調是甚麼,又説斷鏈重接難免有接口。真是廢話,把我當做無知孩童。年前我有一條Links 的銀項鏈斷了重接,人家Links 的手工一流,一點接口都看不到。Georg Jensen 的修理技師擺明手藝差勁。至於仿古色調,我那項鏈是在台灣買的,香港賣的同款好像沒經過這處理,沒辦法。用200塊錢買一條全新的銀項鏈大概並非難事,現在錢是花掉了,卻換來非常不滿意的結果。結論是:Georg Jensen的修理物非所值。

事件二

我愛週末早上去看電影。究其原因,週末早上要我起床做諸如運動啊打掃啊這種有益又有建設性的事實在難乎其難,但躺在床上度過大好晨光也似乎說不過去。正巧週末早場電影減價,正好我又愛看電影,於是看電影成了週末早上的指定動作。

我最愛邊看電影邊吃爆穀,幾乎是愛爆穀多於愛電影。電影院的小食向來昂貴,這並非新聞。只是貴也不能貴得太過分吧?我常到太古廣場的AMC戲院看戲,以前一份小的爆穀賣30元左右,我也照樣買,可是近月它逐步加價,溫水煮蛙般每次加兩元,終於有一次我赫然發覺一份小的爆穀索價38元,比起只要50塊的早場戲票,貴得太也離譜。38塊錢差不多可以在快餐店吃一頓午飯或兩次早餐了。於是開始戒吃爆穀,用二十多塊正正經經地吃個早餐,吃飽了自然不再想零食。

焉知非福。

事件三

住處附近有一家很大的百佳超市,多年以來大多數日常用品和食品我都在百佳買,貪其方便。百佳的價格通常偏高,但我覺得還可以接受,直到我發現……

有一個叫De Cecco的意大利進口的義粉品牌,500克的麵條通粉在百佳的正常售價是24元左右,而在我辦公室附近的價真棧的售價卻是12元(原價16元)。小商店賣12塊已然有利可圖,百佳高一倍的售價如果不是謀取暴利那又該叫甚麼呢?

我不是一個很精明的人,並不精打細算。但總不成總是像羊牯一般任人宰割吧?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隨想.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