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之旅

昨天回到香港,結束了兩個星期的意大利旅程。去的地方包括Bologna, Ravenna, Modena, Parma, Ferrara, Venice, Urbino, Pesaro, Lecce, Ostuni, Bari,  Alberobello, Matera, Rome, 和 Spoleto.  旅途中寫了一點筆記,載錄如下。

30.4.2011 – 火車

這次旅程幾乎不停搭火車,頗有體會(雖然我在歐洲搭火車的經驗很豐富)。不知這是常態還是碰巧,我乘的列車通常都很客滿。無論是高級的紅、白、銀飛箭快車、普通的意國歐洲之星、還是地區性的慢車,乘客少的不常遇到。而意國人似乎已很習慣使用互聯網購票,就以我對面和左右的七人為例,連我在內有四人(50%)使用電子車票。這大概跟網上購票的折扣有很大的關係吧。我這次不算太早買票,不過有些車票仍然省了20歐羅左右。

IMG_1152 意國人似乎總是喜歡談話聊天,讓他們安靜大概不太容易。記得上次在法國乘TGV來回諾曼第和巴黎(那車票也是網上預購的,買得早,只19歐羅,極便宜),看到列車上有靜音標誌(見圖),覺得真是德政。更別提日本人連在地鐵都不講電話。意大利人才不講究這套。有時候前後左右都有人在講電話,還不是靜靜地講,而是像在家裏一般高興又興奮地談天。好像現在坐在我身邊的一對男女就各自手持一個電話在起勁地聊,我既聽不懂耳裏又塞了播音樂的耳筒,還覺得難受,旁邊聽得懂的乘客被逼在密閉的空間聽別人高聲談話,不知感覺如何。

我去的地方都是旅遊書上看到的,可是有些地方的火車站不知為何人跡罕至(貌似)。好像有天(是假日)去了Bari附近的Polignano a Mare和Torre a Mare,車站一貫地設在新城,如常地沒甚麼地圖啊指示啊的,P鎮還好,有人一同下車,旅遊書也清楚地說明路該怎麼走,故並沒怎麼迷路。只是P鎮的火車站既無售票員,自動售票機也是壞的,離開時得主動向車上檢票的買票。至於T鎮火車站那冷清更嚇人,偌大的車站只見我跟另一位一同下車的女孩,女孩不敢隨處走動,打電話讓朋友來接,眼睛看着我在找出口(連車站出口在哪兒都得找,可見多缺乏指示)。她的朋友來接她,我才知道出口在哪兒。朋友問她幹嗎站在路軌旁等,她說不知出口在哪兒,朋友指着出口旁的標誌說:瞧,出口。我沒有直接跟着他們離開,出了站門才發覺前面的大閘鎖了,花了十分鐘走來走去才搞懂怎麼出去,再花了許久舉頭張望決定該往哪個方向走,路上有車,可是沒有人。那十多二十分鐘好難熬,好害怕,是真的人生路不熟(其實沒有人),搞不懂去路,也沒有回去的車。通常在這種情況下,我就會問自己這是何苦來,弄得自己那麼害怕。而那天是假日,T鎮裏其實遊人不少,大概意大利人在假日都不怎麼乘火車的吧,有一些私鐵(像FSE)假日時火車是停駛的。T鎮那段路,其實認得路的話只須走五分鐘,當然路上沒人,單身一人怕不怕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後來發覺車務室內是有職員的,不過那已是後話。)

意大利的火車有一個不小的缺點,就是缺少放行李的空間,舊的列車尤其如是,行李架都在頭頂,而我對於把沉重的大行李高舉過頭放上去從來都無能為力,若沒有人幫助,那就只好把它放在通道,而其實跟我情況相若的女士看來不在少數。現在的新列車已有改善,在椅背有空間可放行李,實在功德無量。

SNC00579 我們現在習慣了電子顯示牌,已經忘記了以前的火車是怎樣運作的了。在Bari乘搭私鐵FAL去Matera,赫然發現職員以人手改掛在陳舊和滿布塗鴉的車廂外的列車目的地牌(見圖),彷如時光倒流。對這公司而言,人手大概比更新列車更划算吧。(提起現在習慣活在電子化的環境裏,我在Lecce和Bari上網都遇到點困難,感到相當不方便。這才記起以前沒有互聯網和手提電腦我也一樣在歐洲旅行,不見得日子就過不了。)

29.4.2011

波蘭人入侵羅馬。

28.4.2011

I visited the new MAXXI (great name, great museum) in Rome today. There was this exhibition about architecture that people like, and I was surprised to read in one caption about the Australian architecture firm Donovan Hill, which is based in Brisbane, Queensland : “their base in one of the fastest growing regions in the western world …” I was surprised because it had never occurred to me that Australia was part of the western world. I mean, west of what? Isn’t it to the east of China, Japan, Africa and Europe? And based on what do people define if a place is part of the western world? Race? Location? Ideology? Culture? To me Australia is a multi-cultural country in asia-pacific.

