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巾

我有一方Hermes 絲巾,是多年前托人在法國買的。可是我從來沒有用過它,因為它除了色調是我想要的橘色,其實與我想要的相去甚遠。但我也沒甚麼怨言,因為隔山買牛,買錯了也屬尋常。我也曾替花貓買錯背囊,不過那背囊較便宜,而這絲巾則較昂貴。

因為不喜歡,所以幾乎原封地把它放在衣櫥底層,此後一直不聞不問。

最近在Hermes看香水(我常用Hermes的香水),聽到原來絲巾和領帶都可以換貨,這才記起那方絲巾,今天便帶去試試能不能換。職員仔細地檢查絲巾,然後說有點瑕疵,不能換。那瑕疵是在邊緣針線位有點走線,她不指出還真是看不到。因為我從沒用過這絲巾,我說:那豈非買的時候已是次貨?那職員說不會的,因為她們會很小心地檢查的。我只好打哈哈。

然後她又說:絲巾這麼美,不用豈不可惜?於是要教我戴,在我脖子上又摺又捲又打結,只差沒有把別針穿過去。好手段!這下子我可不能再說沒用過了。唉。

我很愛戴絲巾,喜其變化多端;而且我不能戴毛料的項巾,會敏感,所以即使下雪、零下(如在北海道、喀什米爾等地)也只能用厚絲巾。也曾弄丟過兩塊日常隨身攜帶的,想起來兩塊都是Giordano Ladies,顏色都很漂亮,一塊在巴黎的地鐵站追賊時丟了,另一塊上次留了在北京。越喜歡戴的越容易遺失,不喜歡的放在抽屜裏卻不知如何打發。

我最喜歡的絲巾好像都與名畫、博物館有關。一塊是在荷蘭的Kröller-Müller Museum 買的梵高的杏花圖案:

一塊是在阿姆斯特丹的梵高美術館買的Iris圖案:

再另一塊是在柏林古根漢美術館買的,還有一塊是和姬莉絲一起在蘇州的絲綢博物館買的天鵝絨和絲,五十多塊人民幣,姬莉絲挑了粉紅色的,我揀的是褐色的,難得我對那毛毛不敏感,愛煞。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隨想.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