薏絲琳

因為天氣比較熱,近來開始喝冰過了的白餐酒。

初喝酒的時候只能喝容易入口的白餐酒,後來習慣了紅酒,反而覺得白餐酒難喝。但是天氣太熱,要喝冷的酒,不是啤酒就只能是白餐酒。

剛剛開了一瓶德國的薏絲琳,喝了一杯。啊!啊!啊!太美味了!冰冷甘甜無比,大樂。其實我從來都只喝便宜的酒,這德國的薏絲琳向來都比較貴,要不是最近減價,我是不願意買的。

喝的時候我想起去年在德國喝酒的經歷。在柏林,遇到大雨,下半身都濕透了,很不舒服。隨便走進Alexanderplatz附近一家有點破落的商場,剛好有一家有鄰舍風味的酒莊,我就走進去向女酒保/老闆要了杯紅酒。她問要甜的還是不甜的,我要了前者。果然很甜,也很便宜,好像只要兩歐羅。後來進來了三個有點流氓樣的中年男子,就在我旁邊喝酒吸煙談天。可是他們雖然外貌像流氓,卻很有禮貌(吸煙的煙一點都不討厭,可知多有禮貌)。我坐得安心,酒又容易入口又便宜,於是連喝兩杯,醉醺醺地離開。

後來發覺每次點紅酒,酒保都問要甜的還是不那麼甜的。在Schwerin喝了一杯很甜的紅酒之後就明白為甚麼他們總是問這問題。在Lubeck時爲了避雨躲進一家全都是男顧客的酒吧,點了一杯紅酒,酒保如常地問要甜的還是不那麼甜的,然後開了一瓶新酒給我。我喝了一口,一道冷線沿着食道流到胃,讓我冷得打顫。我於是用雙手緊緊圍着酒杯,想把酒弄暖。旁邊的顧客問我在幹嗎,我答酒太冷;他跟酒保談了幾句,然後告訴我那酒應在室溫時喝,我只好唯唯諾諾(室溫那麼低,怎麼喝)。

在德國不同的城市喝了不少酒,得出的結論是德國酒非常不錯。今天這薏絲琳就是很好的證明。

去年也在法國St Malo 的酒吧喝了一杯叫Lancelot 的draft beer。啊!實在太太太難喝了。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隨想.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