27.4.2011

乘車無所事事,亂翻我的Rough Guide,看到這句:”Raphael, a native of Perugia”(!)這大概不太對吧?在Urbino還為他立了一個像,姓氏都不提,只刻着“Urbino的拉斐爾”。

26.4.2011

昨天是在Lecce的最後一天,在火車站低頭讀旅遊書,盤算着該到那裏去,突然兩個警察打斷我,說要查我還有另一位年輕人的證件。兩警察抄寫核對資料花了不少的時間,讓我感到很屈辱。

今天乘車到Bari去時,又有兩個警察上車,對車上的當地人同樣地抽查。我旁邊的男子沒帶證件,就當衆報上姓名、地址、目的地。雖然警察並非無禮,但這樣子總是令人難受(事後身邊的意大利人也議論紛紛)。香港也有這抽查的做法,但我形跡不可疑,從未被查過。

***

在Bari大教堂紀念S Nichola的地下室,穿白袍的僧侶辦完天主教儀式,信眾散去,燈光暗下來,穿黑袍仿若正教的僧侶出來主持大局,一眾俄國善男、信女(戴頭巾,易認)努力用紙筆寫下心願,連5元交給一披頭巾的女子放進一箱內。有一信女付10元,那女子還找給她5元。像看戲一樣。如此聖堂。

***

旅遊舟車勞頓,趕得連吃午飯的時間都沒有,走路走得腳趾都起泡了。到了晚上六點又餓又累,餐館還沒開門,我已走不動了。到一家酒吧灌了兩杯紅酒、吞了不少下酒菜,人頓時放鬆了,萬試萬靈。

到心儀的傳統餐館吃飯,沒有餐牌,只讓選喝不喝酒、第一道菜要A或B、第二道菜要C或D。統共五道菜,上菜速度快,不用一小時就吃完,正合我意。全餐盛惠20歐羅,飽得緊。

24.4.2011

在火車上跟一位在波隆那工作的托斯卡人閒聊,我說我已厭倦翡冷翠,B城既漂亮交通也非常方便。他卻說B城總不及F城好,我說F城太貴,旁邊一位行徑怪異的乘客聽到後大聲贊同,托斯卡人難以反對。然後他說整個意大利都貴(這大概沒人反對),旅遊業要輸給法國和西班牙了。

 ***

在火車上看到遠處山上白色的Ostuni老城已隱覺不妙。在進城的巴士上,其他乘客主動告訴我最後一班下山的巴士很快就開出,若稍為逗留便得步行下山(2.5公里)。到旅遊局問如何下山,職員卻不諳英語(!)得靠其他旅客翻譯、幫助才拿到有下山的路的地圖。男士都說下坡路、半小時可達(這挺準確)。Ostuni老城內人山人海,大都是本地人或駕車來的意國遊客。

PS:其他旅客的主動幫助實在重要。我在捷克Kutna Hora的車站問發車時間,車站的(疑似)職員說五(!)小時後才有車回布拉格。我不信,但不知如何是好。有一對好心的年輕人對我說:“That lady is crazy”,然後帶我去搭幾分鐘後發車的巴士。所以如有機會,我都會幫助其他旅客。

PPS:今天在意大利第一次喝到冰凍的紅酒。

23.4.2011

讓人難以理解的事:不是說意大利鐵路的歐洲之星是它的皇牌列車嗎?有些列車不是說一定得訂位的嗎?怎麼又誤點、又有站着的乘客的呢?

今天的車程很長,早上九點多離開酒店,得到晚上六點才能到達目的地,須時超過九小時。雖說是坐車,但總是累人。

***

車沿着海岸走,向Pescara進發,車窗外就是海水和沙灘,有人在划艇。我想如果這刻發生海嘯,這列車就會被海水沖去吧,就像那日本海嘯中在巨浪旁行駛的巴士一般…

***

幹嘛男人握手要那麼用力?明明對方(即我)是女人,他一握,我的手有斷裂的感覺。嚇了一跳,而這已不是第一次了。這國家的人喜歡握手,有一次在西西里電召的士,司機也要握手。。。

22.4.2011

住在Urbino,住得好吃得也好,這確是一個既偏遠又保持原貌的山城。但地勢起伏,像拉斐爾路就陡得離譜,我無力攀上,只好中途放棄。於是去了亞得里亞海邊的Pesaro閒逛:陽光、海水、涼風,最重要的是地勢平坦,方便漫步。雖是渡假城市,但舒適悠閒、感覺良好,並不如旅遊書講的那麼不堪。

21.4.2011

終於安安穩穩地吃了正常的一頓:正常的餐館、正常的服務(要等廚房煮菜,但人人都得等)、正常的餐單,吃一頓不須斬臂斷腿,只須二十多歐羅,有麵食、主菜、有酒有水有麵包有甜品,不因為我是遊客而把我當傻瓜,不因為我吃得不多而不把我放在眼內(不過這次我吃得挺多,餓太久了)。謝謝Urbino。

20.4.2011

早上乘車去Ferrara,發現列車的終點是威尼斯,一陣出神,沒來由地想念,心神飛向遠方,盤算該怎地又去走一趟。於是在Ferrara兼程趕路,既不吃飯也不休息,好歹趕上了兩點半去威尼斯的火車。這就是自由行的好處。在威尼斯也真的只走了一圈,而且大半時間都在迷路。

19.4.2011

去Parma的美術館,付10元買6元的票,賣票的說沒零錢找給我(儘管館內參觀者眾),我只好付零錢。接着去Modena的美術館,付10元買4元的票,也說沒零錢找,到處張羅零錢。我氣不過,問:難道你們沒人來參觀的嗎?答:是沒甚麼人。原來看守的有四人,參觀的只我一個。

18.4.2011

週一博物館關門,故去了Ravenna看馬賽克。半天內看完了聯票上的五個景點,都是馬賽克,過猶不及,審美疲勞。

17.4.2011

看到路人手持橄欖枝,才想起今天是Palm Sunday。天氣很好,波隆那很美(上次來時卻不覺)。大概美不過翡冷翠、威尼斯,但那氣派與都靈相若。日照時間已很長,晚上八時半後天才黑透。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